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三陪先生的晚上

娛樂123
2014.12.20
2198

這一個晚上,我是名副其實的三陪先生。

序幕,始於德高望重的畫家,顧嘉瀰姐姐(顧媚本名),訪港三周,與她相交五十四載的國際影后約瑟芬張正甫夫人,溫馨提示我這個亮弟,做東於聖誕前組織飯局共聚。我心還迎欲拒,皆因亮姐(張夫人原名單字為「亮」,藝名「芳芳」)但凡宴客,籌劃數周,名菜款客,每道皆襲自摯友私房秘譜,我等行行企企食飯幾味的粗人,焉能負此重任。奈何亮姐有生命中難以承受的隱衷,皆因其欠下飯債之多,所有親朋從去年至今,日日輪候到張府品宴,等到頸長。為今之計,移廚就磡,就在我家擧行,蕭冠甘戴,也就瞞天過海,天下太平。難得的是,為保亮姐清譽,還保送操刀之萬能廚娘到會。

一四年十二月十六日晚上七時,大門一開,買二送一,亮姐不肯披露之神秘嘉賓,是為兩位大姐的後輩,但也橫跨兩個世紀歌齡三十載長駐天后站的林憶蓮大小姐。相信Sandy另一屹立的寶座,動上一個深宵,也難向兩位大姐剖析,小姐也是同志們永恆榜首第一位的gay icon。

上文並無廢話,只諳數年近代史的學生們,可翻去另一頁。

這個分佔藝術人生各區的組合,節奏緊湊,顧媚與憶蓮,隔代歌后,惺惺惜惺惺,高帽互送至身高兩米。亮姐芳芳闖入廚間,迅即解除作客身份,變回主人,糾正所有上菜次序,撲出撲入。

芳芳顧媚的緣份

芳:顧媚姐的《相思河畔》、《不了情》,是金曲中的金曲。

甘:憶蓮去年的《蓋亞》也很大突破,也被音樂界譽為金曲中的金曲。

憶:那你們兩位當年是怎樣開始認識的?

顧:在一九六○年我們一起在台灣拍《青城十九俠》。

芳:我十二歲,不大不小,無人理會我,只有她肯陪我玩。

顧:我給導演罵,無人申訴,就去找芳芳的媽媽訴苦。

芳:我就有話,都只得這個姐姐肯聽這小孩在說什麼。

憶:但你們在片場可以玩什麼?

顧:那時人們是很單純的,什麼都可以玩上大半天。

芳:你看我們這張在她早幾年出版的回憶錄,有我們在玩的照片。

顧:玩十八猜,准你問十八個問題,去猜一個人的名字。

甘:真的單純得很厲害(三陪先生有責任搗亂氣氛),男人老狗也玩嗎?

芳:也玩別的,我第一次見到有老婆的男人,跟別的女人在一起。

甘:我就是看了這本書,接着在香港電台電視節目《數風流人物》訪問顧媚姐姐。

芳:這本自傳之所以叫《從破曉到黃昏》,因為她從憂患成長,終於享受到今日璀璨的黃昏。我這幾年都未見過黃昏了,睡的時候已是破曉,醒來的時候,都見不到黃昏……哈哈……

憶蓮扯頭纜成事

顧:我老是說要畫一張畫給她,她不肯接受。

芳:你的作品交給蘇富比、佳士得,動輒拍賣幾百萬。

顧:我畫一張細小的給你,不就可以嗎?那頂多只可賣二三十萬,你可以用來籌款。

芳:那我據為己有掛在家裏好了,我家很多摩登垃圾,沒空間騰出來掛你整幅牆的巨作。

顧:我是在加拿大電腦桌上,看到憶蓮你們幾位為芳芳護苗籌款的音樂會。芳芳你還在台上向她們跪拜。

憶:那是女生團結音樂節,張惠妹、那英、蔡健雅,她們也盡了很多力。

芳:這段我猜不到你們在說什麼?

甘:讓我來。(於是我這個人肉即時詮釋把顧媚整段說話連環圖般五官手腳共用一次,包括跪拜)

芳:憶蓮她扯頭纜才成事,我真是要拜她們的。

憶:顧媚姐你在溫哥華作畫時,會一面聽音樂嗎?

顧:我一定要,不可能沒有,不管是什麼歌曲音樂。

憶:那就已經進入創作的狀態。

顧:你的歌曲我也有聽呀,你是我喜歡的歌手,原因很簡單,你的特色是很自然。

(前輩直爽由衷,不說應酬話,憶蓮笑得眼睛成一線,她的商標。我心想亮姐芳芳也不賴,從來都樂意在電影電視讓別人代唱,但她也有金曲中的金曲,幾歲大演《苦兒流浪記》唱主題曲《媽媽好》,流傳半個世紀,人人每逢過時過節念親恩,大派用場,十分耐用。)

被傅聰點名是光榮

芳:她的語言天分很高,去泰國拍戲,人家要她親自講泰語現場收音,一個月就什麼都會講。

顧:我還很快學會用泰語罵人呢。

甘:芳芳告訴我,她少時拍歌舞片拍到身水身汗,人人收工時都累到要死,她還問人家男孩子去不去跳舞。

芳:所以做夢也想不到,嫁一個老公,竟然是從來不跳舞的。(逗得憶蓮繼續不能張開眼睛)

憶:你到現在還是反應那麼快,那些男孩沒有你這種wit,怎可能跟得上你,追求到你。

顧:我還記得傅聰(今年八十歲的中國鋼琴大師),是公開追求你的,當年非常哄動。

芳:才不是呢,所有他點名的女孩子,都覺得是種光榮,哪會去否認。你們想想,當他定眼瞪着你說,「我望着你,你的後面就是整個世界。」哪個女子聽了會不暈過去?

(接踵的笑聲是屬於四個人的,三個年紀較大的都必然以交換保健資訊填補所有空間,憶蓮指日可待。但她除了拿來拿破崙蛋糕,還帶來文雲子的來年運程推算相贈,有亮姐亮弟就同場加映喜情節,亮姐把書內附送五款的「催運卡」散落一地,顧媚姐跟她都放棄尋回那張「催桃花」的)

甘:你不催,我會留起來,等Clarence張正甫從柬埔寨旅行回來,就交給他催桃花運。

芳:那我到時自己也會去加追的了。

憶:芳芳姐和顧媚姐就經常要用記事簿把想說的話寫出來,你跟她為何用手語就溝通到?

甘:她懂讀脣語,但我的嘴太細,沒有口形。我亂做手勢,她都收到我想說什麼。

芳:你在說我什麼?

甘:搞氣氛,氣氛的手語怎麼做?

芳:你剛才做的是金剛猩猩搥心口,唔……氣氛,讓我構想一下。

顧:有些話我真的要寫下來,你們不要看,我是想告訴她,這可能是最後一次見面。

甘:姐姐你破壞氣氛。

憶:不要寫嘛,不要這樣說嘛。

(結局篇加演傷感情節,芳芳處變不驚,看後默默蓋上賢姐的手稿)

芳:下一次又見,又這樣說,次次見都這樣說下去,你說好嗎?

細心的憶蓮,情願不沾白酒,親自驅車送前輩小雲雀姐姐回家。

一口動聽普通話的張二小姐雅琹,親自把笑瞇瞇的母親接回家去。

破曉時分,三陪先生亮弟收到亮姐的電郵:「照片記印了這個難忘的約會,讓人幸福滿滿的聚會………我一直high到現在……●

蔡一智 黃心穎 許志安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icons/bka256x256.i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