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女兒相繼患病最徬徨陳少霞跨逆境享受豐盛期

娛樂123
2016.01.02
1566

陳少霞當年在無綫備受力捧時,卻息影結婚移居澳洲,○三年與丈夫離婚回流,最近她再度於圈中活躍,原來今年簽了內地經理人公司。「其實一年前,最先找我的投資者是邀請我在內地開工作室,希望我可以留在北京搞製作,但自問對幕後一竅不通,搞製作不容易,所以沒有答應對方,後來經理人公司冠洋文化找我合作,給我很優厚的條件,於是開始在內地出席商演和剪綵活動,我很多謝添哥和無綫,如果當年不是他們給我機會,讓我演出《鹿鼎記》、《笑傲江湖》、《苗翠花》和《狀王宋世傑》等劇集,內地的觀眾不會識得陳少霞,我成世人現在最舒服,不需要很辛苦工作就有不錯的收入,我是很感恩的,我也有約添哥食飯,跟他道謝和敘舊。」

少霞在重返娛圈前,專程返北京跟張頌文老師學戲。「離開這個圈子後,久不久就會有想拍戲的感覺,但因為自己入行早,未受過正統戲劇訓練,一直知自己根基不紮實,只靠少許天分過關,所以特別跟張頌文老師上了三星期課,其實我跟他是識於微時,當年我在無綫拍旅遊特輯時,他是韶關的小嚮導,我們以兄妹相稱,以前他已有志從事演藝行業,我鼓勵他去讀北京戲劇學院,後來他真的當上演員,更成為有名的老師,鍾漢良和林志玲都曾跟他學戲,我起初是抱着很輕鬆的心態學戲,沒想過課程是艱苦和認真,他找來學生跟我排練,要我學演講,又要走到街上留意不同階層的人物動態,凌晨三、 四點我仍在學習中,但所學的是畢生受用;後來我才知道他一個課程要收幾十萬學費,卻免費對我授課,令到我非常不好意思。」

少霞最近重投大銀幕,終於學以致用。「再拍電影的感覺其實很緊張,但角色跟現實的我都有幾分相似,一個單親媽媽養大女兒,我也被角色所感動。戲中我與孫耀威飾演情侶,和他分手後才發現懷了身孕,自己一手撫養女兒成人,後來孫耀威在不知情下愛上女兒,並對她展開追求。」

將福音書掉進垃圾桶

現實中,少霞的大女今年十五歲,細女亦已十一歲,前夫於兩年多前去世,但原來樂觀的少霞亦曾面對人生很大的逆境。「因為錯誤的結合,最後跟前夫都分開了,我是個性格很樂觀的人,覺得人生總會有起跌,面對任何逆境我都會很正面,作為一個媽媽只覺得照顧好我的孩子,跟他們一起低調地生活就足夠。一○年我突然食量大增,性情大變,脾氣變得很差,起初不知自己有病,直至一一年尾發現有甲狀腺素亢奮,眼睛也凸起來,兩個月後還動了手術,我很多謝亞視,大家合作前後六年,在我覺得自己樣子最醜、最徬徨時,他們再邀請我合作,主持《四季養生堂》,令我有穩定和不俗的收入,那時候還認識了高皓正,他向我傳福音,不過我當時沒有接受,還將福音書掉進垃圾桶;我病好後,前夫過身,有一天大女還突然送進深切治療部,我才知道她有一型糖尿病,很記得那天看到她在病牀上身體的水分好像被抽乾一樣,感覺比起離婚難受得多,女兒病情好轉後跟我說想信主,我亦聽到一把聲音叫我要返到主的身邊,我們在信仰的支持下積極面對逆境。 

「當時我為了照顧女兒,放棄工作,控制她的飲食,因為血糖如果突然升高會很危險,而且每天要替她打四枝胰島素針,她正值發育時期很多東西不能吃是很可憐,發現她偷糖食都覺得很心痛,主內姊妹的朋友知道她的情況,給她吃了一隻蘋果果膠,我真的很感恩,她的血糖維持在單位數字,可以正常飲食,目前的病情對她生活上的影響已減至最低,她現在可照顧到自己,還在學校當上班長,我也不用再操心,總算雨過天青。以前我很怕跟人說自己和女兒有病,但亦因為這段經歷,令我學懂了人生的缺陷美,我因為相信主,知道自己從前待人處事的不足,很多謝劉德華的提攜和栽培,亦感恩認識了主內一班好好的弟兄姊妹,感謝主的安排,重新開始我的事業和人生,我再不怕跟人分享見證,亦希望透過自己的經歷幫到更多人。」●

惠英紅 鄭秀文 黃心穎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icons/bka256x256.i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