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華仔送禮券 祥仔出力送金牌李添勝榮休遺憾:沒機會用林峯

娛樂123
2016.03.19
2.6k

六十八歲的金牌監製李添勝効力無綫四十八載,今年終於退下火線。周四晚,無綫一眾台前幕後,以及離職的藝人和員工,在尖沙咀一酒樓為添哥擺下「榮休添歡樂晚宴」,筵開二十二圍。劉德華、黎耀祥、鄧萃雯、惠英紅、胡定欣、陳少霞、謝雪心、羅蘭、劉丹、黃浩然、陳展鵬、陳錦鴻、江美儀、黃賢智、馬賽、王書麒和許秋怡等出席,高層曾勵珍和曾醒明、英皇高層吳雨等亦有到場祝賀,場面熱鬧媲美台慶。

問心無愧至誠相對

晚宴於八點半開始,大王安德尊擔任大會司儀,甫一開始即邀請添哥到台前訪問,問他為何退休?添哥說:「退休是因為身體緊要,(去邊玩?)囡囡話帶我去歐洲,以前去過一次很辛苦,自己貪心,十二日去七、 八個國家。」添哥隨即拿出紙巾,從面到頭繞幾個圈抹了抹,引得在場的賓客哄堂大笑,大王指他整張臉都濕,請大家給予掌聲鼓勵他。添哥繼續說:「去到第五日整個人『謝晒』,很想返香港睡覺。今次再去只會去兩三個國家就算。」大王問添哥傳聞他遊歐後,有三年拍一劇的計劃。添哥連忙否認說:「我是裸退!」

添哥回顧昔日的生涯感性地說:「每個人都可以發揮所長,所謂天生我才必有用,聰明人未必有燦爛人生,資質平庸的人亦未必一世平庸,自問是個普通人,資質不算特別標青,我只不過盡自己的能力,希望為自己一生做點事,到若干年後都到另一個世界時,(全場起哄指他不要亂說話),我能為自己講一句:此生無悔!無論怎樣,只要一片赤誠的心,對自己身邊的人親友問心無愧,用至誠相對,每一晚都會瞓得好好。」

劉德華是添哥的愛將,他代表大家將禮物送給添哥,當中有一面一両重的金牌寫上「添福添壽李添勝,so fit so good 掃街茂」,大王指禮物是黎耀祥(祥仔)從美麗華和富麗華贊助得來。華仔說:「我很希望到我六十八歲(添哥的年齡)退休時,有今晚一樣這麼多人來參與就好了,添哥是個很值得學習的對象。」祥仔說:「我當然不捨得添哥榮休,但也替他高興。以前我常聽到他腰患復發,他常說希望多游泳治療腰痛問題,但是公事太繁重,沒辦法抽空。我希望他退休後多游泳,最緊要是身體健康。我們私底下也常聯絡,添哥經常給我許多寶貴的意見,因為他很留意大家的演出,也願意分享他的看法。」

當晚陳少霞亦有列席,多年來一直盛傳少霞離開華仔投資的天幕電影公司後,華仔跟她鬧翻。少霞上台多謝添哥當年提攜,訴說第一次拍電視劇時,添哥為了令她快點適應,加以細心指導,她一直銘記於心,而當晚對她來說人生中最重要的兩個人物同時在場,她有感而發:「我很感謝添哥和劉德華兩位恩師,以前年少我有做得不好的地方,你們一直包容、扶持和愛惜我,將來我會做得好一點,好好報答你們。」少霞約在九時半離場,臨走前跟華仔擁抱道別,又依偎在他的身邊合照留念。事後少霞將相片放上微博,多年來不和傳聞不攻自破。少霞跟本刊說:「其實過往十多年來,我跟華仔有見過面,並非傳聞中不和,華仔是一個很有量度的人,怎會輕易對人生氣,而我又不是大奸大惡的人,但我看到報道也不想去解釋,他跟我的感情,我們自己知道就好了,我做新人時華仔很錫我,現在我們仍是關心對方,這次在添哥榮休宴上大家又見面了,是神的美意。」

許秋怡和王書麒向來恩愛,但今次在台上公然耍花槍,書麒很懂得在台上搞氣氛,刻意拿太太來開玩笑,他揶揄秋怡不懂演戲,問添哥為何會找她拍劇?添哥說:「她幾sweet,又識得縮骨功,因為個角色懂得耍雜技的。」書麒打趣地望着秋怡說:「一看就知你縮骨啦!」逗得在場人士哈哈大笑。秋怡強調向來以唱歌為主,不能對她的演技要求太高:「我入行廿幾年只拍過四部戲,其中一部就是添哥的作品,他對後輩很提攜,是很值得尊重的前輩。」這一夜嘉賓陸續上台多謝添哥提攜,場面令人感動。   

