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與《逆光飛翔》不一樣的青春片張榮吉:《共犯》黑暗中有光

娛樂123
2015.01.31
1.9k

「我知道這世界我無處容身,只是你憑什麼審判我的靈魂?」卡繆藉《異鄉人》表達現代人的孤立疏離以及生活的荒謬,台灣導演張榮吉在新片《共犯》中也透過此書作為象徵符號,以揭露一個青春殘酷物語:遭忽視的年輕人世界裏,誰有權利審判年輕一代的墮落?

漂亮中學女生墮樓死亡,三個互不認識的同級男生成了命案發現者。為了滿足正義感,他們決定尋找真兇,為死者復仇,卻在一場意外中,各自陷入萬劫不復之地。《共犯》的劇情在懸疑推理中展開,佈局有點像日本蔚然成風的校園推理題材小說。在導演張榮吉的鏡頭裏,這段發生在放學後的青春殘酷課被渲染得格外唯美,但與之前改編真人真事、基調溫馨動人的舊作《逆光飛翔》相比,《共犯》顯然要沉重得多。

「我剛拍完《逆光飛翔》,公司便把《共犯》劇本介紹給我,之前我拍了不少勵志的故事短片,覺得如果下一部作品繼續以青春為題材,應該找一個不同的角度嘗試。」張榮吉強調《共犯》的故事是「黑暗中仍然有光」,「《共犯》原著小說的結局是很絕望的、沒有出口,我拿到劇本時決定要讓觀眾在結局看到一點點的希望。」

網絡公審趨勢

電影以女學生之死作引子,談及校園欺凌、同儕認同感和孤獨,牽引出台灣兩代的溝通問題,同時觸及到日益嚴重的網絡公審趨勢,也為部分被社會標籤、被忽視的年輕一代發聲。「我唸書時沒有欺負別人,也慶幸沒有被欺負過,但在每間學校多少都存在欺凌問題。每個人在成長階段尋找自我的過程中,難免需要一個發洩的出口。我沒特定指出戲中誰是罪犯,表面上是三個男生集體做壞事當共犯,但當初微小問題被無視,導致事情走向崩壞之路,選擇沉默的旁觀者,特別是大人,也算是共犯。其實許多社會問題,也是這樣產生。」●

黃心穎 關智斌 許志安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icons/bka256x256.i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