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化港人政治冷感毛記主播入地獄放笑彈

娛樂123
2016.01.23
3377

《100毛》創辦的網絡媒體平台「毛記電視」,去年起捧紅一班「偽員」主播:東方昇、專家Dickson、黃慘盈、盤菜瑩子、利君牙、羅若off、崔建芒和吳檸儁,在日前舉行的《第一屆十大勁曲金曲分獎典禮》粉墨登場後,將他們的人氣推上最高點。其中最受歡迎的盤菜瑩子旋即被起底,更被揭曾割雙眼皮。人紅是非多,盤菜瑩子卻說來淡然:「我從不認為這是秘密,只是沒機會說出來。如果有人讚我的雙眼漂亮,我一定對他坦白,那是整容得來的﹗我最擔心是拖累朋友和身邊人,我想說,有事就衝我來﹗」

不閉門造車

「毛記電視」的名字就是典型《100毛》的風格——離經叛道,似乎要告訴大家,沒有什麼感人的大道理,看官不要指望太多,因為以老闆林日曦為首的創作團隊,最愛不按常理出牌。這班人氣不遜明星的主播團隊,除了黃慘盈與利君牙乃主動應徵外,其他人都是從《100毛》和「毛記」幕後拉雜成軍。各人從藝名到造型,無不貫徹「山寨」、惡搞趣味,吳檸儁笑言:「我們都是很平民化又有親和力,完全零星味。有時我在地鐵被人認出,他們都對我『陰陰嘴笑』。」Dickson忙不迭補充:「大家也是對着我『陰陰嘴笑』的。」

「大家常常以為我們得啖笑﹗如果觀眾看過『毛記』的片段後,覺得納悶苦笑,甚至笑不出來,我們才算成功。『毛記』就是現實中愈是荒誕的事情,愈要報道﹗為什麼我們會生活在一個充滿荒謬的地方?」首席主播兼搞笑達人的東方昇直言,他們從不閉門造車,與大眾傳媒並無兩樣,只是劍走偏鋒,他說:「我覺得自己是個記者,只是我們的報道手法另類而已。我們不會騙人,採訪前一定堂堂正正地表明是『毛記電視』,名片也印上我們的真實姓名。我們不會假扮別的電視台,不然就是不道德﹗」毫無採訪經驗的盤菜瑩子,也被趕鴨子上陣,「之前我和東方昇到政府總部訪問示威人士,當時我有點不知所措。初時我們常做街訪,自覺跟記者沒分別。後來我集中拍廠景和讀稿,反而開始覺得自己像一個演員。」

由上班族搖身一變網絡紅人,眾人異口同聲,加入《100毛》讓他們找到失落許久的東西,他們的人生也有了新的熱情。羅若off由一位不愛出鋒頭的「毛記」女PA,化身主播,並重拾信心,「我能夠拍《六點半左右新聞》,又踏上伊館,看到許多人支持自己,讓缺乏自信的我很感動。加入公司後,我變得更有自信。」美術部員工吳檸儁找到滿足其表演欲的途徑,「設計是我的理想,公司很放手讓我們去嘗試,我第一個夢想已經實現了。我其餘兩個夢想就是做演員和歌手,我喜歡玩,以前經常參加校內和校際的歌唱比賽,所以加入《100毛》我已達成了三個夢想。」畢業於傳理系的黃慘盈,渴望演戲,又以成為專業司儀為目標,「當時《100毛》招募主播,剛巧我接拍了他們和麥當勞合作的廣告,他們便順道問我有沒有興趣試鏡,加入之後他們又問我想不想兼任編輯,於是我變成了一兼兩職。」

與客戶爭取到底

東方昇加入《100毛》前,曾與林日曦在商台和天比高共事,他指在《100毛》沒有商業包袱,更不存在寒蟬效應,「我們不怕,因為老闆不在乎。在這裏我們可以堅持創作,外面卻要順從客戶,明明知道成果不濟,都要被迫屈服,但在這裏我們可以拒絕,可以爭取到底。因為大家都是真心熱愛創作,不是打工。即使是我們的客戶,我們都夠膽照玩﹗」隸屬《100毛》廣告部的崔建芒甚有同感,「我們比較敢於嘗試,有些事例如題材踩界、與客戶有利益衝突,在我以前工作的地方是不容許發生的,在這裏你卻看到可能。我們覺得這是創作自由,別人則認為是叛逆。」

對於《文匯報》指「『毛記電視』荼毒青少年」,又指東方昇在施政報告發表當天,在Facebook上載了一張穿上胸圍的半裸照,留言「一戴一露」戲謔特首梁振英多次提到的「一帶一路」,狠批前者「低俗」;另邊廂,該照片卻輕鬆贏得超過三萬四千個like。東方昇對此笑說:「香港有不少媒體以正常手法去報道新聞,低俗(手法)就由我們來﹗我們就是以幽默、奇怪的手法去諷刺時弊。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他也承認界線從不易拿捏,「好像李波失蹤事件開始時,我們都要謹慎嚴肅地去報道,直到吳亮星爆出『洗頭艇』言論,事情發展突然推至荒誕一面,我們才改以有趣手法來處理。譬如昨天(周一)我們推出惡搞桂敏海的央視訪問片段《做個勇敢認錯的中國人》,得到許多網友留言表示,他們笑不出來。其實我們真正的用意,就是提醒大家,現實沒有最荒謬,只有更荒謬﹗」

為香港盡綿力

分獎禮的熱潮亦燃起了大家對香港人身份認同的話題,八位主播均是八、 九十後的年輕人,訪問中大家提到最多的就是「承擔」,特別是對於這片出生地。崔建芒表示:「幾年前我不太理會香港的事,只是個平凡的年輕打工仔。雨傘革命是一個轉捩點,原來有些事你不能坐以待斃。既然我成為了《100毛》一員,當然希望能發揮我們的力量。」盤菜瑩子卻是受香港電視不獲發牌風波「感召」,她說:「這是我的出生地,自然想為香港做點事。一二年我仍是學生,曾到政總參與反國民教育運動,當時大家齊心合力迫使政府擱置國民教育科課程指引。後來我去了日本工作,當時港視申請發牌被拒,我在電視機前感受到,無論大家如何聲嘶力竭,政府照樣無視民意。我無法到場支援他們,很不開心、沮喪,也明白即使自己多麼熱愛日本,根始終是在香港。我回來後遇上雨傘革命,變得更加留意時事,更覺得自己是香港人。」

利君牙坦言以前只留心娛樂版,對時事甚為冷感,「我很感激《100毛》,它令香港的政治和時事變得有趣、易入口,成功吸引年輕人去了解。」黃慘盈亦深表認同,「無論是《100毛》、《黑紙》和『毛記』,大家都是為了香港略盡一點綿力。正如林日曦所說,我們打造一道漂亮的大門,吸引大家窺視門後的風光;許多年輕人對政治冷感,我們則用笑話勾起大家的興趣。」問到會否擔憂觸動內地的神經?東方昇笑說:「比起不能回內地,我更擔憂不能(從內地)回港。我相信自己做着正確的事,不能畏首畏尾。不然,當初我就拒絕出鏡或索性辭職。」吳檸儁笑着補充:「如果真有秋後算帳,老闆(林日曦)應該首當其衝。老闆都被捉走了,相信《100毛》會自動瓦解。」●

黃心穎 許志安 鄭秀文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icons/bka256x256.i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