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目睹上海舊風情

娛樂123
2016.06.04
1.1k

阿關的上海經歷也為影片創作推波助瀾。他與上海的淵源甚深,從《阮玲玉》、《紅玫瑰白玫瑰》、《畫魂》到《長恨歌》,都是講上海的故事。他笑謂:「相信我是最常到上海拍戲的香港導演,之前(○八年)在當地執導過余秋雨先生執筆的音樂劇《長河》。……九一年我在上海拍《阮玲玉》,都目睹過那一段出國潮。當時我常常和朋友到虹橋區兩間大賓館(虹橋賓館與銀河賓館)頂層的disco摸杯底談心,記得我們仍用外匯兌換券買東西。不少上海姑娘流連在這些酒吧,人們都稱她們做『金絲雀』。當她們結交到一些外國朋友,就離她們的移民夢更接近了。我和導演都想表現當年社會上的這種氛圍。」

在演員陣容上,阮經天與杜鵑都是現今內地所謂的「高顏值」演員,導演亦把這對俊男美女的黃金價值發揮極致,羅冬說:「我們刻意找顏值很高的男演員來飾演(男主角)路途。他是門僮出身的酒店領班,在那個年代的五星酒店,對員工的外表要求很高,特別是門僮,他們等同於酒店的形象。找阮經天來演,除了因為他的顏值,身高也是關鍵。此外,我跟他聊過之後,發現他跟路途有很多相似的地方。小天也是年輕時候離開家鄉(台中)到台北尋找機會,他做過模特兒、侍應生,而且他的父母也是出國做生意。」

苗僑偉首演同志

從國際超模轉型為演員的杜鵑,幾套作品均扮演出國謀生的中國女性。今次她飾演奔赴美國逐夢的上海姑娘阮玉鵑,角色背景與她現實的遭遇頗為相似,羅冬澄清純粹是美麗的誤會,「很多人問我是不是因為杜鵑,所以把女主角命名做阿鵑?這真是巧合而已。」似是冥冥中的安排,實際上杜鵑卻是「阿鵑」的孵化器,「起初我為角色做資料搜集,被一張蹲在弄堂抽煙的女孩子照片吸引,相中人的眼神令我覺得她就是阿鵑。後來我才知道,那是一位法國攝影師幫當年未成名的杜鵑所拍的。我很鍾意杜鵑身上有種女孩子離鄉背井的堅持和倔強,這也是她與阮玉鵑切合的地方。」羅冬謂。

電影也邀到三哥苗僑偉和葉童助陣,三哥飾演的神秘華僑商人米先生,改寫了路途和阮玉鵑的下半生。米先生與路途的關係糾纏不清,引起觀眾不同的解讀。羅冬透露劇本定案時,已確立米先生的同志身份。阿關解釋:「米先生作為一個同志,激化了路途與阿鵑的關係,尤其是他倆選擇去不去美國一事上。我覺得米先生令故事變得更有趣和複雜。我們一早鎖定米先生由香港男演員演出。我們有幾個心水選擇,例如梁家輝,而三哥是其中一人。」羅冬最後敲定三哥,於是米先生成為三哥首度挑戰有同性戀傾向的角色。羅冬說:「我與三哥接觸後,發現他跟米先生有些相似的地方,譬如三哥在八十年代就成名了,後來有十多年時間離開影圈去了經商,他對那個年代的中國並不陌生,甚至能體會那一代人的心境。這就是我們選擇由他演米先生的原因。」

星級企業大獎2020 聲夢傳奇 莫文蔚
人氣 TRENDING
張家朗 何詩蓓 姜濤 MIRROR ERROR 東京奧運 香港小姐 聲夢傳奇 炎明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