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梅艷芳完美的句號 劉培基回港落葉歸根

娛樂123
2014.12.27
3353

劉培基(Eddie)並不是社交場合的常客,他偶爾現身,總是安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從來不會滿場飛;很多認識他,但不算熟稔的朋友,走過來向他問好,「剛從泰國回來?」「今晚回廣州嗎?」他臉上掛着微笑,禮貌地回答:「是呀!」從來不多作解釋。

這十多年來,類似的場面,我見過無數次;Eddie說我例必朝他笑笑,因為我知道人們所說的早已成為「歷史」。

遊子今天鳥倦知還,告訴大家:「我回來了。人,總需要落葉歸根。」

劉培基搬進香港的新居還不足一個月。踏進房子,窗明几淨,一室玻璃間隔,往外看是一片青葱。

九九年,Eddie移居曼谷,開始退休生活。〇二年十月十八日,摯友羅文離世,劉培基心情尚未平伏,接到梅艷芳電話,告知她的身體出現問題,「〇二年十二月,阿梅告訴我她生病,我希望陪伴她走這段不容易走的路,但狗仔隊那麼醒目,如果我忽然搬回港,會惹人揣測,於是我秘密遷居廣州,以便照顧她。」〇三年,張國榮與阿梅先後告別人生舞台;廣州,成為了他接連經歷人生傷痛之地,他覺得再也住不下去。

充滿正能量

隨着阿梅的離世,他患上抑鬱症,抗抑鬱的血清素都有副作用,他要不停試藥,住在香港可以方便看醫生,但他當時實在不想搬回來,他搬到一河之隔的深圳;梅艷芳「愛的餽贈」而引發的連串官司,令他深受困擾。「快樂」在他的人生字典中彷彿從此消失。

一一年,終審法院駁回有關梅艷芳遺囑的上訴,長達七年的紛擾終於了結。

一三年,他在香港文化博物館舉行大型作品展,同時推出自傳《舉頭望明月》,在兩岸三地舉辦講座,為不同年齡層的讀者帶來正能量,連帶他自己也變得充滿正能量。

今年四月,他覺得是時候落葉歸根,決定回港置業,「恰巧朋友邀請我到她家晚飯,她覺得我會喜歡她居住的屋苑,我卻看中與她家毗鄰的低密度五層高房子,入伙三年多,甚少放盤,沒想到地產代理認識一位業主,對方有一單位是有租客的,不能睇樓,還聲明不能講價,我說不要緊,我看圖則便可。」他只是看室內間隔能否改動,因為他打算把它夷平,重建;一看沒有問題,即時付訂金,七月收樓,裝修了四個月。

健康新生活

他買車代步,「都不認得路了,好像重新認識香港。香港其實很美,數十年來,它給了我無數機會,遇到不少精采人物與好拍檔;最多人疼我的地方,就是香港,我是懷着感恩的心回來的。梅艷芳也一直希望我回來,現在這樣,對我和她來說都是完美的句號,我會永遠珍惜與她的緣份。聖誕過後,我會去看看『將來的居所』,買了十一年也沒看過。」原來在阿梅剛去世時,他到大嶼山寶蓮寺拜祭她,在她靈位附近買了一個位,「你猜我為什麼挑選那位置?因為我死後一定沒有人拜祭,那位置前面有個化寶盆,別人拜祭先人,我也可以分到一些吧……」

雖然這「笑話」聽上去感覺有點蒼涼,但看得出此刻的劉培基是開朗的,「搬進來幾天,已經覺得整個人不同了。我向來都是凌晨三點半才睡,現在決定要過健康新生活,提早至一點半睡,第一晚已經成功,睡到翌日中午十二點才醒來,精神飽滿;以前吃了藥也只能睡七個鐘頭。我告訴醫生,他說那是因為我整個人放鬆了;我說可以戒藥,他說我吃藥超過十年,不能一下子戒掉,但已開始減藥。」

今年初,他曾說:「過去的都過去了。十年來,我領悟了很多,覺得是時候放下,重新出發,做一個開心人;多見朋友,少見醫生。」他是個意志力極強的人,言出必行,他做到了。●

許志安 鄭秀文 黃心穎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icons/bka256x256.i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