守規矩錯失機會

晚宴過後翌日,添哥回到無綫的工作崗位繼續處理餘事。談到榮休宴酒酣耳熱,他笑言:「昨晚我最感動的是,在二十二圍酒席裏有三分之一的賓客,都是已離開了TVB的舊同事。大家再聚真是因為一份情誼,他們根本不需要為了擦鞋而來。時來風送滕王閣,當然左右逢源啦,我都退休了,他們也來,真是夠朋友。我沒想到華仔會出席,我都不知情。(他送什麼給你?)他最簡單直接,送禮券,哈哈。(銀碼多少?)這個真的不能透露。一蚊或者十萬,對我而言沒差別,心意才是最重要!」提到由雯女牽頭的《巾幗梟雄》劇組,訂造了一塊寫有「高風亮節」的鏡匾送給添哥,而祥仔又找來「金牌」贊助作禮物,添哥笑謂:「收到他們送的鏡匾好感動,『高風亮節』是我用幾十年光陰換回來的評價。」原來「高風亮節」四字是雯女請教前無綫編劇張華標和陳寶華得出的巧思,她說:「我想添哥每天回家能看到這四個字,也會想起大家對他的尊敬,我覺得他當之無愧﹗他一直都是電視界的良心,也是我們的榜樣。」

回顧四十八年的幕後生涯,添哥雖然締造無數收視奇蹟,長勝將軍亦有職場憾事,「我最可惜是沒機會為林峯開戲。幾年來,每次我向藝員科book他,他們都說他沒檔期。我覺得林峯的演技真是好。林峯離開(藝員)訓練班的時候,我找過他試戲,當時他還未夠火候,但我覺得他很有天分。他在《尋秦記》之後的演出開始熟稔,那時候我已想為他找一個合適的故事,可惜幾次都不成事。我很希望能與他合作,一次也好,外面還以為我不肯用他。」林峯在無綫時期是樂易玲的愛將,添哥則被視為珍姐曾勵珍的陣營,添哥欲起用林峯,似是天方夜譚,添哥卻另有解讀,「可能我守公司規矩。每次我都交出完整故事大綱,才問藝員部要人。其他人可能會偷雞,拋出一條橋或者一個角色就偷步要人吧。手快有手慢無,我只能怪自己動作不夠快啦!」

放下個人配合公司

無綫派系鬥爭時有所聞,添哥不認為他身處權鬥的漩渦,「唉,我又怎會是(屬於)什麼派系?公司一直在擴張發展,又要開拓網劇、內地市場,編導演一定需要招攬人手。有新同事加入,舊同事就自覺備受威脅,這可以理解,也是人之常情。但未必人人可以站高一點,眼光放遠一點。前線同事想得不夠透徹,反而會想多了。只要有擴充、有轉變,就一定會帶來震盪,為什麼大家不放開懷抱去適應呢?公司又沒說請新人,便要炒舊人,一味在驚,有用嗎?」新官上任的助理總經理杜之克,以「劇集需要調整」為由,五部劇集包括添哥一三年拍畢的《巾幗梟雄之喋血長天》被無限期雪藏。問添哥可自覺成為新舊派系權鬥下的犧牲品?他表示:「失望一定會,但做人不能太偏執。既然我選擇在商業機構工作,不能不站在公司的立場,不與公司同步。始終TVB是商業機構,太多事需要考量,我會體諒。公司怕觸及政治問題,因為劇集講述共產黨和日本(中日)交戰,怕惹來反日情緒,公司有此顧慮我明白。它(劇集)終歸會出生天,我慢慢等吧。」

即將不在其位,自然不謀其政,添哥開始計劃他的退休生活,「平日我都愛做家務,我愛整潔,經常幫太太清潔廚房。我住村屋,門前有塊空地,閒時可以種花弄草。我又會和老婆去旅行,日子不會難過的。(珍姐說你要學習hea。)對呀,以後我要睡到自然醒!幾十年來沒有hea過,一定要hea一段日子。」去年添哥做身體檢查,發現心臟血管塞了三成,加上膝蓋關節退化,調理身體是他退休後的首要任務,「膝蓋退化是沒法醫治,我近年都在吃葡萄糖胺,走路沒有問題,但醫生叮囑我不能再跑步,跑下去會變長短腳。」另邊廂,早已榮陞祖父輩的他,有五歲的孫女和三歲的孫兒陪伴膝下,樂享兒孫福,「他們年紀小才肯理睬我,再長大一點就未必有空陪我了,你都知道香港的小學生多忙碌。」

添哥在電視史上貢獻良多,無論在公在私也值得後輩學習和推崇。●

馬國明 黃心穎 關智斌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icons/bka256x256.i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