導演兩度邀約影壇新丁白只接戲的唯一條件

娛樂123
2015.11.28
1364

今屆金馬獎意外驚喜的亮點絕對是白只,第一次踏足影壇憑《踏血尋梅》同時獲提名最佳新演員及最佳男配角兩個獎項,如果按電影頒獎禮三步曲的順序,一定是新人獎、男配角,繼而男主角,但白只卻直接晉級一舉拿下最佳男配角獎。

白只捧着金馬載譽回港,記者特地約他到灣仔的演藝學院,這個曾經孕育他演藝細胞的地方,拍照和訪問期間陸續有人找他合照,很多都是曾經看過他舞台劇的觀眾,紛紛恭喜他奪得金馬獎,別看他是電影初哥,其實在舞台上已浸淫了十二個年頭,而且還是獨立樂隊朱凌凌的吉他手。

評審陳德森認為白只獲獎外貌佔了優勢,為什麼這樣說呢?這部戲根據○八年王嘉梅碎屍案真人真事改編,白只演的正是案中將王嘉梅碎屍的變態兇手,如果翻看資料就會發現白只和兇手丁啟泰不論身形和樣貌都出奇地相似。

但當初正因為身形肥胖、外貌相似,白只還拒絕了導演找他演這個角色,他說﹕「其實我很怕面對鏡頭,所以導演找我拍這部戲時,我介紹他去找《100毛》的編輯豬欣,因為我們樣子很像,身形同樣肥胖,而且豬欣拍過廣告有演戲經驗。」

醉心舞台演出的他婉拒了導演的邀約,隔了四個月導演再度來電,剛開始他還以為戲已經拍完,想不到導演卻表示仍然希望由他接拍,白只是虔誠基督徒,他用了兩個星期時間祈禱,最後感覺可以趁這個機會試一下才答應接拍。

好笑的是這個影壇新丁竟然向導演開出接拍條件,他說﹕「我和導演說可以試一下拍電影,但唯一的條件是要綵排,因為我做舞台劇知道綵排很重要,第一次拍電影真的很不習慣面對鏡頭,我怕去到現場根本不知道怎樣做。」難得的是導演翁子光一口答應,安排了一個星期時間給他和戲中演員綵排,大家認真的對劇本、唸對白、練排位,導演每天把拍下來的片選一段出來,講解後讓他回家溫習。

郭富城也要綵排

別以為他的綵排只是與同是新人的女主角春夏一齊,原來男主角郭富城也特地抽了兩天時間和他們綵排,後來戲拍完很久,他無意中才知道自己的要求,在電影圈來說是多麼稀罕;有次遇到一位製片,對方告訴他電影圈從來沒有綵排,個個明星的檔期都排得密麻麻,怎可能要求明星再撥出時間綵排,人家周潤發、劉德華、張學友個個一站在鏡頭前,已經渾身是戲又何需綵排,如果他有心想在電影圈發展,就要學習怎樣在沒有綵排的情況下演戲。

白只說﹕「我聽後覺得自己真是很幸運,第一次拍戲什麼也不懂,提出這種要求不單沒有被人罵,導演還真的為我安排綵排,甚至天王郭富城也在百忙中抽時間和我們一齊排戲,雖然我不可能和大明星們相比,但我覺得學習在沒有綵排的情況下演戲,真的很重要。」

白只就是有一種孩子的天真和單純,面對前輩教誨不單沒有厭煩,還真心誠意地受教,可能就是這一份真,令他身邊有很多支持的朋友,得獎後Facebook、WhatsApp留下了數以千計讚好、祝賀和恭喜,除了眾所周知的好兄弟張繼聰,黃子華也默默為他打氣,一早看了他的新片《踏血尋梅》,然後拍下短片放上網為他宣傳,當中提到看完這部戲很想飲一杯威士忌,不少網友留言想知道,子華這杯威士忌的意義何在;白只為子華解畫說是因為看後太鬱悶,感受到人生的無奈和沉重,所以要飲杯威士忌鬆一鬆。

好兄弟張繼聰對他的愛護更是不在話下,為他得獎甚至流下開心的眼淚,難得的是通常「有了阿嫂冇兄弟」,但謝安琪這個阿嫂卻愛屋及烏,在家中看電視知道白只得獎時興奮大叫,結果搞到聲音沙啞影響了演唱工作;白只與張繼聰是演藝學院的同學,當年一齊讀書、一齊玩音樂,演藝學院的後樓梯留下兩人的不少足迹,因為他們閒時最愛跑到後樓梯練結他。

他說﹕「以前如果你問我最喜歡什麼?我會說最愛是音樂,其次是舞台劇演出,現在拍了第一部電影,我開始覺得電影原來也很不錯。」他形容舞台劇像一百米短跑,馬上可以知道成績和效果,但電影卻像一場馬拉松,經過漫長的路程終於到達終點,馬拉松雖然沒有短跑的爆炸力,但後助力卻令人異常滿足。

這部電影與郭富城合作,也激發了他的鬥志和理想,城城的努力令他驚詫,拍戲期間不單把自己的對白記到滾瓜爛熟,連戲中其他演員的對白也一字不漏地背下來,所以他唸錯對白或錯誤解讀編劇的意思,城城馬上會察覺並加以提點;有時候拍完一場戲,小睡三、四個鐘頭又要開工,他睡眼惺忪回到片場時,城城已經精神奕奕一副戰鬥格做好準備,像隨時站在鏡頭前都可以演戲。

看到城城郭富城的努力,他說﹕「我很幸運沒有家庭負擔和壓力,是家中孻仔又有兩個很愛護我的姊姊,所以我一直只做自己喜歡的事,感覺逍遙又自在,可是想深一層也可能是懶惰沒有承擔,城城貴為天王仍然那麼努力,我真的很慚愧,我想我要開始對自己有要求,像前輩黃子華、黃秋生那樣做一個對自己有要求的演員。」●

黃心穎 許志安 鄭秀文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icons/bka256x256.i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