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祝紫嫣向關錦鵬自薦合作 吳慷仁演癮君子爭金像獎男配|吳慷仁祝紫嫣專訪

本地
2024.04.05
撰文:溫敏芝攝影:鍾漢平
吳慷仁拍攝由祝紫嫣執導的電影《但願人長久》,二人雙雙在金像獎獲得提名。
吳慷仁拍攝由祝紫嫣執導的電影《但願人長久》,二人雙雙在金像獎獲得提名。

去年憑電影《富都青年》首奪金馬影帝的吳慷仁,今年殺入香港金像獎,今次憑電影《但願人長久》獲提名「最佳男配角」,導演祝紫嫣則入圍新晉導演。吳慷仁在戲中飾演吸毒爸爸,由40歲演至60歲,為角色要減肥、學廣東話和湖南話,在旺角街頭學習老伯伯的舉止神態。吳慷仁說,首次參與金像獎非常開心,屆時一定會跟香港明星打卡集郵。

吳慷仁入行十七年,屢獲演藝獎項,09年參演台劇《下一站,幸福》令他知名度大開,13年以《愛在旭日升起時》獲得亞洲電視大獎「最佳男主角」,其後分別憑《麻醉風暴》及《一把青》奪得金鐘獎「男配角」及「男主角」獎。16年首奪金鐘視帝時,他的得獎感言獲網民讚爆,當時一句「也許我們不是最有天分的,但是,我們總是可以當最努力的那一個。」迅即成為金句。

祝紫嫣期望演員提名多過自己 吳慷仁踏入下階段改變演法|吳慷仁祝紫嫣專訪

17年他主演的電影《白議:慾望謎網》獲台北電影節「最佳男主角」外,去年再憑《富都青年》首奪金馬獎影帝,打敗近期大熱《周處除三害》的阮經天。榮升金馬影帝後,有否多了一份壓力?吳慷仁坦言不會,「其實都沒有改變,跟之前的差不多。」

即將舉行的香港電影金像獎頒獎禮,吳慷仁憑《但願人長久》獲提名「最佳男配角」,他卻笑說:「沒有信心,但可以來香港的金像獎非常開心,第一次嘛,每個人的一生,第一次是最重要,金像獎是以前看電視、看新聞和看報紙才看得見。一個不是香港人來到金像獎,對我來說是很好的鼓勵,我心裏面一定會記住今次所有東西;拿不拿獎不是最重要,因為一定會看到很多香港明星和香港演員,上次我出席亞洲電影大獎,我看到幾位香港演員,其實我都認識他們,但為甚麼我不跟他們打招呼?可能因為太多人,那時梁朝偉先生在我旁邊,我們聊天很開心,但坐在我前面有林家棟先生,那時我很想跟他打招呼,但感覺不好意思,怎知一轉頭,他就走了,所以今次再看到其他香港演員,我一定會跟他們打招呼,會跟他們說,我喜歡他們。」

新片又導又演的祝紫嫣,對提名金像獎「新晉導演」抱平常心,「作為導演看見演員有提名,比起自己提名更開心,好像去年謝咏欣在金馬獎奪得『最佳新演員』,慷仁當時在後台等她,大家都很開心,感覺像一家人。」慷仁即笑說:「我覺得我戲中,六個不同年代的女兒都很厲害,她們私底下聚在一起真的很吵,但她們拍戲時,就覺得她們完全不一樣。至於導演都要讚一下,她在我心中已經獲獎。我一直喜歡跟新導演合作,以前亦拍過很多,我不怕拍完後會不好看,不好看不要緊,新導演有時會有一個新的觀點,我很喜歡,好像她(祝紫嫣)今次會清楚給演員方向去演,所以我叫她繼續寫劇本、繼續拍戲。」

學老伯伯走路姿態

吳慷仁在《但願人長久》中飾演經常進出監獄的吸毒爸爸,與一對湖南女兒移民到香港生活,首次演癮君子的他,坦言是個挑戰,「我現在42歲,演差不多40歲的角色,可能沒有太大問題,但演50歲、60歲真的沒試過。我記得開拍後,要拍1997、2007年及2017年,我都沒有跟導演說,其實我心裏很緊張的,因為不知道如何去演繹一個60歲的男生。我可以改變的是減肥,看起來瘦一點,很滄桑和有些皺紋。」最後他將體重減至54公斤,希望做到形神俱似。

導演祝紫嫣說第一次見吳慷仁,感覺他是個陽光大男孩,一個很帥氣的小生,之後見他拍《富都青年》已經消瘦了很多,而今次他更狠心地讓陽光直接曬進皮膚,刻意營造很多皺紋和黝黑的皮膚,原以為他已經瘦到盡頭,誰知道有段時間因有人感染肺炎,要停機10天,再開機時,吳慷仁又再「縮水」了,「這個人就是鎂光燈下的大明星吳慷仁?我看到他離開的時候,真的像一個深水埗公園的伯伯,很滄桑;他的背影令我想起我的父親,行動有點蹣跚。」吳慷仁曾被稱讚連背影都會演戲,導演祝紫嫣親證,「是真的!」

為投入角色,吳慷仁特別在香港街頭學習老伯伯的行動姿態,他說:「有一次我在旺角看見一個老人家坐地鐵,我覺得他的樣子,跟我有點相似,比我矮一點,我覺得他很特別,然後我跟着他下車,跟蹤他,看他走路姿勢,其實我都不知道他去了哪裏,他在路邊吸煙和坐下來,好像不是回家,我就學習他走路姿態。」

新導演半自傳故事

今次是祝紫嫣的半自傳故事,當中有些內容是為推進劇本而創作,「我記得剛從湖南來港時,我是戲中妹妹的年紀,初時會不習慣麥當勞薯條茄汁的味道,到我習慣這味道時,我就覺得自己漸漸成為香港人。當我懂得用廣東話跟同學溝通後,會發覺結識朋友不難,可能小朋友是比較純真,沒有所謂的歧視或不歧視。」

作為新晉導演,今次自編自導自演,她說拍攝時算輕鬆,因為她是編、導分開的,寫完故事才執導。新片由關錦鵬和李駿碩監製,她說自己是向阿關「敲門」自薦的,「我致電他,介紹自己和給他劇本。作為一個新導演,我未贏比賽前(曾經憑自編自導自演的短片《凪》奪得ifva金獎)是nobody,他都願意做我的監製,甚至這次我的攝影師也是新人,但他對大家亦一視同仁。他沒有架子,我覺得很大關係是他本身是副導演出身,他知道怎樣令演員和其他人放鬆,願意跟每個人接觸。」

吳慷仁則跟關錦鵬早有淵源,「我十七年前就認識他,當時拍攝他監製的電影《渺渺》,那時沒真正跟他聊天,只知道這個人是電影監製,我去試鏡時見到阿關,也不知道他是誰,但他卻跟導演說,找我這個男仔試一試,原來監製是這樣的。十六年之後,我沒想過我會做演員這麼長時間,很開心來香港拍戲再看到他。」今次再合作,他覺得阿關是一個大哥哥,「很有分量,但沒有架子,好像朋友感覺。」

今年42歲的吳慷仁,他說演戲演了十六年,下一個階段來了會有所不同,「以前演戲,可能會情緒多些,因為年輕會比較有力,下一個階段會慢慢收回,可能自己年紀大了,會開始演爸爸的角色,會再感受演員的節奏。」

聲夢傳奇 星級企業大獎2020 陳卓賢
人氣 TRENDING
王力宏 梅艷芳 李靚蕾 姜濤 MIRROR ERROR 張家朗 香港小姐 聲夢傳奇 炎明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