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推劇得罪唔少人 林保怡不演的演技│林保怡專訪

本地
2024.04.05
撰文:Kelly攝影:鍾漢平

2c255942-7b7f-44d5-9cf2-e72520f46b00
林保怡憑電影《白日之下》首度提名「第四十二屆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男主角,在戲中飾演殘疾院舍院長章劍華,無論造型及演技,均備受觀眾讚賞;入行三十多年的他表示自己從未受過戲劇訓練,都是靠觀察及憑直覺去演,近年他覺得遇上演技上的樽頸位,覺得與其是演戲,不如不要演,大膽改掉以往的演技方法,他也不干涉對手演法,深信一句「Be Water my friend」,對手怎來,他便怎去!

拍戲唔打天才波 林保怡堅持做自己│林保怡專訪

林保怡在○四年憑無綫劇集《金枝慾孽》登上視帝寶座,此劇更令他紅遍大江南北,一○年再憑《掌上明珠》獲得亞洲視帝,演技早已獲肯定;其實他曾經是鼓手,初入行時擔任唱片公司的製作統籌,直到八七年獲葉德嫻賞識介紹,才真正入行成為歌手,可惜發展未如人意,再轉戰電影圈做演員,「其實我很慶幸,我由入行到現在都很堅持自己,喜歡做甚麼就去做甚麼,不過這個性格唱歌就很大件事,為甚麼呢?就是你喜歡唱甚麼歌,不代表唱片公司肯跟你出的嘛,當時出了三隻CD之後,我想唱自己的歌,但唱片公司要我唱一些比較覺得賣錢的歌,我覺得那些歌不是很適合我,所以我就不肯唱,不肯唱就沒有碟出了,我覺得都要看你怎樣選擇,但我就選擇了要堅持自己唱自己喜歡的歌。」

林保怡坦言從沒有接受過戲劇訓練,當初拍戲純粹是為生活,第一齣電影,是拍吳宇森的《辣手神探》,他第一次見吳導演,吳導客客氣氣問他介不介意做那個在戲中死得很早的角色,「那時我是歌星,根本沒甚麼拍戲紀錄,我簡直是毫不猶豫答應,那個角色死得很早,不過很轟烈,那是很難忘的一個拍戲的經驗。」他說自己不知道如何入了吳導眼,但看到在導演的辦公室中,貼了他的唱片封面,或者可能是唱片封面的造型吸引到他。

「當時又有機會嘗試去演其他戲,我先拍了一大輪電影,大家千萬不要再看那些電影,因為當時要謀生,如果你不拍的話,那存摺是不會有光的,你會很擔心(生活),那時候又很好運,一個月之後又有電影找你,然後就一直維持着生計,當時是那種不懂跟大家說的辛酸,你會擔心下一個月『死了,沒錢了,怎樣呢?』然後我殺了一輪電影,那輪電影是甚麼都拍,當然除了賺錢糊口之外,希望可以做到些事或拍到些好的角色,但是沒有,當時是沒得選擇,除了三級四級不拍之外,甚麼都拍,希望賺到些積蓄,可以安心使到一年半載,這是那時唯一希望,我其實一直以來都沒受過任何演戲訓練,都是憑直覺,我覺得我在每一套戲,就算不是那麼好的電影中,我都學到一些東西落袋,然後又有一段時間電影開始不行,我就入了電視台,電視台更加遇到很多很好的前輩又肯教,所以又袋了很多錢落自己袋,可能你們會看到我的演法跟其他人有點不同,因為我喜歡觀察。」

