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音樂只餘身家$2.7姜文杰秦沛拍戲火藥味濃

娛樂123
2016.05.14
2057

一直抗拒靠父蔭的姜文杰,入行初期將父子關係低調,在電視城見到爸爸只稱呼他做「Paul哥」,近日之所以跟爸爸合作內地電影《我的1000萬》,其實是媽媽一句話點醒了他:「爸爸已經年紀大,不做父子檔就沒有機會。」姜文杰說:「我想了一會後,感動到想哭,想起爸爸三歲時有拍過戲,我爺爺也是演員,當時是爺爺抱住爸爸,在電影歷史上也找到這條片;當我爸爸六歲時,爺爺就死了,所以這片段很珍貴,令我想起將來也要留一條片給我的子女。」Benji多年來不利用爸爸關係爭取工作,很多人會說他「傻仔」,但原來這與他童年陰影有關,「童年時我好肥,好多暗瘡,不是謝霆鋒那類靚仔星二代,從小到大聽到有人叫秦沛,見到身邊的我,就會話『他的兒子這樣醜,很多暗瘡,真慘。』這些說話令我很介懷,不是因為你打擊我這樣簡單,我不想爸爸被標籤一些不好的事,所以小時在加拿大,行商場我會跟爸爸分隔很遠,爸爸都知道,他都有心痛。」

Benji跟爸爸在雲南拍戲時相處了兩個多月,父子間有更深了解,但原來開拍初期,大家有很大磨擦,「一開始跟他拍戲好大鑊,火藥味好重,爸爸帶出來的影帝影后不少,好似張家輝、劉德華和郭富城等,八十年代都跟爸爸合作過,我小時在片場見爸爸很喜歡傳授演技給大家交流,大家亦很樂意去聽,但我就不是,我會比較抗拒,爸爸的反應就很大,他竟然遇到入行六十七年未遇過的困難,就是跟我在片場吵架,第一個星期拍戲,因為我角色性格反叛,對他的態度要非常惡劣,他竟然叫停拍,跟住放飯,大家問我什麼事,我只是照劇本演,之後爸爸拉我埋一邊,罵我:『你這樣的態度跟我說話,我接受不到,接不到落去,我一定鬧返你轉頭。』我說:『明喇,你不好誤會是姜文杰罵你,按劇本是怎樣罵你也不會發脾氣。』之後爸爸想了一晚,第二日就沒事了,他混淆了,原來我都給了他新挑戰。」

新歌網上點擊2.8億

姜文杰○二年入行,他試過被無綫雪藏、誤信唱片公司、轉做演員,港視又不獲發牌,遇上無數挫折,「我在無綫做了七年音樂節目,那時我跟自己說,如果三十歲唱不到歌,我會後悔一生,所以當時我找了在日本的妹妹姜麗文,跟她說這幾年我做主持儲了二十萬,全部放去做歌,那年我銀行戶口只剩下2.7元,錢花光去做唱片,那幾年跟爸爸一直吵架,他不會明白什麼是獨立歌手,覺得沒可能成功,張敬軒見到我亦罵我傻,花光積蓄,結果第一年在樂壇成績不錯,在樂壇有點獎,之後某唱片公司高層跟我們傾合作,條件不錯,高層跟我說不要再浪費自己錢派歌,等他們搞好合約先啦,怎知一等等了半年,到年底合約已完全不同,我當場呆了,感覺是現在年底也不簽就沒有了,這個是商業策略,對我來說好痛心,最後拗得比較核突,大家沒有再合作,那間公司就簽了另一組合力捧,而Benji & Lesley就這樣在樂壇消失了。」

Benji說那時是他人生低點,爸爸向他說王維基有新媒體,他誤打誤撞去了王維基的聖誕派對,怎知被無綫雪藏,被列入黑名單,變成電視大戰犧牲品,「那時我壓力大到有八個鬼剃頭窿,好似怪獸,諗住返加拿大不做了,直至有人找我去港視行演員路,妹妹剪了些頭髮碎,造成一個波給我黐住頭上的窿去繼續開工,豈料港視又不獲發牌,怎算?兩年前我在香港是沒有工作,我唯有返內地比賽,直至拍到這部戲,唱了主題曲,知道MV在網上的點擊率有二億八千萬當晚,我跟製片吃飯中,聽到消息時拿住筷子手都顫,打了幾個電話忍不住爆喊,我創作的音樂有人喜歡,已值回所有事。其實爸爸都有給我鼓勵,有兩段時間我銀行冇晒錢,都要問他借錢交租,好似現在我都是食緊倉糧(積蓄),都會擔憂未來的路,唯有在內地工作賺錢,再返港做音樂,我天生出來是要唱歌。」●

蔡一智 鄭秀文 許志安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icons/bka256x256.i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