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傳一片定情古仔采潔回應有默契

娛樂123
2015.07.18
1040

拍純港產片搵食艱難,合拍片又要講求生活體驗與成長條件,才能捕捉內地觀眾的口味,導演阮世生想到,將電影舞台搬到巴黎,撮合古天樂與郭采潔合演《巴黎假期》。「人在異鄉的失意故事,用巴黎作舞台、愛情喜劇包裝,中港兩地的違和感不會太重,若只得香港市場,這部戲不可能生存。」

古仔一聽有機會到巴黎拍戲,已叫阮世生找他,「無疑巴黎景色好美,拍硬照好好,但拍戲真的是兩回事,每個景都嘔心瀝血、得來不易!」

七年前,阮世生構思了一男一女同住一室、發生在西環的故事,前年從長計議,部署將場景搬到巴黎。「發生在外國,故事會更加合理化,譬如男主角搬入那間屋,看見為失戀而蓬頭垢面的女主角,在香港的話已立即搬走,但在外國人地生疏,勉為其難要留下;當然要往巴黎拍,公司需更大投資,籌備時間也要很足夠,就以古仔與采潔所住那間屋為例,從大廈門外那條街,到樓梯連接間屋,再上天台都要逐個點去找。」

如今在大銀幕所見,那間屋的天台面向巴黎鐵塔,景致美不勝收,那是工作人員排除萬難得出的成果。「在巴黎,所有大廈尤其天台,望到鐵塔都是最貴地段,要知道富有的法國人更不稀罕錢,試過看景遲到五分鐘,業主罵到我們狗血淋頭;本來選了另一個天台,但業主要我們好好保護地面,鋪木板再鋪膠,只拍攝一個工作天,不可能花得起這筆錢。」

紋身的故事

好不容易借到天台,阮世生又面對另一個難題─將器材運上七層樓的天台,需要申請封街,誰知法國導演洛比桑正巧在附近開戲,拍五日封了附近七條街,嚴禁任何吊雞車入內,被迫延期。「申請凱旋門讓古仔與采潔坐馬車也很困難,事前畫晒圖、影好相,詳細交代拍多久、機位放在哪裏,但你知法國人做事幾有效率,可能三日後才告訴你不批,製片部又要申請另一條街,日日開工就是忙着遞文件。」

幸好,他也遇到好心的法國人,解決了文詠珊(Janice Man)的紋身煩惱。「在港試過效果不行,飛到當地再搞都唔掂,忽然想起一位鄭伊健粉絲,當年《我老公唔生性》,她在網上好落力宣傳,我找伊健簽劇照給她,又代訂演唱會的握手位,這個內地女生嫁了一個法國紋身師傅,我和Janice Man到埗試造型,她的老公立即前來替她畫紋身,想付錢一定不收,還送酒、生果與朱古力,有時出外真的靠朋友。」Janice Man出席巴黎時裝周,順便留下來幾天客串,「現在這個市況,每一個演員都要等、夾期,別說古仔、采潔,方中信正拍着一個古裝劇,六月開拍前已講定十月尾要飛十天,拍完後飛香港再回橫店繼續開工,徐正曦留了兩星期鬍鬚,客串三、 四日後,也立即返橫店剃鬚開另一部劇。」

古仔與采潔本不相熟,合作廣告後開始熟落,阮世生第一天開工,就是拍兩人合影婚紗照那一場。「我不喜歡頭一兩日大家懶懶散散,在外國不能浪費每一個工作天,采潔的第一個鏡頭,就是她穿婚紗論論盡盡走上樓梯,一看已知她好識做戲,所以第一天我沒怎麼跟她說話,令她很擔心,問導演是否不喜歡她,連古仔都說:『為什麼你不和她說話?』她都做到足了,還用多說嗎?」喜劇有時需要神來之筆,古仔在酒莊替采潔按摩一幕,乃阮世生臨時加入,「我和副導試做一次,現場已笑到卡卡聲,古仔將采潔的腳推到這麼高,真的夠膽,另一場采潔爬上古仔張牀,一隻腳檻在古仔身上,我看到都呆一呆,可能演員一早已想好,但刻意在正式時才做出來,想要一份真實感。」

盛傳古仔與采潔一片定情,阮世生擺出一副「唔好問我」的置身事外姿態:「你說他們的戀愛感情如幻似真,我反而覺得他們演得好辛苦,又跳舞又爬上牀又互相指摘,是歡喜冤家那種感覺,我想拍的是兩個來自不同世界的人在一起,不是靚仔靚女一見鍾情,反而是怎樣互相犧牲。」古仔曾叫采潔封嘴,不要再回應緋聞,采潔果然聽話:「把嘴巴閉起來,(緋聞)就不攻自破了。」●

馬國明 惠英紅 鄭秀文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icons/bka256x256.i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