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專訪】谷祖琳為媽媽毅力折服 餃子情代代相傳

兩代之間
2017.08.05
3653

美食將兩代之間緊緊相扣,性格冒失、男仔頭的谷祖琳,讓媽媽看到她細緻溫柔,管理餐廳運籌帷幄能幹的一面;大半生躲在廚房,為家人煮出一道道美食的谷媽媽,同樣令女兒明白世上最強的媽媽,是可以將對家人的愛化為大愛,視客人為家人,讓大家有機會嘗到家的味道之餘,還默默地貢獻社會。

媽媽是烹飪高手,小谷從小到大嘗盡美食,以前媽媽常掛在嘴邊的話,就是要把最好的給家人,「坐享其成」的小谷十指不沾陽春水,從來沒有想過「入廚」這兩個字,「以前不要說煮飯,我連煲湯都不懂,第一次煲湯是在澳洲留學,當時實在太想飲湯,把煲湯料放進鍋裏,加了一碗水開始煲,結果煲燶連鍋都爛了不能再用。」不懂煮飯、不會煲湯,嘻嘻哈哈的日子仍然繼續,唯一改變是她愛上做甜品,因為味道甜美、賣相漂亮,朋友們吃到她親手做的甜品,都開心地笑了。

不過廚房仍然是她的「禁地」,煮飯、炒菜不是她的興趣,家裏永遠有媽媽,只要回到家就能大飽口福,可是大吃大喝的快樂日子,卻因為家庭悲劇終止,隨着祖母、弟弟相繼自殺離世,小谷的人生開始變奏,最令她痛心是媽媽陷於深深的自責;過去一家人共聚的時候,媽媽從祖母手上學到的廚藝,煮十多人的大餐也綽綽有餘,悲劇發生後谷媽媽有半年時間躲起來不願見人,那時候只要能讓家人開心,小谷任何事都可以做,為了令媽媽精神有寄託,她鼓勵媽媽開餐廳,憑一雙巧手包出一個個山東水餃,讓每一個客人能嘗到媽媽的味道。

談到創業過程,小谷對媽媽的毅力由衷佩服,「六年來,媽媽每天早上六點起牀,親自到街市挑選時令食材,然後回餐廳做準備,一直忙到晚上十點收舖後,她把廚房收拾得整整齊齊還要親自埋數,回到家已經半夜,然後第二天照樣六點起牀,又開始新的一天,當初鼓勵媽媽開餐廳是想她有精神寄託,可是看到從早忙到晚又很心痛,勸也勸不了。」她勸媽媽找相熟的菜檔送貨,不用一早起牀去街市,但媽媽認為一定要親自挑選,才可以買到最好的食材,小谷苦笑說:「媽媽就是這樣,以前跟她去街市買菜,買條魚她也要拿上手,保證新鮮跳動才會買,所有食材都要經過她親手揀選才可以過關。」

研發雞蛋仔代價沉重

最令小谷感動的是,媽媽每個月將盈利的一部分,捐給慈善機構幫助有需要的人,小谷曾經想過將兩間店二合為一,客人飽餐後也可以點甜品,但一直找不到適合的地方,最近在美心集團牽線下,兩母女有機會crossover,雖然只是四個月的試驗性質,但小谷覺得與媽媽的合作已經踏出成功的一步,「一齊合作最感動是,以前兩母女只是談家事,現在卻可以傾公事,媽媽眼中不懂事的女兒已經長大,同樣我眼中的媽媽,也變得更堅強、更有魄力。」

母女倆其實有很多共同點,訪問在清早進行,兩母女先後來到,不約而同都是問記者有沒有吃早餐?肚子餓不餓?

谷媽媽是台灣人,二十四歲嫁給山東人的谷爸爸,北方人最重視餃子,包得圓圓胖胖的餃子,代表一家團圓,只有過年和大節才吃得到,當年小谷的祖母教谷媽媽從揉麵糰到擀麵皮,再到包豐潤飽滿的餃子,將奶奶對媳婦、媽媽對子女的愛,都滿滿地包在餃子裏,現在機器已經可以替代人手,但谷媽媽仍堅持每一個餃子都要全人手製造。

小谷和媽媽比起來也不遑多讓,曾經因為四歲的女兒指定要她過海,去某一間店舖買雞蛋仔,因為嫲嫲在那間店舖買給她吃,自己做甜品竟然不能收服女兒的胃口,她發憤研發最好吃的雞蛋仔,經過幾個月努力,用歐洲的雞蛋加鴨蛋調味,再加上日本麵粉,終於做出女兒愛吃的雞蛋仔,她笑言代價很「沉重」,老公足足肥了二十磅,因為研發期間要為她試食。

老公肥了,女兒笑了,小谷認為做媽媽,最重要把最好的給子女,就像當年媽媽也把最美味的食物給她和弟弟一樣,「從小到大,我在學校除了出名頑皮外,有個好錫我的媽媽也很出名,從幼稚園到小學、中學,每天她都親自到學校接送,最記得有次罰企,老師經過忍不住說『你乖啦!有個咁錫你的媽咪,不要令她擔心!』當時面上雖然滿不在乎,但心裏也明白媽媽真的很錫我。」現在兩個女兒劉心和劉悅,分別五歲和兩歲,之前她認為趁孩子小,可以專心事業,到她們讀小學時再操心,現在卻發覺個個孩子都很聰明,很多待人處事的道理要自幼培養,所以她會像媽媽一樣,盡量親力親為照顧兩個女兒。

 

■ 撰文:徐雲/攝影:洪志富/髮型:Ben Lee/化妝:Yumi

許志安 馬國明 關智斌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icons/bka256x256.i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