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毒舌 他刁鑽千嬅維繫婚姻靠鬥嘴

娛樂123
2015.10.24
1385

曾經的楊千嬅,是《新紮師妹》的方麗娟,亦是《春嬌與志明》的余春嬌;與以往不同,這次在《哪一天我們會飛》(簡稱《哪一天》),千嬅飾演陷入婚姻危機的少婦余鳳芝。故事講述余鳳芝與彭盛華(林海峰飾)這對識於微時的夫妻,二人感情漸淡,關係欲離難斷。一次舊生聚會,令他倆憶起求學年代的三人行往事,余更開始尋找被遺忘的另一人「蘇博文」的下落。

婚書讓感覺踏實

千嬅說:「導演說故事講述一對夫婦的關係,這是我沒拍過的題材,是個大挑戰。余鳳芝像年輕時候的我,我曾經對愛情很執着,也埋怨另一半怎能忘記拍拖時的溫馨?但是余鳳芝不明白愛情會昇華為感情,不懂往前看。我比較理性,有時我覺得自己是個男人。」千嬅○九年下嫁丁子高,二人育有三歲的兒子Torres。對於如何經營婚姻, 千嬅自有一番看法。「當我簽了一紙婚書後,感到一切很踏實,生活目標變得更清晰——維護這個家庭,是我們兩夫妻的責任!如何讓感情細水長流、白頭到老,是一門很深奧的學問。有時他上班很忙,我通宵拍戲,大家回家後都累到不想跟對方說話。我們忍不住想發脾氣,都會忍一忍,離開現場冷靜一下。生活在同一屋簷下,還有一個小朋友,如果我們不努力經營這段關係,還視之為『老奉』,真是大鑊了!」

《哪一天》透露現代夫妻關係最大的挑戰是,若無法把心中真正的感受與伴侶分享,二人便會漸行漸遠。千嬅則慶幸她與丈夫都是有話直說,「我們很投緣,天南地北亂聊一通。我毒舌,他用字刁鑽,轉數又快,我們都精於吵架,經常鬥嘴。言語間見他拋出一些金句,我會忍不住笑出來的。有時候我們又像玩猜啞謎。他認為我是他的老婆,必定知道他的想法。有次,他約我到銅鑼灣吃晚飯,卻不告訴我目的地,之後不停致電問我是否在路上,他以為我是懂讀心的靈媒麼?現在回想起來,當然覺得很好氣又好笑。」她笑指夫妻兩人均好勝,不諳籃球的她偷偷的學習上籃,以期在丈夫面前一展身手。另邊廂,她發現丁子高近來勤於健身,「因為我取笑他沒有四塊腹肌,哈哈!」

鼓勵兒子逐夢

《哪一天》立項遠在《狂舞派》之前,拜《狂舞派》效應所賜,為前者送上一把東風,相隔四年後再次提上日程,亦造就千嬅與林海峰首度合作。「我認識Jan(林海峰)很久了,他是一個很認真又細心的人,與導演(黃修平)都是搞創作,他們走在一起,有許多共同的話題。我覺得他倆是『同村人』,都是很有堅持的文青。」

「香港不是讓人做夢的地方」,這句對白出自戲中的逐夢少年蘇博文,黃修平最後透過電影明晰了一個道理:即使呼吸停止了,也不要停止去做夢。千嬅也感受頗深,「我生於斯,長於斯,我的歌星夢也在這裏實現的。我認為今天的香港,有不少有為青年正在努力實踐夢想。我相信皇天不負有心人,我亦常以此鼓勵自己,即使失敗了,過程仍有所得着。我也會鼓勵Torres追求他的夢想。」●

鄭秀文 黃心穎 許志安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icons/bka256x256.i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