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張家輝最難演「張家輝」 「每一刻都在直播緊」|張家輝專訪

本地
2024.04.26
撰文:溫敏芝攝影:洪志富
張家輝在新片《超意神探》一人飾演多角,角色有挑戰性。
張家輝在新片《超意神探》一人飾演多角,角色有挑戰性。

「演戲最好的人,永遠都不是演員,就在我們生活當中的人。」這番話,張家輝覺得很有道理。
二OO九年,他憑《証人》於多個頒獎禮中共獲七次影帝,被封「張七帝」,演過無數角色的他,現實中卻被「張家輝」考起自己,「我覺得每一刻都是進行緊直播。」
入行三十五年,出身電影行,轉投電視台再回歸電影圈,直到成為導演,五十九歲的張家輝,下一個目標是「最佳導演」嗎?他笑說:「我沒這個野心,不敢當!」於演員崗位上,現在的他,追求慾仍然很大,如最新的電影作品《超意神探》,就有一個令他不能抗拒的角色。

演「張家輝」難過演戲 張家輝:每一刻都在直播緊|張家輝專訪


張家輝的入行經歷,要由三十多年前說起。最初在同學介紹下,於李修賢的電影公司做幕後人員,其後獲賞識參與電影演出,一九八九年參與第一部電影《壯志雄心》,戲中飾演警員,自此開始其演藝生涯。

九十年代,張家輝被亞視挖角加盟,成為電視台當紅小生,拍過《勝者為王》、《龍在江湖》等劇集。一九九五年約滿亞視過檔無綫,同樣拍過不少高收視劇集,如《天地豪情》、《妙手仁心》及《天涯俠醫》等,其中《天地豪情》飾演的反派甘量宏,演技大獲好評;直至二OO四年,與無綫結束九年賓主關係,才淡出電視圈。拍劇的同時,家輝逐步轉戰電影圈,與王晶合作過多齣搞笑賭片,之後他改變戲路,夥拍杜琪峯及林超賢,飾演比較沉鬱、內斂的角色,很快便成為金像獎常客,多次獲提名「最佳男配角」及「最佳男主角」。

二OO九年,他終憑《証人》心狠手辣的綁匪一角,首奪香港電影金像獎影帝,之後在各大頒獎禮中,共獲得七項影帝殊榮,因而被封「張七帝」。最經典為拍戲可以去到幾盡?要數張家輝於二O一四年,為《激戰》苦練爆肌身材,飾演的MMA拳手賤輝,為他再奪影帝。名利雙收,問現在的張家輝,對影帝仍有追求嗎?他說:「我覺得我追求一些以角色為本,獎不獎項?其實要有好的劇本、好的導演和好的角色才拿得到,都是以劇本為本。」

+4

做完美的人其實很累

家輝可忠可奸,演喜劇亦擅長,經常投入不同角色,現實中的他,可會有幾種人格?「我覺得我演戲,例如最近拍《超意神探》要演繹多個人格,我覺得不是很難,我覺得往往在我現實生活中的自己,可能比較難演一點,每一刻都是進行緊直播,進行緊冇綵排,冇劇本,你要立刻在現實生活中的你,去生活和面對這麼多人和事。有沒有甚麼做錯了?或者對人不好令人家不舒服?怎麽才能做得更好?你完全是估計不到,因為每一刻都在直播緊,唉,我覺得演戲好像比較容易,演『張家輝』好像比較難一點!」

現實比戲劇世界更難,張家輝有感而發:「我在網上看過一番話,『演戲最好的人,永遠都不是演員,就在我們生活當中的人。』我覺得幾有道理。如果你在現實生活中,那個人面面俱圓,大家都尊敬他,他做的事都是會令大家開心,這個人都殊不簡單,他一定是很努力去經營出來。人怎麽可以這樣『完人』,你肯偽裝,掩飾你自己,無論喜歡不喜歡,都要在人前做到一個很完美的人,這樣其實都很攰。有多少人演得到?我不知道,但我不是,所以我覺得很困難,我演不到這樣的人。當我覺得自己演到,又會覺得自己很假,我會覺得自己很肉酸,還是隨緣啦!隨率性行事,總之不要害人就好了。」

張家輝與關詠荷是圈中的模範夫妻,兩人於二OO三年結婚,女兒張童已十八歲,長得亭亭玉立,遺傳了媽媽優良基因。家輝一向是出名的愛妻號,二O一四年,他憑《激戰》再獲影帝時,公開感謝太太為家庭付出,當時他說:「她為這個家付出了太多,我才可以把所有精力投放在演戲上,太太是我在娛樂圈最大的收穫!」

