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五年抱三 伍文生教兒女學懂承擔

兩代之間
2017.08.19
6998

九十年代主持《閃電傳真機》的伍文生(Isaac),當年是小朋友眼中的大哥哥,轉眼已是三子女的父親,〇五年與太太Phoebe結婚後,五年抱三,組織了一個熱鬧大家庭。Isaac太太是全職媽媽,養家的重任交由他身上,做主持、搞生意努力搵銀,他說:「做生意一定有壓力,但只要回家看見三個寶貝,什麼壓力也會全消。」

伍文生與太太一向喜歡大家庭,早已計劃生夠三個,八歲大女兒以霖、六歲的皓霖在澳洲出世,與太太一樣是澳洲公民,四歲的幼子曦霖在港出生,因當時全家已定居香港,「太太以前在澳洲讀書,我和她結婚後定居澳洲才有澳洲籍,所以我是嫁給我太太,哈哈。」以前在澳洲,Isaac會做很多婚禮主持,但始終華人圈子不大,後來岳父問他有否興趣回港學餐飲?叫他趁年輕試試,於是決定舉家返港,重新適應。

照顧三位孩子,Isaac坦言很累,但太太做全職媽媽才是最辛苦,「單是照顧他們起居飲食和上學,太太每天已忙個不停,這年代很少人會生三個,但我們喜歡熱鬧,以前在澳洲駕車時,常常會幻想有三個小朋友坐在後座好得意,不過經過由香港去澳洲生活,我知道在港工作是辛苦的,時間長、薪酬不高,不似外國般休閒,所以我沒想過他們長大後做什麼?最緊要是生活得開心。」

第一個小孩,永遠是最深刻,女兒出世後,為她預備的、鋪排的和驚喜的也特別多,「第一個會細心和花心思,第二個會習慣了,第三個的感覺是順其自然,我最記得大女兒有次大便全部黑色,那次真的嚇死我,第一件事覺得是大腸出血,正當想帶她看醫生時,突然腦海閃一閃,咦,昨天她吃了很多藍莓喎,原來不是出血,哈哈,這件事我常常會跟太太提起,實在太經典。」

三姊弟性格各異

 

Isaac覺得小孩的童年很重要,不會做怪獸家長外,也不緊張子女讀書,「童年很重要,我現在四十多歲,最重要的依然是開心,所以我沒有逼他們學這些、學那些,喜歡游水和畫畫就去啦,不一定女仔就要學芭蕾舞和彈琴,不去學也可以,我只想他們記憶中的童年是快樂的。我常常覺得現在的環境將小孩逼得太緊,小朋友的大腦應該要接收什麼呢?我見有些小孩只有四、五歲已學到鋼琴六、七級,那不如帶小孩去健身練胸肌和腹肌?是否要視乎他們的承受能力?我知現實是殘酷的,考私立學校一定要催谷,所以我的小孩報讀的幼稚園和小學是政府學校,不用家長和小朋友齊齊辛苦。」

三姊弟性格各有不同,家姊思想成熟,有領導才能,會為兩位弟弟安排應該做的事;二哥比較頑皮,常常激嬲家姊,但兩姊弟心裏其實很愛大家,全家最惡是弟弟,人人都溺愛和遷就他,而三姊弟中,Isaac坦言會偏心家姊,「我最錫家姊,可能是女仔關係,實在太嗲,還有她是最年長,很多事會明白,有時與家姊夾計整蠱弟弟,她望我一眼就明白和配合到,比較醒目。我和太太從來不會體罰子女,我們會罵和會嬲,但最想只是他們知錯,我們有個共通點是打完後會心痛,那打來做什麼?不如冷靜一下;小朋友最多都是不去洗澡和不做功課,我們會選擇看開一點,不洗澡是你自己污穢,不做功課是你欠交,自己去承擔囉,讓他們知道後果和承擔責任,總好過我逼你去做。」

現時Isaac開設了兩間餐廳,專賣蛋牛治和蛋包飯,稍後亦會開三間特許經營,「我逢星期一至五會搞餐飲生意,星期六、日就做婚禮或活動主持,間中會拍微電影和廣告,做生意一定有壓力,始終要養起全頭家,出糧前幾日是最大壓力,要計住盤數,以前做打工仔只會期待出糧,做老闆就不想出糧,不過現在生意OK的,唯一是遇到颱風或黑雨會擔心無人幫襯,但我好感謝神,生意做了三年,各方面都很好,未至於要諗有冇得食和交租。」做了人夫和爸爸後,他說最大分別是要承擔,結婚後覺得太太需要保護,但生了小孩變成一個家庭,不單是兩個人去遊山玩水,現在事事以小朋友行先,放假就是帶他們去玩。

 

■ 撰文:溫敏芝/攝影:張保祿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17/08/999final-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