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投考演藝失敗 遇上恩師智叔 梁雍婷:要對得起是他的學生|封面故事

本地
2024.05.10
撰文:溫敏芝攝影:鍾漢平
梁雍婷感激恩師廖啟智的鼓勵,她會努力做個好演員,不會損壞他的名字。
梁雍婷感激恩師廖啟智的鼓勵,她會努力做個好演員。

梁雍婷(Rachel)憑電影《白日之下》獲得「香港電影金像獎」及「亞洲電影大獎」最佳女配角,演技備受肯定,她在金像獎台上不忘多謝恩師廖啟智(智叔),對方給予她很多鼓勵和支持。Rachel是個目標清晰,於十六歲時已決心做演員,她喜歡表演,是因為叔叔任職模特兒公司,她三歲已開始拍雜誌和廣告,又去學跳舞,發覺原來喜歡表演這粒種子,在她小時候已埋藏在心裏。

中學畢業後,梁雍婷曾兩次投考演藝學院失敗,她未有放棄演員夢,繼而報讀浸大電影學院,因而遇上她演戲的啟蒙老師廖啟智(智叔),讓她開拓演員之路,「他很錫每一個學生,我和他的緣份是當時拍港台單元劇,我飾演未婚媽媽,很榮幸第一次拍攝已面對很厲害的對手,廖啟智老師飾演我爸爸,龐秋雁老師演媽媽,那時很大壓力,但我感激有那次機會,當我感受過拍攝的壓力後,到之後試鏡《藍天白雲》,我沒有再害怕。」

廖啟智早餐的考驗 梁雍婷:教識做演員要夠韌性|封面故事

Rachel在金像獎台上亦不忘感謝智叔的教導,「我考不到演藝學院,是自己技不如人,才會失敗。我記得當時去面試房很害怕,你會見到每個人都很有準備,知道自己要做甚麼,不過同時間就是告訴我『世上千里馬,何止千萬匹』,你是要更加準備得好,人家才會選你入讀,是一種推動。原來做演員,不是一件那麼輕易的事,是需要很多的預備。我覺得那次是難能可貴的經驗,不過兩次的失敗沒有令我氣餒,因為我是那種愈挫愈強的人,愈失敗我就愈想繼續嘗試。我是一個不怕失敗的人,雖然失敗會不開心 ,但同時我亦能夠享受失敗的滋味,我經常覺得人生不會那麼順風順水,失敗也是一件很美麗的事情。」

處女作《藍天白雲》中,Rachel飾演殺人犯Connie已嶄露頭角,但當時電影卻等了五年才上映,「當時廖啟智老師會給我鼓勵,他令我明白做演員的韌性是要怎樣。我好記得有一天他叫我回校做分享,那時我剛拍完《藍天白雲》,凌晨五時收工,然後七時要回到學校,我跟智叔吃早餐時,他問我點好食物未?因為那時我拍《藍》片,角色是心漏病,我要減肥減到很瘦,我說不用了,我要減肥,然後他不停跟我說,你剛剛開完通宵,當然要吃東西,但我說真的不用了,誰知道完成分享後,智叔跟我說『梁雍婷,好彩你剛才沒吃東西,我是想看看你會否忍不住,做一個演員的韌性是要這樣堅持』,他希望我好好記住這種堅持,因為我們經常覺得做演員需要自律,是不能懶惰的職業,當然那次我可以吃一份三文治,吃了又不會肥很多,但問題是,我永遠過不了自己的心理關口,其實你總有機會可以做好一點,不止演戲,是自我要求的標準,可以再提高一點。」

是個愈挫愈強的人

《藍》片等了五年,到二O一八年才上映,她完全不覺煎熬。Rachel回想起來,那五年做了很多不同的兼職,去了很多不同的地方試鏡,收穫亦很多,「可能別人會定義為比較低潮的時候,我是一個會諗『正呀』,那時候我早上去試鏡、下午做兼職;晚上再去試鏡,然後再去酒吧做兼職,凌晨四、五時才睡覺,我很享受這個生活,我覺得很充實,我會覺得自己是朝着想做一個演員的目標進發,完全不算是低潮。我沒有經歷過一個低潮期,可能我看自己事業條路,不是一條直線向上,而是我覺得有每一個很小的點,你只要每一天做好每一個小點,那就可以了,而不是抱怨『哎吔,死喇!』我條線現在是向下走,應該好好完結每天的圓圈點點,然後再過下一天。」Rachel性格樂觀,問她有否試過沒有工開的日子?「不是呀,我經常都冇嘢做,問題是當你冇嘢做時,你怎樣利用自己的私人時間去吸收一些養分,希望自己下次有工作的時候投放下去。我覺得不需要太悲觀,我經常覺得演員,除了要好好生活外,如果你每天都要這樣工作,而沒辦法生活的,那你演戲的養分又在哪裏呢?應該每天充實自己。」

感激遇上恩師智叔

Rachel曾經收過智叔的心意咭,至今仍會拿出來細味,「智叔真的很錫每一個同學,記得畢業後,第一次回學校,智叔會因應每個同學的特質,寫一些鼓勵說話給大家。他經常寫給我的是『好好堅持,繼續努力,要有很好的生活』,現在我也保存着。智叔很喜歡舞台劇《相約星期二》劇本,因為那個不單是講及教授和學生關係的一本書,我間中亦會拿出來看,回想他教過我的東西,作為一個演員需要甚麼特質才可以繼續朝着好的方向邁進。現在他離開了,當然難過,但沒辦法,因為我知道他的家人會更難過,我們是他的學生,要做一個好的演員,對得起是他的學生,不要損壞他的名字。」當時處女作已獲導演會頒發最佳新演員,當時是否打了一支強心針?Rachel說:「不會的,我經常覺得作為一個演員,每一個角色所得的獎項,並不是演員自己有多厲害,而是整個團隊,機緣巧合的一個緣份,令我能夠拿到這個獎。」

問梁雍婷,到底自己是一個怎樣的人?她哈哈笑說:「當然不是殺人犯Connie,你會看見我工作時很認真,只不過現在的觀眾,只能透過日常的東西去認識我,例如亞洲電影大獎,我有機會以一個梁雍婷的身份上台,但我弄跌了咪高峯,我也不想的;例如金像獎,原來我坐得太久,我的腳運行不了,就很容易會卡住,然後阿簡(導演簡君晉)看見,他本身很感動的,但又要叫住我『喂喂,你小心啊!』所以我是有點論盡。我也是一個素食者,很喜歡小動物,支持領養和爭取兩性平等的一個女人。我是一個目標清晰,很直接,不會轉彎抹角的人,例如拍拖,過往的感情就是,只要我感受到自己愛上對方,我就會說我鍾意你,不如我們一起吧!我是一個這樣的人。」

Rachel的圈外男友是中學同學,兩人相識多年,但拍拖只有五、六年,「他是極度支持我演戲的人,是超級明白我的職業,因為我們從小已經認識,我唸中學時,是個每天都想表現自己的人,又會跳舞,所以他知道表演是我很喜歡的職業。」雖然家人都支持入行,但起初也會擔心做演員收入不穩,或者在家人眼中,做演員需要很長時間才得到一些成就,感覺好像不太好,「是的,你的路可能不會走得很順暢,但我是那些愈挫愈強,嚟啦,我就是鍾意行充滿荊棘路的一個女仔!」

陳卓賢 MIRROR 星級企業大獎2020
人氣 TRENDING
王力宏 梅艷芳 李靚蕾 姜濤 MIRROR ERROR 張家朗 香港小姐 聲夢傳奇 炎明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