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宜弘肺癌康復跳舞籌款梁鳳儀帶病演出任姐保佑

娛樂123
2015.09.12
3490

由梁鳳儀領導下,和聲書院再次舉辦「九五之尊籌款之夜」為香港中文大學籌款。

晚會上,梁博士披露,丈夫黃宜弘年初確診患上肺癌,在美國做手術切了左邊半個肺,休養約五個月後返港,趕及為晚宴的《Shall We Dance》跳舞籌款。她對丈夫心存感激,丈夫則一直心繫她重視的籌款活動。博士患了整個月感冒,到演出當日早上綵排仍然不能發聲,到下午情況無改善,她只好心裏向任姐默禱:希望任姐保佑她演出《帝女花》做周世顯時可順順利利。晚宴,梁鳳儀以神秘嘉賓身份,全副武裝與中國戲劇梅花獎得主崔玉梅出台合演,由頭到尾皆令人聽得陶醉,順利籌得一百萬作為香港中文大學和聲書院任白獎助學金。她坦言,多得任姐保佑。整晚活動,為中大籌得一千六百萬元善款,絕對是意料之外。

梁鳳儀博士為「九五之尊」做籌備委員會主席,今次表演嘉賓皆為社會上知名人士,連黃宜弘Philip亦粉墨登場,表演他最拿手的跳舞。至於博士本人,她一直表示自己是領軍,要統籌整晚活動,無暇參演。

活動當晚,酒會上一直沒有見黃宜弘,所有嘉賓入席後,待梁鳳儀在台上致辭時,才見黃宜弘上座。博士在台上披露,丈夫於年初時發現患上肺癌,她聽到後第一句對丈夫說:「你不要死呀!最多我應承你以後我唔發你脾氣,唔鬧你。」Philip當時的回應是:「這樣我會好唔習慣的。」在今年二月底,博士陪丈夫飛到美國做手術,切除左邊半個肺後,休養了五個月返港,只得兩個月時間練舞,與八十八歲的唐媽媽及其他靚太一齊表演《Shall We Dance》,演出成功。

暫時只做一舞舞王

舞台上,Philip與舞伴翩翩起舞,怎樣也看不出他剛做了大手術,傷了元氣。博士說,Philip只是死頂,醫生吩咐過他,只能出席好開心的場合,不可以有任何壓力,保持心情輕鬆。「他以前跳舞,可以跳一個鐘都不會累,現在卻只能跳一隻舞,因為很易喘氣。」

究竟是如何發現患上肺癌的?原來Philip並沒有什麼徵狀,而是想做一次體檢,幸運地及早發現。博士說:「Philip幾年沒有做體檢,今年初去完古巴,他建議去做體檢,照到肺部有陰影;兒子是醫生,所任職的醫院有全美國最好的心肺科專家,他叫我們去美國做檢驗,才發現Philip有肺癌,動手術切開胸部後,才知道屬於肺癌第一期,癌細胞沒有擴散,不用做化療和電療,切去左邊半個肺就可以。」化驗兩小時,再做四小時手術,成功把惡性腫瘤切除。雖然這幾年要特別小心身體,要經常返醫院做檢查,但能夠在早期發現,博士坦言丈夫很好運。

手術後,博士與Philip到過歐洲旅行,歐洲空氣好, Philip坐長途機也沒有問題,只是到機場過海關後會坐輪椅,以免他行一段長路時會喘氣。此外,跳舞只可以跳一隻,並需休息十至十五分鐘;以往打高球時不用坐高球車,現在卻要。還有開會時,也要長話短說,只要連續講十分鐘,他又會喘氣。「我要多謝他,他一直都想着我,時時說『我一定要好番,要去撐九五之尊』,他這個心意比起捐幾百萬更加有意義。七月回來得兩個月時間練習,其他表演嘉賓已練了四個月,好彩他一直有跳開,好快就跟到。他的表演環節有八對人,平均年齡七十歲以上,但大家都跳得好好。」Philip現正是復元階段,需要一至兩年時間才恢復以前的體力,醫生叮囑他要做適量運動,但不可以過量。「他試過有一次心急做了十分鐘運動,搞到要即刻瞓牀休息。」博士說。

一邊表演一邊頭痛

Philip患病一事沒有太多人知,所以晚會上的一席話令不少人感驚訝。博士解釋,他們希望待Philip康復後才向外透露,以免朋友擔心。「Philip二月二十四日做手術,二十六日我獨自飛到北京開政協會議,有很多Philip的朋友見他沒有一齊來都有問起,我當時只答他在美國與兒子開家庭會議。北京閱兵我也不想他去,因為要六小時,他會好累。」博士曾說,他們一早立了遺囑,難道是Philip得知自己患上癌症後連忙立遺囑的?博士解釋,Philip是很積極的人,他們二人的遺囑一早立下,她補充說:「我之前說過,我們的遺囑要求孫兒大學畢業後工作五年,或者有自己的專業,才可以領遺產。其實我們還有一項沒提到,就是如有任何人反對或引起官司,這個人的資格會被取銷。所有繼承人要簽名同意這個分配才有資格,他們要尊重我們的意願。我們想把資產一半做公益,一半給親人,任何人反對,他就無資格領遺產,而他那份會捐出去做慈善。我不知道這樣有否法律效力,但我們也要加到遺囑內。」

Philip康復階段跳舞籌款,梁鳳儀也在秘密練兵,與國寶級演員崔玉梅上演《帝女花》,反串做周世顯,事前只有時間排練五次。有謂台上一分鐘,台下十年功,博士深深體會到。「我一向喜歡任白戲寶,但唔會向粵劇這方面發展,太辛苦了!每一個功架、身段、造手和唱腔都要苦練,顧得唱又怕水袖忘了收回來;還有,最初戴頭冠因為太緊,好多初學者都會嘔,我當晚表演時,頭也是赤赤痛的。」不過表演完畢,仙姐讚她做得不錯,陳寶珠和梅雪詩亦讚她淡定而不怯場。整晚表演共籌得二百萬,當中《帝女花》成功籌得一百萬,作為新成立的香港中文大學和聲書院任白獎助學金。

晚會後,博士才鬆一口氣,講起了一件趣事:原來,博士整個月患上感冒,活動當日,早上綵排時因痰上頸發不出聲,下午再試情況一樣,她只好向任姐默禱,望她保佑演出順利。「我向任姐說,今晚我要做《帝女花》的周世顯,而且仙姐也有來欣賞,加上是慈善籌款,希望她保佑我。到我一出台,竟能開到聲唱!我相信是任姐保佑我。」

除了Philip與博士分別演出外,還有其他十一個精采表演,當中不少表演者雖是業餘卻有很深的藝術造詣,如許佩珊是國際聲樂家,她是中大校友,為了這個演出專程由美國返港三天。當晚有不少大額捐助,包括林建岳捐出十萬、莎莎捐二十萬、及恒基的林高演捐十萬等,令本來成功賣枱和贊助表演一千四百萬善款,上升至一千六百萬,「由於我的環節一直保密,不可以叫朋友贊助我,最後《帝女花》籌到一百萬,及整晚活動籌到千六萬,絕對是出乎意料之外。」●

鄭秀文 許志安 馬國明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icons/bka256x256.i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