拍戲多年,林保怡有自己堅守的工作態度,他不會干涉對手如何演,但事前會跟對手溝通,希望演出會令觀眾覺得合情合理,他在《白日之下》飾演院長章劍華,要性侵院友梁雍婷,他覺得不可能一來就性侵,總有一個過程,所以加了一場為對方撩耳的戲,目的就是令對方信任自己,將這件事變得更合情理,「我去拍戲第一是不要遲到,如果我遲到一定是有問題出現,盡量做好功課才埋位,譬如在《白日之下》事前一定要做好資料搜集,你才可以做這個角色,你不可以打天才波;在現場會遇到很多不同對手,其實我是比較喜歡跟一些有創意的演員合作,我不會干涉他們做戲,我不會要求他們遷就我的戲去做,反而我覺得都是那一句『 Be water my friend』,他怎來我怎去,但最主要一個目的就是大家都要知道那一場戲的主旨在哪?要表達那件事是甚麼?再跟對方溝通,好似跟梁雍婷那樣,會跟她溝通我們應該怎去做,我提出一個方法,不如我們試試撩耳,她覺得舒服,而導演又覺得這也對,又合邏輯,那就去做,大家是配合,我覺得是公平,新人也好,前輩也好,我覺得大家都有大家的創意,所以我們不應該抹殺其他人的創意,我覺得應該是配合和分享。」

林保怡近年將重心轉移至電影方面,他在《毒舌大狀》作特別客串演出,戲分不多,不過在黃子華迷惘時,提醒他回歸初心,在最後一場開庭審訊中,是最後一個到場聽審的人,不少人都覺得他的角色就像劇中的一句對白,「公義遲到,但永遠不會缺席」;在電視圈永遠是男一的他,是甚麼吸引他去客串演出?「去到電影可能會有幾日戲或十幾日戲,拍《毒舌大狀》時還是疫情,雖然錢不是多,但有工開最重要,因為疫情坐在家裏坐了很久,我無所謂,一兩日戲都無所謂,我很記得那時在電視劇《大時代》,松哥(劉松仁)的戲不多,但好出,我覺得只要你把握到那幾日,有時好過你做一個月,當然在電影你一定要有票房,一定要有賣埠,人家會buy你,老闆才肯投資,我覺得應該要更努力,所以我不太介意。」

在電影電視演了三十多年戲,當然遇過樽頸位,不過他有另外一番體會,「拍完《天與地》離開TVB,我在大陸有一段時間周圍去周圍拍,領會了很多,電影也好,電視劇也好,其實那個樽頸位不是有甚麼問題出現,而是我覺得自己的演法要改一改,改一改不要再『演』,自己試驗做個實驗,如果這部我不演戲會怎樣?出來的效果又幾好,但有時會有些導演要求你演,你便演,《瑪嘉烈大衛》是很不演的,完全不演戲,因為他們沒有成本,經常擺定部機在這兒,這樣才難演,擺定部機,你就是框框裏的演員,有甚麼可以吸引觀眾呢。」

林保怡在電視劇輝煌時期,拍過不少經典劇集《壹號皇庭》、《金枝慾孽》及《天與地》等,對於有報道指他投資物業從未損手,身家豐厚,他就覺得太誇張,「別說財富,因為有人吹到我不知有幾十億,真厲害,有幾十億我就不做,老實說我覺得演戲不是你有多少錢,是我現在的角色是否吸引和有沒有戲做,有沒有空間讓你去演,這很重要,但之前要有個劇本,有個比較合情理合邏輯而又吸引的劇本,跟住就是團隊,團隊包括導演及對手,如果幾樣有齊,天時地利都有,真的要看拍時的人和,如果人和好的話,我覺得命中機會就很大,其實之前在大台也是,我通常入去都中,甚至是神劇,其實我有推劇的,所以我在大台有時都會開罪一些朋友,但我不是有心,因為我沒有把握拍這部劇時,你強行讓我拍,我怕去不到三十幾四十點(收視),所以我覺得累了街坊不如推了它,我估我是不乖不合作那群,那時(無綫)有幾黨,我舉手,我幾黨都不是,我很怕這些,我生活很簡單,會突然想去食碗雲吞麵,我喜歡去街市,我很享受。」首次被提名金像獎最佳男主角,硬撼梁朝偉《金手指》及黃子華《毒舌大狀》,林保怡表示是有信心,但又平常心。

聲夢傳奇 陳卓賢 MIRROR
人氣 TRENDING
王力宏 梅艷芳 李靚蕾 姜濤 MIRROR ERROR 張家朗 香港小姐 聲夢傳奇 炎明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