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年少不懂陳百強思維 周啟生撐甄妮出手闊綽│周啟生專訪

本地
2024.05.10
撰文:Kelly Check攝影:鍾漢平

5c37dfbd-ef22-4c85-8669-ca1581998032甄妮不時透過社交平台發表對娛樂圈新聞的看法,被封為樂壇風紀,早前被伍仲衡爆料指她疑似在行內出名「唔找數」,掀起罵戰。有樂壇班長稱號的周啟生就力撐甄妮,直言在七十年代已跟對方去美加走埠,甄妮找數絕對有多無少,當時給同行的工作人員每天一百美元零用,是數一數二慷慨的歌手。

20240503 周啟生v2

周啟生向來大膽敢言,在樂壇近50年的他,對音樂有自己的獨到見解,其惹火言論亦難免成為新聞,有人覺得他有足夠分量及資歷去批評樂壇,不過亦有人覺得他恃老賣老。周啟生自小被稱為音樂神童,八、九歲已自學結他,十二歲才開始學鋼琴,師承著名鋼琴演奏家蔡崇力,亦是音樂大師顧嘉煇的徒弟,「60年代爸爸(粵語片演員周吉)買了一部三合一的唱機,我第一首聽的歌是《Rhythm Of The Rain》,幾歲大已伏在唱機上欣賞,從小到大都是喜歡音樂。我十二歲才開始學鋼琴,算是遲開始,很多人這個年紀已考獲五、六級,但我三年半就考八級,到我考八級的時候,那些先考了五級的人,都可能還沒考八級。」
周啟生考獲八級後,就跟了蔡崇力老師學琴,「蔡老師的爸爸蔡一山,是我爸爸的麻雀友,也是打仗時一起走難,我父母從廣州經澳門來香港,蔡家就定居澳門,蔡一山老師音樂很厲害,幾個兒子的音樂造詣都高,我就跟了中國鋼琴家協會主席蔡崇力,他是世界級鋼琴家,也是我的偶像。」

周啟生表示有機會入行,完全是拜資深DJ吳錫輝所賜,「那時候經常唱歌表演,吳錫輝大哥當時已經是很有名的DJ,他們有一個叫《青春交響曲之夜》,經常給我們機會表演,我還記得當時有些人跟我說,『 阿生,他們食你水』,食你水是給你面子,大把人求他不收錢都做,人家肯食你水,你要多謝,年輕人你們記住我今天說,吃虧不怕,甚麼都要做,沒錢收都做,不要斤斤計較,大把人想被人搵笨都沒機會。」


周啟生十六歲便進入EMI(百代唱片)當暑期工,跟陳百強同日獲EMI簽約成為歌手,因為喜歡玩音樂,寧願放棄做歌手,跟顧嘉煇做音樂,他跟陳百強有不少合作,陳百強參加東京音樂節,周啟生特意為《偏偏喜歡你》重新編曲,「我在陳百強的音樂事業前中期跟他合作,當時Danny一出碟就有十幾萬張,我幫他做過很多歌,當時周梁(周梁淑怡)及Katie(陳家瑛)很想撮合我和Danny為最佳拍檔,我跟Danny仔很好朋友,攬頭攬頸,但做起事又不是很夾,經常吵架,當時我細個,他又細個,我真是傻,Danny仔這樣的人才真是難得,他是有點挑剔,但他真是很叻仔,他有一句說話教我,我到現在都覺得他叻,他說『你可不可以玩慢啲,唔好𥹉,爽啲唔好快』,當時我說黐線的,其實這句說話精采啊!我覺得當時Danny仔說這句說話時,我太自負,不肯學習這句說話的思維,我不夠他叻,這是他心裏面的修為。如果讓我選擇回頭,我不要只和他晚上去飲酒,不要和他卡拉OK,應該作多十幾首歌給他唱,當時我自己睇唔通。」

