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奪最佳電影引爆業內對壘伍嘉良:不是想搞亂電影界

娛樂123
2016.04.09
1174

據知香港電影金像獎大會當晚在安排頒發「最佳電影」的頒獎嘉賓時,已經面對重重困難,沒有人願意頒這個獎,因為不論《十年》得獎與否都會引起很大迴響,有些是怕麻煩避開,有些是不認同《十年》入圍最佳電影,最後只好由主席爾冬陞親自出馬做頒獎嘉賓;爾冬陞在台上表示因為找不到人頒這個獎,他也不想難為大家只好自己上台,揭曉一刻引用美國總統羅斯福的名言「我們最需要恐懼的,是恐懼本身」作結詞。

出現這樣的賽果,傳統電影人如吳思遠、洪祖星、黃百鳴等都公開批評,認為評審應該以專業水平,以及影片質素作最佳電影的評選準則,以戲論戲《十年》並沒有資格成為年度「最佳電影」;但支持賽果的新思維電影人就認為,如果一套電影能引起大眾廣泛討論,並反映現實社會環境已經具備最佳電影的資格;事實上金像獎在評選最佳電影方面並沒有一套標準,評審是可以根據自己的準則作出評選。

內地停直播是關鍵

其實這場沒有答案的爭論,早在《十年》上映引起爭議已經開始醞釀,第一輪評選後《十年》入圍最佳電影,爭論更趨白熱化,支持與反對雙方都積極拉票,各自向有份投票的同業闡述自己的理念和論點,希望爭取最後「勝利」,不過起決定性作用的卻是中間「游離票」,大家都在思考「最佳電影」的準則,應該以電影水平,抑或對社會帶來的影響作考量?

直至大陸網站騰訊突然煞停轉播金像獎頒獎禮,促使中間「游離票」作出最後決定的關鍵,投票給《十年》的評審希望透過手上的選票,讓外界知道香港電影的創作自由不容干預,香港電影的成功和可貴之處正正是可以容納不同的題材。

對於業界因為《十年》得獎出現嚴重分歧,爾冬陞表示會聯絡十三個屬會,了解各屬會的意見和立場,希望大家可以努力消除彼此的分歧,不過他也承認從事電影行業的人很感性,大家都有自己的想法和理想,作為金像獎主席他只能盡力而為;其實爾冬陞已經很努力「降溫」,不論頒獎禮前或大局已定後,都呼籲大家理性面對賽果,並表明立場指《十年》能入圍和得獎是情緒化而非理性和專業下選出來的結果,如果明年情況持續只會令問題更尖銳,對香港電影未來的發展肯定會造成影響,所以他希望行內不論支持或反對《十年》的電影人,好好深思這次影片引起的爭議。

伍嘉良是《十年》的導演之一,對於影片得「最佳電影」卻令電影界出現壁壘分明的「對立」,他說:「我們拍這部片的目的並不是想搞亂香港的電影界,如果因為得獎與否令電影界出現分歧,當然不是我們願意見到的事,我覺得大家應該明白香港電影百花齊放,大家有權選擇自己的拍攝題材,日後再有機會拍戲,也不代表我們會再拍同類型電影。」他表示當初拍這部戲的動機很簡單,只是和熱愛電影的朋友一齊,希望透過影片將對社會的憂慮、對未來的徬徨表達出來,並沒有想過對社會造成什麼影響,因為當時連影片有沒有機會上映也是未知之數,所以電影有好票房又有獎,對他們來說只是一個又一個的意外,可能影片剛好反映了當前的政治環境和時局,引起年輕人的關注才成為社會議題。

《十年》在金像獎取得最佳電影後,四月十二至十四日將在香港藝術中心的agnès b.電影院加開五場,門票開賣後隨即沽清,現安排十八號、十九號再加場。●

許志安 馬國明 黃心穎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icons/bka256x256.i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