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關家姐》自嘲關心妍獲發88牌

娛樂123
2015.07.18
1296

最近,關心妍(Jade)為平反一篇網絡潮文推出新歌《關家姐》來幽自己一默,卻原來為這篇自稱由受害人弟弟為家姊所寫的文章,Jade受傷害長達十年;剛與丈夫楊長智到京都旅行預祝結婚七周年的她,申請了六年終獲政府發88牌(非牟利慈善團體牌照)成立妍亮生命慈善基金,並計劃於今年為戒毒成功的青年精英作首次籌款活動。

網絡潮文《關家姐》,是一篇自稱是受害人弟弟所撰寫的文章,指關心妍在名店購物態度囂張,不滿內地同胞同場騷擾,要求名店落閘,讓她個人獨享購物樂不果,寫信投訴售貨員,事後再帶同西裝友重臨店舖表示陳列品污穢,要求試全新貨品兼「玩嘢」,最終令受害人家姊被炒,特以文章奉勸樂迷不要盲目追隨偶像。這篇潮文沒有注明日期,流傳了十年歷久常新,內容有憤怒升級版、英文日文版和漫畫版,「關家姐」亦成為了關心妍的花名,每隔一段時間就有記者看到文章要訪問Jade,終令她萌起以此素材做一首新歌自嘲的念頭。

「我其實要多謝一位記者朋友,年初時看到這篇文章,說要為我抱不平,還我一個公道,其實這篇文章出於〇四年,第一次看到完全一頭霧水,事件從來沒有發生,說我要在太古廣場封一間名店,坦白說我連太古城都未封到,整件事無人證、物證、名店名稱、受害人名稱,連受害人家姊都無講過一句話,有很多不合邏輯的地方,我覺得很無奈,但當時正是我的事業低潮期,自覺說什麼都無用,那時候又不流行發聲明,所以沒有澄清,傳了十年久不久都有記者看到會問我,我也不想講太多,因為這篇文章不是說我肥,說我醜,而是說我的人格有問題,這是最大的傷害,我是很傷心的,但最worst的時候已經過去,今日我要做《關家姐》這首歌,覺得好玩,好笑,終於沉冤得雪,現在人人叫我做家姐,有網民提議我做一首叫《關心菊英》的歌,想我講述多年前在頒獎禮上誤奪關菊英獎座的事件。」

上周,Jade跟丈夫楊長智到京都預祝結婚七周年,彌補慶祝六周年時發生的遺憾。「其實這次旅行是老公的business trip,我們是順道去玩的,去年我們到京都慶祝結婚六周年時訂了在嵐山的酒店星之館,但因為暴雨水浸最終不能入住,覺得很掃興和可惜,這間酒店沒有電視,建於森林裏面要坐船去的,好像世外桃源一樣,很想遠離煩囂,聽到鳥聲和河川的聲音,我們都很享受這種寧靜的感覺,只是太掛念家中的小狗Butter,我們去了旅行牠會發脾氣,四處撒尿,由於我不放心將牠交託工人,故旅行期間請了阿姨來家中居住,她不時拍片和拍照給我,我又錄音給她播放給Butter聽,以解大家相思之苦,我也買了手信給牠放在行李面,牠會搜索行李,沒有手信牠會很失望。」

發現貧血色素低

Jade身體較弱一直未能成功造人,最近發現自己貧血,血色素低。「我有地中海貧血的基因,中醫說我貧血,血色素低,生血慢,現在我是紅棗水、南棗水不離口,不停補血,我覺得生兒育女不可強求,人工受孕也不一定成功,我將之交給上帝安排。」

多年來一直為年輕人戒毒和禁毒出力的Jade,先後獲得傑青和傑出義工獎,她從〇九年已經向政府申請88牌成立非牟利慈善團體,終於獲得認可牌照。「等了很久『妍亮生命慈善基金』終於成立,很希望大家支持曾吸毒改過自新的年輕人,今年我會舉行一次籌款活動,目標是籌到一個精英完成四年大學課程或專上學院的學費和日常開支,其實都要幾十萬,很多人問我為什麼選擇精英制,因為我希望集中資源好好栽培一個,總好過漁翁撒網不可以幫到尾,或許整個基金最終只能幫到十個年輕人,但我覺得貴精不貴多,針對性的幫助更有成效,更能救到一個生命。」●

鄭秀文 許志安 蔡一智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icons/bka256x256.i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