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播界風雲變色港台低氣壓 新城大換血

娛樂123
2016.01.09
2986

一月八日,廣播圈「熱鬧」得很,自新城知訊台台長朱明銳宣布退休後,盛傳已久的「大換血」終告塵埃落定,十幾位全職主持即時接「大信封」,完成最後一天工作,銳哥要待春節後才會公布新動向。「今天心情複雜、悲喜交集!我這麼多年親手在電台培育的一班有夢想年輕人,今天跟我一齊離開這個夢工場!宿命如此,大家且快樂時要快樂,等到落幕人盡廖(寥)落!」離職之日,銳哥在facebook寫道。

消息透露,去年新城生意未符理想,還差一成「唔到數」(全年營業額要超過三億才叫「到數」),管理層看淡前景,提出大刀闊斧改革及裁員,銳哥想反對亦有心無力,知情人士說:「管理層不想再搞任何娛樂活動,認為賺不到大錢,更表明要裁走知訊台一批主持,銳哥不忍親自下手,唯有被迫提早退休;從星期六(九日)開始,以劉婉芬為首的財經台團隊將全面接管知訊台時段,走全資訊路線,摒除娛樂元素,也不會再有流行榜,換言之,勁爆頒獎禮極有可能成為歷史。」除啤梨(葉文輝)得保周一至周五的節目外,家燕姐、阿Bob(林盛斌)、范振鋒等星級主持,只會每周亮聲一次,數碼音樂台亦將停播。

銳哥私下向親信交代,讓手足們有被「開刀」的心理準備,途中卻爆出陳少寶與杜文狄被即時封咪,少寶猶有餘怒:「十二月三十日,阿銳話:『好老實,我走了,你都應該要一齊走。』我要求見宋先生(副董事總經理宋文禧),當晚約了吃飯,宋先生說公司生意欠佳、要瘦身,我畢竟是最高收聽率主持,完全不講錢就要我走,或者我唔收錢都肯做呢!」翌晨,他倆再約吃早餐,宋先生表明八號轉節目,少寶提出要和聽眾說拜拜,對方的樣子看來有點猶豫,少寶說:「我哋呢啲老鬼,點會話『炒蝦拆蟹』?只是想交代一聲,宋先生當場說:『好,信你,沒問題!』誰知他離開後一小時,人事部來電要我回公司,說即日不用再做節目,這是對我的一大侮辱!」

銳哥不欲回應任何是非,「我只想特別多謝馬小姐(B姐馬健生),多年來給我發展機會,彼此合作得很愉快,今次我選擇退休,B姐非常鼓勵我,也給予非常優厚的條件。」

憤怒因莫名其妙

經濟轉壞、生意難做,新城、商台叫苦連天之餘,港台就可獨善其身乎?傷感地,「刀不留人」繼續上演,何嘉麗、羅啟新、程振鵬被「震」出《晨光第一線》,《思潮作動》等政論節目亦冇得留低,只餘一個《政壇新秀訓練班》,港台員工莫不搖頭嘆息。「究竟高層是覺得現在的人做得不夠好,有心找新一批頂替,抑或想全面『滅聲』?連我們內部的人也不明所以。」但觀《思潮作動》結束後,下周一並無新節目接棒,由《有冇搞錯》填補那一小時空檔,「莫名其妙一定會有,正如羅啟新(Cuson)與程振鵬(鵬仔)被飛,憤怒也因為莫名其妙,如果高層交出很清晰的理由,你是很難憤怒的,但現在只得一句『年輕化』,怎能信服?尤其他倆長期在DJ人氣排行榜名列前茅,就更加難以接受。」

Show must go on。專業完成最後一天《晨光》,Cuson冷靜回覆《明周》:「作為二台台長(何重恩),絕對有權決定所有節目,他說《晨光》要年輕化,或許也是對的,否則要等到我和鵬仔退休,新一代才有上位機會嗎?但站在市場學角度,現在有幾多年輕人聽收音機?又或者,有幾多會那麼早聽收音機?有聽眾揚言罷聽,我大可客套地呼籲要給新人機會,但時間是很寶貴的,朝早聽收音機或看即時新聞,說的是opportunity cost,這不是我可呼籲得來的。」

明明受歡迎卻被封咪,Cuson無奈表白:「以前電台很注重受歡迎程度,車淑梅與鄭經翰會為此公開爭拗,反觀今時今日的電台政策,好像不想大家提起。」他與鵬仔有獲派其他新工作嗎?「沒有,我們現在都不是直屬二台,我入電視部,鵬仔去了數碼台,之前曾智華叫我們回來《晨光》幫手,隨着他退休,形勢變成大家應該返回所屬單位,不應在二台再有節目。」對今次港台震動,外間有不少解讀,其中不免有政治化的聯想,Cuson說:「以前二台沒有論政節目,到曾智華、楊吉璽等台長級人物覺得定位需與前有所不同,要迎合較成熟的中產人士口味,畢竟他們不會聽星座、買波鞋的節目;○七年我搞棟篤笑,曾智華鼓勵我在電台講民生政治,還叫我放膽去講,萬大事有他在……現在是不是又變了,政治節目重歸一台與公共事務組,二台重返較娛樂化的路線呢?這個問題,我真的答不到你。」

港台發言人補充:「二台只是香港電台其中一個頻道,真正的所謂『平衡』,要看其他電台、電視的整體性,一起提供多元化節目,才算『平衡』;同時,改革後的二台,也不是完全沒有政論節目,如逢周六播出的《政壇新秀訓練班》。」●

惠英紅 馬國明 黃心穎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icons/bka256x256.i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