在事業與家庭,家輝坦言會有不同面孔,「我有工作時的我,但回家後是沒有壓力的我。其實我的家庭生活和一般人一樣,例如你和媽媽同住,早上起牀見到媽媽,會問一句吃不吃早餐,然後放工回家一起吃飯,之後做自己的事,可能會和家人傾偈,之後睡覺,第二日再返工,我都是差不多。不過我盡量會在私人生活裏,揀選以簡單為主,例如少應酬和出去聚會,我是比較少,差不多接近零,日常的我都是做運動多,有時會看看有甚麼餐廳可以和家人吃,沒有甚麼特別,都是自己諗吓嘢、寫吓嘢,要見人的大部分都是工作上,例如和電影有關的事情。」

於最新電影《超意神探》中,張家輝一人分演多角,跟過往的警匪片不同,他飾演刑事犯罪組高級督察,調查隔空殺人奇案。片中大曬神級演技,角色會潛意識化身女人、光頭佬等,「站於一個演員的崗位上,我的追求慾仍然很大,仍然有很多事情想追求。收到這個劇本時,我覺得基本上作為一個演員,沒有人能抗拒到這個角色。第一,今次是演一個我很喜歡的警探角色,有別於我過往演的《使徒行者》或電影《爆裂點》,他看似是調查一宗案件的警探,但背景設立了有一種病症叫『超憶症』,即是過目不忘,他潛意識分裂出來的人物,會自己跟自己聊天、分析案情,我覺得很有趣味。」

+1

做演員的慾望很大

家輝坦言從未演過這種角色,覺得幾好玩,開拍前亦要做很多功課,「每個人物有不同性格,當中有貪婪、自私或挖苦自己,我要放大這些特點。其實這都是人性基本,現實的我都會自己和自己說話,例如買一件東西明明十元,但花了十五元,我會呻笨、很生氣!係咪覺得自己很蠢?但那邊廂又會跟自己說不要生氣,算啦,其實這都是分裂出來,人是需要這樣,很多時候人的成長,不會每個人都提醒你,你每一個決定做得啱唔啱,你吸取到甚麼教訓,其實是靠你自己,應該去幾間舖格價,下次要聰明一點,但都可能有些人自覺經常俾人呃,覺得沒有所謂,但我諗要視乎數目有幾多?十五元可能無所謂,但一百五十萬、或者一千五百萬,你不會吧!」

在《超》片有不少動作戲,問家輝現時的身手怎樣?他即望望自己的手腳,笑說:「我的身體和手都不錯,你看看,都很健全,哈哈!」他稱今次打戲多,導演黃明昇是當年成龍大哥身邊的武指,今次拍動作戲都很期待,事前要做很多運動和打鬥訓練,「其實我也喜歡拍動作戲,雖然成龍大哥的年代,我只是剛入行,但九十年代,真的是整個世界被成龍大哥那種實打實跌,真打的表演吸引,一定要追求到這個點數,所以我們當時入行,都在這種氣氛下成長,或多或少會吸收到一點,只要加上你是有興趣和喜歡,你會更加希望可以做得更好,有少少受傷不要緊,證明自己也做到。當然你不可以跌到頭破血流,跌斷腳,但普通擦傷扭傷,在很辛苦和惡劣的環境之下去拍攝,都是在那段時間訓練回來的,所以我對動作片都很有興趣。」今次有場戲要半爬帶滾反鎖對手,家輝說武指怕他應付不來,事前還準備替身給他,但他覺得可以一試,最終親身上陣完成了。

+4

今年尾即將「登六」,現在的張家輝,是否只想拍具挑戰性角色?「不是,不一定這樣,因為電影世界很豐富,我當然很喜歡警匪片,我在香港成長,見這麼多、看這麼多,自己亦拍這麼多,仍然是喜歡的;但與此同時的我,作為一個演員,我做演員的慾望還是很大,當然想嘗試更多不同的東西,好像這部戲,你不要管我演得好不好,我聽到這樣的題材已很雀躍,希望未來朝着這個方向,可以有更多挑戰性和新鮮感,讓自己嘗試。」

家輝演而優則導,執導過《盂蘭神功》、《陀地驅魔人》及《低壓槽》,他卻說做導演的慾望其實不大,只是知道有些題材,現在很難有人開拍,變成他會刻意去拍一些較偏門的題材。接下來,他已準備今年會上映一齣自導自演的作品《贖夢》,題材是心理驚慄片,「做導演其實很辛苦,不過辛苦得來開心,有時想起一些東西,覺得很難實現出來,不如自己落手落腳去拍。」「張七帝」是否想做埋「最佳導演」?他即耍手笑說:「我沒有這個野心,不敢當!我只想在自己的行業,做一些自己想做的事。」

場地:星影匯

姜濤 聲夢傳奇 MIRROR
人氣 TRENDING
王力宏 梅艷芳 李靚蕾 姜濤 MIRROR ERROR 張家朗 香港小姐 聲夢傳奇 炎明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