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從替身走到幕前 「四仔」張文傑:我好勝|張文傑專訪

本地
2024.05.31
撰文:溫敏芝攝影:洪志富
張文傑憑電影《九龍城寨之圍城》的「四仔」一角人氣急升。
張文傑憑電影《九龍城寨之圍城》的「四仔」一角人氣急升。

全城熱話的動作電影《九龍城寨之圍城》,票房在本周已破八千萬,攀升至香港華語電影總票房第二位,連帶戲中演員也人氣急升,飾演能醫能打的「四仔」張文傑(German)有「港版反町隆史」之稱,二○○一年入行由幕後替身做起,默默耕耘廿三年,終於憑「四仔」彈起。
German是楊朌盼契仔、也是張家輝堂弟,當初由幕後走上演員之路,自言好勝的他也不禁嘆息:「很難!」

入行23年 城寨「四仔」一角彈起 張文傑因好勝由幕後轉做演員|張文傑專訪


張文傑在《九龍城寨之圍城》中飾演住在城寨裏的中醫師「四仔」,經常帶住面罩遮蓋臉上的疤痕,他是「城寨四少」林峯、劉俊謙與胡子彤中,最打得的一個,戲中表現亮眼。現實中,German外形也不輸蝕,除一身結實肌肉外,功夫根底紮實,打得又睇得。
《九》片票房大收,連康城影展也走了一趟紅地毯,German坦言真的意想不到,「我們一開始拍攝時,真的沒想過會有甚麼反應,大家只是想做好部戲,出來的反應大家都很愕然。我和導演、演員都經常說,究竟我們拍了一部甚麼電影?為甚麼會這樣?我到今天仍在問自己。這個團隊太美好,拍到最後一日是不捨得和他們分開,很想繼續合作下去。」


在康城觀賞場放映後,全場觀眾站立鼓掌十分鐘,German坦言那刻十分感動,「完全感受到觀眾很喜歡部戲,觀眾的歡呼,跟我們say hi和加油。他們說很久沒看過一套這樣的港產片,你們終於回來了!這是一個很大的鼓舞。」當時康城的大會鏡頭捕捉到German熱淚盈眶一幕,事後被網民瘋傳讚型男,他說:「是的,所以我立刻忍住,不要再哭,我太容易哭了,那一刻想起甚麼?因為大家都拍得很辛苦,台前幕後都很用心去拍,能夠讓人見證到,是最感動的地方。」隨着宣傳期,他說「城寨四少」的兄弟情亦有增無減。

契媽楊盼盼指導運用鏡頭
German在成功背後,一直默默付出。自幼受父親張孝慈影響,三歲開始接觸武術,大約七、八歲才正式學功夫,一開始是學中國武術,之後他跟爸爸學習體操和雜耍,亦通曉搏擊、泰拳、跆拳道、詠春、南拳和洪拳等武術。「我細個鍾意郁動,但其實偏向安靜,很少說話,爸爸叫我去學功夫就去,冇諗過是否喜歡。」

+4

German的爸爸和伯父張存,當年是TVB的動作指導,主要負責舞台表演,「以前郭富城演唱會,舞台彈起來和變動,都是他們去諗,『東華三院』籌款的踩雞蛋、踩鋼線,也是他們構思。我小時候是吸收這些知識長大,我細個經常在TVB走來走去,爸爸經常跟我說,郭富城以前常常抱住你在整個TVB四處跑。今次我和城城在《九》沒有同場,但其實早前我們合作過電影《內幕》,當時我跟小美姐和城城傾偈時提起,城城也說『我和你爸爸好friend喎。』之後他們在片場跟爸爸FaceTime,見他們傾得很開心。」
他說十六歲前跟屋企人到各地做表演,沒酬勞,但爸爸叫到,難道不做嗎?直至十六歲第一次做舞台和雜耍表演,才獲得薪酬,「咦!我發覺賺錢都幾容易,不如繼續賺錢,這件事很有型,表演又有人拍手。」楊盼盼是他的契媽,當年帶他入行接觸電影,「因為以前盼盼姐是藝人,爸爸和伯父做《東華》演出,會幫她訓練做表演,那時候他們已很熟絡,我出生時已認了我做契仔。」○一年,他開始投入電視及電影幕後工作,負責特技和演員替身等,契媽亦會在動作上指導他運用鏡頭,作為武師、替身,要用甚麼心態去處理這些動作。

+7

他經常說自己很幸運,入行後夥拍的都是好功夫之人,像樊少皇、張晉及楊盼盼等全部真的打得又演得,「我是跟住他們出來,我會知道作為一個動作演員魅力在哪裏,應該怎樣去演繹那些打鬥。以前有套電影《殭屍王》,我飾演一隻蒙臉殭屍王,穿上很重盔甲跟樊少皇對打,他的腳速是快到我跟不到,還要被他狂打,這個人黐線的,當時我想『唔得!我隻腳一定要比他快』,然後扚起心肝回家練習,練到腳速很快,功夫根底是這樣迫回來的。」

