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三年拍半自傳式電影爾冬陞:拍完老了六歲

娛樂123
2015.09.19
1047

今年四月,爾冬陞舉行了慶祝從影四十周年派對,獲不少影視紅星出席,好像劉青雲夫婦、方中信夫婦等,不過,他卻笑說沒有刻意計過入行年資,更不是為此而開拍《我是路人甲》作紀念。

電影早於內地上映,票房卻並不理想,小寶還曾自嘲有錢任性、輸少當贏,「如果不是我拍,及得到梁朝偉和林青霞等幫手寫影評,換作是新導演,分分鐘不能上映。」

票房很難控制,但心態,小寶早已作好準備,「電影上映前,我也不知內地觀眾是否接受,所以我去了很多大學和工廠作電影交流,以這部戲重新了解新一代,看看之間差距是否很大,對我來說,是一個新學習經驗;以前我們並非在內地生活,存在很大的距離,畢竟我們不在當地生活,你不知道他們的想法,現在我也花很長時間去看新聞,盡量掌握內地社會背景、氣氛。」

小寶自編自導的《我是路人甲》,是一部關於年輕人的電影,但創作意念,卻出於一個偶然,「一二年,我拍完《大魔術師》就返廣東深圳,希望拍一些華南地區的戲,但不少題材都不能拍,如色情;我又發現很多年輕人到廣東省打工,他們有很多壓抑,好像前途、婚姻或墮胎問題,但這些嚴肅的題材,已在新聞呈現,不用電影去拍;正當我苦惱之際,就去了橫店找徐克,本想學3D電影技術重拍《三少爺的劍》,卻無意中被我發現羣眾演員的題材,我還找了趙良駿、張經緯兩位導演幫忙,打算拍不成電影,也可拍紀錄片,並將《三少爺的劍》押後年多才拍。」

他們都是發明星夢

內地人來香港,叫「港漂」;港人往北京,叫「北漂」,漂流兩個字,與中國各地有密不可分的關係,小寶形容橫店裏「橫漂」隨處可見,「我與成龍拍《新宿事件》時,對橫店印象不深,但到一二年,我就見橫店起了好多高樓,城市開始改變,更發現『橫漂』這個羣體。」

小寶形容「橫漂」的人,大多會走進片場,為的都是追同一個夢,「中國是一個最大的移動羣體,好像每年春運,就賣超過二億張車票;但走進橫店比較特別,只有單一的工是拍戲,你可以說他們都是發明星夢,但令人感興趣的地方是他們的年齡,基本上都是九十後。」

人沒有夢想,就像一條鹹魚,但在內地卻未必管用,「橫漂的人真的很窮,但窮不是罪,他們只希望在人生裏尋找夢想,有人會覺得不切實際,但以他們的知識和教育水平,就算去到哪裏都可能是做最底層的工作;後來我也改變看法,嘗試鼓勵他們勤力一點和不要想得太遠,我沒可能叫他們放棄夢想,我沒資格說,最後我對他們也較寬鬆、同情,對一些較懶或不長進的演員,都接受了。」

小寶曾說,《新不了情》是他的女兒,《我是路人甲》是他的兒子,因他將自己的經歷,也一併寫進戲裏,「電影裏有位演員叫王昭,長相不錯,但卻太懶散而被另一角色覃培軍痛罵,其實這是我年輕時的寫照,我廿幾歲入行,已很紅,曾到台灣拍電視劇,但心態比較貪玩,不想工作,我寫這一場戲多少與自己有關。」

電影起用羣眾演員,不以卡士作招徠,小寶說很享受這三年的創作過程,但由始至終,竟沒有一份完整的劇本,「電影原本長達四小時,正式上映已剪了一半,現在會有另一大工程,就是換個角度,將電影重新剪接,變成迷你劇場,可能有五、 六集電視劇;這不完全是一部商業電影,感性地說,我拍了三年,回來後我去照鏡,嚇了一跳,好像老了六歲,但我心境卻年輕了,因與年輕人接觸,看着他們成長,讓我經歷多一次年輕時的自己。」

難怪小寶也說,《我是路人甲》是一部半自傳式電影。●

關智斌 馬國明 黃心穎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icons/bka256x256.i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