跟隨顧家煇做音樂期間,周啟生得到填詞大師盧國沾賞識,二十歲便當上亞視音樂總監,肯定是前無古人,「飲水思源,人真的長大了,真的要很感恩,你千萬不要覺得任何事都是你叻,你做到這件事,其實有百多個人幫你,你才有機會做這件事,我認識的盧國沾(盧沾)先生,他很欣賞我,經常稱讚我,讚到我鬆毛鬆翼,基本上我不入流,不過他給我機會;那時盧沾有間廣告公司,我開始幫他唱廣告歌,很多人都不知道顧嘉煇師傅唱歌很厲害,又啱音又準,帶着我、陳百強、陳欣健及張偉文四隻鐵腳,全部廣告歌都是我們唱,『斬料斬大舊叉燒』也是我們幾個唱,直到那時煇哥去美國深造,盧沾找我過亞視,我有跟煇哥說,輝哥說那麼好機會,當然要去闖一闖,當年在亞視,黃秋生及苑瓊丹都有排隊唱歌試音,當時做了很多主題曲,有萬梓良的《一江春水向東流》、何家勁的《再見狂牛》,何家勁的歌都好聽,他不唱歌很可惜。」

周啟生十多歲就跟隨煇哥及甄妮去美加登台,近日有人爆料指疑似甄妮唔找數,他就力撐對方,認為稱甄妮為樂壇風紀,簡直貶低她,「我唔敢當甚麼班長,不過我哋恃老賣老,又做咗咁多年,我仲係好熱心,我好鍾意音樂,仲係好關注及關心樂壇,講返阿姐甄妮,她是不可多得的一個,她何止風紀,她是樂壇嘅大姐大,有能力、唱得好、靚,聲色藝爆錶,她根本上是世界級,七十年代已經去拉斯維加斯做show,她帶我出身俾機會我,佢唱嗰啲全部係我幫佢編;以前走埠跟現在不同,做幾場show是要去幾個星期,當時她已經唱Tom Jones,顧嘉煇指揮幾十人管弦樂,全部外籍人,今日的大歌星,我唔覺得你夠佢以前咁勁,風紀已經貶低了,她應該校監都不止,應該是名譽校董,她說話有甚麼問題,如果她要批評我,我會低頭聽,一個受唔起批評嘅後輩,根本就沒有資格繼續向前,甄妮有時真係鬧我哋,我聽㗎,她出show俾足錢㗎,每日給我們一百蚊美金零用,七十年代一百蚊美金食一日飯,一個人呀,我食唔曬㗎,朝朝起身食龍蝦當早餐,講呢啲說話(唔找數)的人都傻㗎。」

對於被指過氣沒工作,周啟生就懶理別人攻擊,繼續籌備他下月舉行的音樂會《搖滾黃河》,「這個音樂會是我人生的願望清單,我十三歲第一次彈黃河,已經五十年了,現在我終於可以正式公演《黃河鋼琴協奏曲》,但是我會加上搖滾、重金屬、多媒體及古典音樂,這次在台上管弦樂隊超過四十人,重金屬樂隊就五至七人,還有電音及中樂的組合,四十人的合唱團,今場就一定沒錢賺了,都是那一句,為音樂及為了自己的理想,很想做這件事, 如果你問我,我現在想做甚麼?我想做一些我沒做過的東西。」

周啟生表示今次音樂會,是已過世的媽媽啟發他舉行,「我爸爸媽媽都經歷二次大戰,我幾歲大就常叫媽媽說故事,她睡眼惺忪說着當年走難的故事,當時她拿着一支七九步槍,由廣州一直走難,聽到後面有槍聲,就回身開一槍,開完槍之後就要蹲下,她說聽到日本人說話,就會伏在蘆葦草下面,躺在水裏扮死屍,日本人用槍前的刀刺死屍,證實他們是不是死了,不然就會𥙷多槍,我媽媽就躺在水裏,見到一具死屍張開眼睛及嘴巴看着她,但她還要伏在水裏,嘴巴也是浸着水,我有時睡醒,都幻想到嘴巴有一陣死屍味;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頭,我作給Danny仔陳百強唱的《孤雁》,就是我媽媽說的這個故事,鄭國江老師很厲害,聽完這個故事就填了這首詞,我今次音樂會也會唱。《黃河協奏曲》是二次大戰期間一個很出名的作曲家叫做冼星海創作,一共創作了八個樂章的黃河大合唱,今次音樂會整個故事背景都是源自二次大戰日本侵華的事。」周媽媽幾年前過身,周啟生亦以音樂去送別,「我媽媽的喪禮,有結他、有唱歌,我及蔡崇力老師彈琴,契爺胡楓唱歌,因為媽媽生前意願,她的喪禮不要哭、只要笑,但我也忍不住哭。」
場地:昼月

MIRROR 聲夢傳奇 陳卓賢
人氣 TRENDING
王力宏 梅艷芳 李靚蕾 姜濤 MIRROR ERROR 張家朗 香港小姐 聲夢傳奇 炎明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