辭任戲曲學院院長毛俊輝償還戲劇債

娛樂123
2016.05.07
1401

四月中,政府審計署發表報告,指演藝學院政府資助課程連續四年收生不足,戲曲學院更被點名指不足率最高,認為學院要密切監察及處理收生不足的問題。

毛俊輝的請辭,難免引起揣測。毛sir坦言在決定離開前內心掙扎了一段時間,但在這時候公布,時間上是很容易令人把審計署的報告聯想在一起,他說:「其實早在審計署的報告公布前,我已經向校方請辭,不過有一些手續問題要安排,所以到現在才向師生交代。」他表示之前與校方商量,希望親自向陪他一起走過兩年歲月的師生解釋和道別,結果校方安排在昨日公布。

毛sir表示這次離開,最難面對是向師生道別的一刻。演藝學院的戲曲學院是全球首創四年制粵劇藝術學士學位。戲曲學院成立之時,毛sir乃演藝學院校董會副主席,一直為院長人選煩惱,透過獵頭公司在全球招聘,但始終找不到適當人選,所以戲曲學院院長一職懸空了十個月,想不到兜兜轉轉最終由自己出任,他說﹕「為了出任院長,我需要放棄演藝學院校董會副主席的身份;我願意肩負起這個新任務,是希望深化學士課程的內容,在訓練學生表演造詣之外,也能為粵劇藝術的發展和傳承培養一批生力軍,經過兩年的努力,我個人認為不論在課程內容、師資或學生的表現,都已經漸趨完善,自己也是時候離開。」

對於繼任人的問題,毛sir指萬事起頭難,過去兩年師生們的努力已經為戲曲學院打好基礎建設,之後的接任人應該不會太困難,校方也有向他徵詢有沒有適合人選推介,他認為要找一個既熟悉戲曲,又了解舞台表演兼善於行政管理的人當然不容易,但只要有信心和誠意一定會找到適合的人選。

對於收生不足的問題,毛sir說﹕「早在審計署的報告公布前,我去年底撰寫的報告已經向校方提出,希望校方明白戲曲有別於戲劇、舞蹈和音樂,時代轉變,現在的年輕人沒有機會接觸戲曲是收生不足的根源。」他表示要建立一間專業的戲曲學院需要時間,同時也要做一些讓年輕人認識戲曲的工作,例如到中小學推廣演出,很多家長和學生都會關注就業出路問題,學院未來需要主動拉近與業界的距離,增加互動爭取學生演出機會。

他說﹕「我一向強調學生將來的路並不止於演出,除了台上的演出,幕後工作或一些粵劇文化的研究工作,都可以是出路之一,好像我當年在戲劇學院時,我教的學生麥兆輝是最好例子,他讀書時想做演員,但因緣際會卻做了導演,所以讀戲曲學院並不代表將來一定可以做粵劇演員。」

太太由衷敬佩

當初就任時,校方以兩年為約,希望他可以連任做四年,兩年過後他真正體會到戲行「台上一分鐘、台下十年功」這句話,他說﹕「我想就算再做十年也不一定可以看到成果,就像當年演藝學院培養出來的黃秋生、謝君豪、劉雅麗、張達明等,他們也是用了八、九年時間才開始漸露頭角,如果成名代表成功的話,戲曲學院培養出來的人才,相信還有一段很長的路要走,無奈的是我時間有限,不能陪在他們身邊繼續走這條漫長的路。」

毛sir曾經講過,擔任戲曲學院院長猶如與「初戀情人」再遇,因為他對表演藝術的興趣源於戲曲,上海籍的父親愛粵劇,廣東媽媽卻迷京劇,自小跟在大人後面,游走於炫目亮麗的傳統戲曲之間,令他迷上了舞台表演,也造就了傾盡一生之力而努力的戲劇之路。

現在選擇離開「初戀情人」又是一種怎樣的決定和心情?毛sir聽後哈哈笑說﹕「對呀!這真是我的初戀情人,不過初戀也不一定能開花結果,我想我真正所愛是戲劇,過去兩年的經驗,令我對戲曲和戲劇都有一種新的體會,我希望趁自己還有魄力,把新的體會和經驗發揮在戲劇舞台上,雖然不能陪戲曲學院的學生繼續走下去,但我並沒有離開他們,反而會在另一個位置繼續幫他們,所以我告訴學生們戲曲這條路雖然不容易,但他們的努力一定不會白費。」

過去兩年因為擔任院長,戲劇方面的工作完全停頓,之前本來有四個大型演出計劃,也因此而擱置,難得的是主辦單位一直在等他,毛sir笑言是以還債的心情重新上路,但最快要八月完成戲曲學院的交接事宜,才開始安排新工作。

對於毛sir的決定,太太胡美儀很支持,她說:「他當初答應做戲曲學院院長,是因為腦海裏出現了當年他回港教的第一班戲劇學院的學生。我由衷地對他真正愛藝術的情操敬佩他,他不計較職位高低,接受新任務,放棄了校董會副主席的身份,很多下屬都變成了他的上級。擔任院長期間,有很多瑣碎繁重的行政工作要處理,他消瘦了,我也擔心他的健康。前些時,有一天他回家談到有人找他搞一個很大型的戲劇,那是一個困難重重的工作,但他不以為苦,講到眉飛色舞很興奮,我已經很久沒有看到他那麼開心的樣子,雖然戲曲是他所愛,但我想舞台才是他真正想去的地方。」●

馬國明 惠英紅 黃心穎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icons/bka256x256.i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