這條路行得很艱難
替身年代,拍跳樓戲拍二樓被踢中跌落地,也習以為常,幸好沒受過很嚴重的傷,沒有斷手斷腳,但脫臼、扭傷和縫針經常發生,「我曾經去過雲頂做表演,下午總綵排時,我有一個動作,會用威也拉高十至二十呎,然後做一個反應,再跌落地下軟墊,可能拉威也的時間夾得不好,我直接跌在地上,當刻暈了幾秒起返身,我記得最後的動作是起身、鞠躬,然後完結,我仲繼續做緊,但原來我下巴已爆開了,好像有兩個口,不停流血,之後縫了十七針,包到豬頭咁;晚上我繼續回去表演,表演完了,司儀跟觀眾說,今日下午有特技人意外受傷,現在都如常做了這個表演,然後全場起身拍手,其實是很感動的。我經常說,作為表演者,就是想用全力去做一個很好的表演給觀眾看,希望大家看得開心和欣賞,這些掌聲、這些多謝和滿足感,我們是最想得到的。」

做特技人和替身,默默無名,German感到不是味兒,加上好勝,在○九年決心由幕後轉型做演員,「以前細個可能好勝,有時會覺得我都做到啦!為甚麼要幫其他人做,又沒有人認識我,做完周身傷,又沒得到認同,但威的是那個演員,以前是有這個心態,我想告訴別人,這個是我來的;但當嘗試接觸演員位置後,慢慢發覺以前的想法有點錯,因為武師和替身是一個很專業的崗位,如果這個行業沒有這些特技人,那就拍不到戲,冇可能所有演員自己做晒,我慢慢發覺要欣賞這個行業、替身和武師,要尊敬返這件事。」
選擇做演員,German說這條路行得很艱難,「在這個行業,大家認識的我是一個武師、替身、功夫佬。做演員後,導演、副導演經常跟我說『這套戲沒有動作的,不適合你。』但我會諗,不止想拍打戲,我是想做演員,文戲、搞笑都可以,但以前不會有這個機會,因為被定型是打的,所以有段時間都幾唔開心。」
他說氣餒一定有,相信每個演員都經過氣餒這種經歷,但怎樣調整心態、怎樣堅持行下去,才是重中之重,他自己就決定要跟人鬥,不是郁手郁腳,是在心裏鬥,「你這次不用我,我會再努力一點,我要你下次用到我,是覺得值得,用我是啱嘅,反而我用這個心態就會繼續進步,證明俾人睇我係得嘅,用我係啱嘅!」

+4

等待就是儲備自己
現在German也會用過來人身份,鼓勵新一代想入行的後輩,唔好諗,愈諗愈頹,千萬不要放棄,「無論想做幕後或幕前也好,一定有很多負面情緒,這一行太難捱了。我經常鼓勵他們唔好諗,你現在諗,明天不會突然有嚿錢給你;你繼續行,用返你的正能量去行,工作自然會來,我以前就是這樣走過來。你每天在愁,沒錢了……沒錢了,沒甚麼可以做,反而積極一點,裝備好自己,我相信(機會)一定會來的。我以前都是等多過工作,已習慣等待,等待就是去儲備自己和準備自己。」那低潮時怎樣維持生計?「唔好諗,食麵包咪食麵包囉!一諗就係跌入谷底,你只能這樣捱,如果唔係無辦法。在香港行娛樂圈就是這麼痛苦,要犧牲很多東西。」

+4

默默耕耘下,他參與過電影《風暴》、《一個人的武林》、《大師兄》、《怒火》、《神探大戰》及《明日戰記》等多部電影,還有ViuTV劇集《地產仔》和《極度俏郎君》等,知名度慢慢提升。近年他亦擔任動作指導和動作設計,如《特務肥姜2.0》MV和《紮職》等。現在「四仔」一角終於被觀眾看見,甚至吸納不少粉絲,他坦言開心一定有,但壓力反而會大,「你下一部戲會怎樣?你不可以跌返落去,反而對我來說要更加努力。我經常都說,現在才剛剛開始,因為大家會望實你,你不要行差踏錯,一行差踏錯就真的會出事,還是專心做好自己的事。」《九龍城寨之圍城》將開拍「前傳」和「終章」,以他所知要花一點時間籌備,在等待的日子,他會繼續做武術指導,也希望多接拍一些好的電影,還有,German有感武師及特技人斷層,去年創辦天火娛樂有限公司,製作電影及培訓新一代武師和動作演員,為這行貢獻一點力。

服裝:@harrisonwong
造型、化妝:@__frimousse
髮型:@akichoi,@theattichongkong
場地:@swack.team

姜濤 陳卓賢 MIRROR
人氣 TRENDING
王力宏 梅艷芳 李靚蕾 姜濤 MIRROR ERROR 張家朗 香港小姐 聲夢傳奇 炎明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