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玫瑰痤瘡困擾八年陳彥行相睇無限次

娛樂123
2016.02.13
7892

陳彥行甚少提及感情事,○六年她往北京戲劇學院進修兩年,之後回歸娛樂圈後,轉型在電台開咪。五年前開始與梁思浩等人在DBC電台主持《大家「真」風騷》建立深厚的感情。

因工作關係,行姐幾乎每日都與思浩見面,他有感行姐生活孤寂,經常安排她去「相睇」,幾乎每個月都有介紹,行姐說:「真的『相睇』無限次,思浩要我擴闊生活圈子,加上他認為要多接受不同層面人與事,才可以豐富電台節目內容,我都覺得沒錯,因為以前拍劇有劇本,不過做電台節目就冇劇本和對白,內容要靠自己的所見所聞,所以我都願意出席『相睇』飯局,當是增廣見聞之餘,又可認識新朋友。」

雖然行姐不介意「相睇」,但也叮囑思浩不要事先張揚,以免尷尬,行姐說:「千萬不要叫我『著靚啲』,也不要給我知道是『相睇』,我會尷尬,我要件事自然發生。」

長達年幾的「相睇」飯局,最終行姐也找不到男友,與她抗拒「富二代」甚有關係,她說:「其實思浩已經幫我過濾,他指介紹給我認識的人,都是人品好的,當中有不少是富二代,可能我抗拒『富二代』的稱呼,覺得是遊手好閒或者不務正業的人,所以至今都無男友。」

十年無拍拖

現年三十九歲的行姐,承認十年無拖拍,而且也不介意被指是「中女」,她說:「為何要介意?有這樣的年紀是事實,所以我要自己做一個『索』的中女,加上我入行時,已同自己講,不要同圈中人拍拖,可能這也是沒有男友的原因。」行姐覺得女性要獨立自主,這與她在單親家庭長大有關,她說:「自小父母已分開,雖然近年有與父親見面,但父親對我來說的印象停留在小學的階段,而且童年時看見母親要養外婆、自己及胞姊三代人,當時已覺得女性是要靠自己,可能這個經歷令我沒有將婚姻放在首位。」

行姐除了深受童年成長的影響,近年的經歷也令她改變不少,皆因兩年前愛犬「小王子」逝世,她說:「兩年前愛犬病逝,我非常內疚,因為牠出院時,胞姊去接牠,幾小時後牠又復發,我常常覺得如果我當日接牠出院,不用等胞姊通知我,便不會發生這情況,我覺得自己遲了再送牠入院,至今仍未忘記當時牠彌留的畫面。」行姐視寵物如命,故選男友時也要對方喜歡小動物,她說:「生命無常,而且寵物的壽命最多只有十多年,既然牠們在我手上,我一定要好好對牠們,所以男朋友一定要同我一樣愛小動物,思浩常常笑我,說我婚後一定與寵物同牀,就算行房,老公只是行完房便返回下格牀睡。」

行姐指「生命無常」,另一經歷便是她近年被玫瑰痤瘡困擾長達八年,她說:「進修完回港後,可能擔心自己的事業,有一種無形壓力,臉上開始出現紅疹,我看了很多醫生,花了接近六位數的金錢,都不知道病因,直至去年無心插柳看了一位中醫,才知道原來是玫瑰痤瘡,現在康復了七至八成,餘下的兩、三成便靠自己平時的早睡早起、輕鬆生活及不要給自己有壓力,所以我覺得最緊要自己開心,結婚真的是隨緣。」●

化妝:Tiffi Wong 髮型:Zeke Ip @ Unique Hair 服裝提供:Snidel 場地提供:Assaggio Trattoria Italiana

黃心穎 鄭秀文 許志安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icons/bka256x256.i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