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首個發行郵冊香港女星惠英紅喜成國家名片

娛樂123
2016.03.19
2.5k

去年九月,中國郵政局已發電郵聯絡惠英紅的經紀人英皇娛樂,請他們提供惠英紅資料,在三個月內,過百的候選人經過被篩選及認同,在眾多名單之中,終於甄選了惠英紅,她接到通知時,感到萬二分的高興,她說:「候選人有很多,被選中實在榮幸,過去四十年自己在電影上的投入及在公益事務上的不遺餘力,能夠被認同,實在很開心。」

這份《華夏情 中國夢》的紀念郵冊售價三百九十八元,不在於價值多少,而全國發行才二千套,中國郵政只送給惠英紅十本作為紀念,而她也只能認購一百本送給電影公司、廣告商及朋友們留念。

過去半年,忙於投入拍英皇兩部電影,一部是羅啟輝執導的《幸運是我》、一部是何宇恆執導的《Mrs.K》,前者演繹患老人失智症(腦退化症)的病人,後者就回復打女本色,打得落花流水。

「當導演羅啟輝拿着《幸運是我》的劇本找我拍這部片時,我心情實在有點異樣,因為我媽媽也是老人失智症的患者,我相信這部電影可以令更多為人子女的了解這個病。」後來她才知道,原來導演的媽媽也患上此病,他執意拍這個題材就是想喚起社會人士的注意。

把母親代入角色

惠英紅的媽媽育有八子女,克勤克儉,把幾個子女拉扯大,一向非常硬淨,可是在六十多歲的一天,惠英紅記得媽媽去街巿買餸後,突然忘記了回家的路,最後要找警員帶她回家。「媽媽突然失憶,我們都不知道發生什麼事,反正她已回家,也就不為意;坦白的說,廿幾年前根本就沒有人特別留意老人失智的問題。我相信那時候她一定很害怕,很驚慌。」

自此之後,惠媽媽的記憶就愈來愈差,今年九十一歲,早在幾年前因為跌傷後健康大不如前,就不能自理了,「大概有六年是意識模糊狀態,問她認不認識我和妹妹,十次有八次記不起來了。連講話也是咕嚕咕嚕,根本聽不清楚。」惠英紅兄弟姊妹們都很孝順,大家商議後都不願把媽媽送進療養院,寧願買醫療病牀放在家中,請了兩個傭人及各人在家中輪班照顧。「媽媽已經不懂吃東西,只能吃流質,喝水也要用針管把水打到口中。」

所以惠英紅演這個有認知障礙的角色時,不期然把媽媽的一言一行代入角色中演繹,「腦退化是愈來愈年輕會發生的毛病,因此要喚起子女的注意,如果及早察覺,早些看醫生,吃藥先作預防,退化的情況就會減慢,不至於發病那麼快。可惜當時大家都要搵食,對這個病沒有認知,也沒有留意,沒有帶媽媽看醫生。現在只能給她最好的支援及照顧了。」

要懂得釋放及控制情緒

惠英紅演出《心魔》贏了七個影后獎,現在她對《幸運是我》也充滿期待,演起來也特別的用心,期望可以再下一城。「所以我的心情一直好緊張,幸好因為想了解自己的情緒病,我讀了很多有關對自我情緒認知的課程,明白到緊張時就要懂得釋放及控制情緒,將焦點轉到別的地方,才不會鑽牛角尖。」因為照顧了媽媽很多年,憑着觀察,如何演繹出一個有認知障礙的老人,她在精神面貌及神態方面都比較容易拿捏。

至於拍《Mrs.K》,她正考慮這是她作為動作打星的最後收山之作,她直爽的說,雖然在影壇是靠打出身,畢竟也打了好多年,身體的勞損令她不得不重新考慮,「腳損傷甚多,肩頸一直都有疼痛及繃硬的狀況出現,緊張時,肩頸就不期然痛得厲害,肌肉已硬得纖維化了,常常出現發炎現象。」肩頸硬繃繃,她明顯會頭痛欲裂,所以只好經常幫襯一個骨醫,為她舒筋活絡,「將來不拍戲去旅行,我都想自己隻腳有力行路,觀看世界風景。」●

許志安 鄭秀文 黃心穎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icons/bka256x256.i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