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丈夫撰文悼念司馬燕

娛樂123
2015.01.17
2.5k

抗癌兩年多的司馬燕(Michelle)上周六離世,留給我們的是她的樂觀笑臉,和一幕幕她與家人共聚的溫馨場面,愛熱鬧、愛家人的司馬燕有個奪得最佳男配角的天才童星兒子,與丈夫吳忠義(Togi)的恩愛深情也感動不少人。本刊獲得Togi親撰悼念太太的一篇短文,他寫道司馬燕令他成為一個「better man」。

司馬燕離世多日以來,Togi為太太的身後事奔波,沒有接受傳媒訪問,本刊記者聯絡上他,他應要求親撰對愛妻的思念和感受,透過《明周》表達悼念之情,題為《我的甜心Michelle及我們親愛的媽媽》,原文以英文撰寫,以下是本刊翻譯。

「留院一段長時間之後,Michelle要求出院回家,除了抗癌之外,她在多次治療惡疾中掙扎求存。那一夜,她很開心,我們兩個在聽一首八十年代的中文流行曲(Togi補充他不知歌名,只記得是節奏輕快,他抱着太太輕輕搖晃,像在慢舞),她躺在醫院牀上細聲地唱,我們其中一位醫生說:『你太太很出色,即使身體多痛,她時常都帶着笑容……』我心愛的妻子與母親Michelle:永遠積極向正面想,永遠快樂,永遠照顧我們一家,而且做到最好;永遠表露生命美好的一面,她內心和外表都那麼美。她永不埋怨,永不放棄,雖然身處逆境,她永遠說:『我很好,不用擔心。』

她在睡夢中離開,我們愛你,非常掛念你,我們全家很好,請不要擔心我們,請你在天上安息,你將永遠是我們的生活靈感,你令我成為一個更好的男人。」

周五(十六日)是司馬燕過身後的頭七,家人請來常霖法師(葉青霖)在家中誦經。司馬燕經歷兩年多抗癌,走完最後人生路,上周六(十日)逝世,終年五十一歲。丈夫吳忠義到香港殯儀館處理司馬燕的身後事,並向傳媒泣告死訊:「經過長期與癌魔的奮勇作戰,在剛過去的周末,我們摯愛的司馬燕在睡夢中安詳地被接返天家。」長子吳澋滔在facebook撰寫千字長文追憶母親點滴:「她是好得不能再好的媽媽,我很掛念她。」又叮囑喜歡派對的母親「不要在天上玩得太癲」。

加拿大土葬

Togi上周六早上發現司馬燕在睡夢中逝世,初時六神無主,不知如何是好,稍作鎮定後打電話召救護車,把太太送到東區醫院,醫生正式證實司馬燕死亡後,遺體送往殮房。

司馬燕的遺願是喪禮愈簡單愈好,她生前已決定長眠溫哥華,因她以前常與丈夫兒子到加國滑雪,她愛那裏寧靜漂亮,據知Togi將安排司馬燕遺體運往加拿大,在當地舉行小型告別儀式,只有家人和最親密的朋友出席,在當地墓園土葬。

過去數年,司馬燕與兒子隨Togi公司派駐北京、上海,一再遷居。一二年,司馬燕搬返香港後確診患上胃癌,入院切除胃部及接受化療。司馬燕的好友說:「阿燕好樂觀,即使因為開刀,肚皮花晒,有條『七吋蜈蚣』,仍會揭開給我們看,講笑讚自己靚。她很好客,精神稍為好時,會請朋友回家坐,弄蛋糕招呼客人,雖然自己不吃,但看到朋友吃就開心。」

戰鬥到最後一刻

司馬燕喜歡發放家庭溫馨照及積極抗癌的正面信息,一三年七月,她和丈夫兒子及親友飛往荷蘭,在古堡補行婚禮,一圓童話夢。她患病後與家人關係更勝從前,丈夫更為她辭掉高職陪伴在側。「阿燕的心願是去多些地方旅行,兩夫婦去過歐洲、韓國玩。」

旅行回來後,她發現尿道閉塞,需要接駁人工尿管。去年年中,由於後遺症身體多個器官出現問題。「阿燕當時入了養和,朋友探她,看到她很辛苦和疲累,要吊針和做化療,睡得又不好,膽液向上湧,令她感到心臟疼痛。那次她做了三、 四次手術,病情很複雜,但丈夫由朝到晚陪住她,時常攬住她錫,給人感覺好幸福。」

司馬燕有傳一度體重跌至五十磅,去年年尾她出院回家,以便多點陪家人。她曾透露假若離世,希望丈夫另找個伴,但Togi只是笑而不語;對於兒子,她曾問長子澋滔喜不喜歡拍戲,澋滔嫌拍戲辛苦,興趣不大,反開玩笑說:「我咁紅,你去拍啦。」澋滔現時十七歲,有一次司馬燕問他將來想讀什麼,澋滔說想讀法律,她心知兒子生性,因她說過希望兒子讀法律,這樣說是為了媽媽開心。去年暑假,她本想安排兒子到英國選校,但澋滔不肯去,只說想多陪媽媽,司馬燕反過來安慰他:「媽咪身體OK,你讀書比較重要。」後來丈夫才帶兒子到英國一趟,可見母子情深,每件事都為對方着想。

司馬燕是堅強的抗癌勇士,她從沒放棄治療,因身邊有丈夫和兒子支持,一月初仍有到醫院化療,可說是戰鬥到最後一刻。●

關智斌 許志安 鄭秀文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icons/bka256x256.i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