Advertisement

大紅星以身作則

娛樂123
2016.07.09
3.8k

從小在片場度日,周旋在張瑛、張活游、紅線女和黃曼梨等五、 六十年代紅星之間,鍛鍊出輝哥的沉穩堅毅;當年的童星歲月,讓他受用終身。「我初入行大家很錫我,又會教我做戲,片場有張帆布牀專供我睡覺。可是我不敢睡,怕睡醒後反應遲鈍,不懂演戲。那段日子的得着很多,特別是學演員道德。當時的天王巨星準時入廠,也不會問導演幾時收工。許多大前輩都自動自覺換戲服,然後拿着椅子入片廠等開工。有次我親眼看到大明星李麗華向導演請示才上廁所!以前的人拍戲嚴肅認真,一絲不苟,是因為今晚拍完就拆(片場)佈景,沒有第二次機會的!我們是這樣的出身,因此我們都是規行矩步。」

小生王台上險癱

輝哥初隨粵劇名宿新丁香耀,一九六O年他拜大老倌麥炳榮門下,又隨袁小田學習北派,後從劉兆榮、黃滔、林兆鎏學唱。麥炳榮與輝哥師徒關係親密深厚,師父的「學好功夫等運行」教誨,輝哥仍言猶在耳,「這也是做人的道理。當你做好準備,際遇到來就會見真章。台上沒有撞彩的可能。一天不練功自己知,兩天不練師父知,三天不練觀眾知,學戲最重要是恆心,每天都堅持練功、壓腿、練唱、練做。現在的年輕人反而覺得我們老套了。」輝哥對表演的潛心追求,與苦為伴,造就他游刃有餘、儀態傳神的非凡功架,因此被封為「小生王」。他說:「學做戲不難,演得好才是難!粵劇界的確是付出與收穫不成正比。但我最大的得着不是金錢,而是從中吸收到的文化底蘊;最令我迷戀的不是掌聲,而是有不斷學習的理由和機會。」

輝哥經歷過兩場大病意外,他二十多歲曾罹患肝炎,命懸一線。四十八歲那年,他在表演期間不慎扭傷頸椎,神經線受壓險癱,「當時我的右邊身失去了知覺,思緒陷入混亂,以為以後不能做戲也不能教戲,很怕從此變成廢人!我還想能不能訓練自己用左手寫字呢?」提到下筆艱澀,也許「家庭」才是輝哥最難書寫的一筆,亦是他為人夫、為人父難言的隱衷。他與前妻、粵劇紅伶尹飛燕再見亦是朋友,更是時有合作;現任太太鄧拱璧則是他的賢內助。「我在書中提到一點家庭事,例如鄧拱璧對我的照顧、我對尹飛燕的愧疚。但我不會長篇大論兩段婚姻,對誰也不公平。……直到現在,我自覺虧欠了一對子女,令他們在單親家庭長大。十幾年來,我一直努力補償他們。所以我很少提及家事,不想刺激他們。」他感慨地說。

輝哥早已榮陞外祖父輩,近年不時往加國探望一對外孫,樂享天倫。仍舊活躍梨園的他說,對粵曲的癡迷與生俱來,未想過言休收山,「我是戲癡,愛做戲也愛看戲,而且片刻不能閒下來。即使我體力不繼要退下來,也不會離開戲行。師父永不言休,最後也死在台上,波叔(梁醒波)也是演戲演到不能動為止!我常常說,死在台上是最光榮的。如果我可以跟閻羅王簽約,我願意一百輩子都做戲!」●

關智斌 許志安 馬國明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icons/bka256x256.i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