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炎明熹專訪】對弟妹感慚愧 炎明熹有兩個字唔俾講

本地
2021.09.17
17.6k
撰文:冼麗宜攝影:伍敏慧
whatsapp-image-2021-09-15-at-14-57-24-2
除了唱歌外,Gigi對畫畫也很有興趣,她笑言自己頭腦簡單,不喜歡死背書。

炎明熹(Gigi)不笑的樣子,確實有點拒人於千里外的感覺,其實她本身很愛笑,而且性格佛系,甚少會發脾氣。「我是一個喜歡笑的人,但有時會覺得自己笑得不好看,家人有叫我笑多些,說沒有問題。對於別人的批評,我很少去理會,聽到那一瞬間可能會不開心,但很快就沒有事,當中有些評語是有用的,我會聽的,然後慢慢接收,有用的時候就拿出來,之後自己會慢慢做得好,希望令大家不再誤解我。其實我的個性是很沒所謂的人,很難可以碰我的底線,所以很少發嬲,試過聲夢學員想引我發嬲,但都不成功,如果我發嬲真的很恐怖,試過一次,弟弟妹妹激嬲我,我掉物件,關門不跟他們說話,不過到現在為止,那已經是唯一的一次。」


Gigi是家中的大家姊,有一弟一妹,現在說起他們,Gigi坦言也有一點內疚。「以前回鄉下探父母時,他們要上班,我也有做姊姊的本分,幫父母做家務,照顧他們,帶他們去想去的地方,讓他們知道還有這個家姊,但因為疫情,已經很久沒有回去,弟弟妹妹都有傳訊息給我,但我很少時間回覆他們,有時想回覆,但看完就忘記了,變了已讀不回,或是只回一小段,真的慚愧,日後回去一定會作一些補償,帶他們去玩和買一些他們愛吃的食物。」Gigi的父母都在內地,她從小到大都是跟姑媽姑丈生活,別人可能覺得有點奇怪,不過她說不覺得自己的家庭背景有什麼特別?「可能已經一早習慣,父母在內地,我在香港跟姑丈姑媽一齊,因為他們對我就猶如親子女,所以感覺跟正常的家庭一樣,只記得小時候試過一次,印象很深刻,父母來香港探我,有一次爸爸問我是不是很想睡?之後就帶我去睡房睡覺,但睡醒之後發現他們不見了,就不停的哭,後來長大就習慣和明白,也覺得不能經常見不是很重要,手機可以通訊,沒有很大問題。」

whatsapp-image-2021-02-01-at-16-53-56-1
雖然與母親從小分隔兩地,但因為經常都會透過電話聯繫,沒有因此而影響母女感情。

能夠將一個平凡少女推上歌唱舞台,Gigi得到不少人幫忙,其中一個當然是發掘了她歌唱潛質,被她經常掛在嘴邊的姑丈。姑丈兩年前退休,現在主力照顧這個視如親生的姪女,現在Gigi不論去哪兒?都會見到他在旁幫忙打點。回想當初,發現這個小女生是唱得之人,姑丈說其實都算是一種緣份。「一次偶然機會聽到她用apps唱了一首《她說》給她媽媽聽,覺得可以,當時她十二歲,我見她讀書成績一般,特別是數學最差,就想到不如讓她學一門專長,既然她唱歌不差,就問她想不想學唱歌?說不定將來也可以表演或教人,這就是我給她學唱歌的初衷。」

169953063_476532946828235_8548476094139844248_n
姑丈曾對Gigi說,只要有生之年看到一場她在紅館開的演唱會就心滿意足,Gigi直言現在正向這個目標進發。

Gigi亦認同姑丈的提議,學唱歌後,潛質馬上被發現,進步神速,很快就成為歌唱老師的重點培訓對象。Gigi姑丈說:「當時我更讓她參加很多歌唱比賽,因為我覺得實踐也很重要,我不要求她要拿什麼獎,只要求她有進步。」姑丈一直都很愛惜Gigi,說她非常乖,很聽話,叫她做的一定會做,「她知道我們都疼她,但不會恃寵生驕,走這條路很辛苦,要比賽、訓練之餘還要讀書,但她從不會說辛苦,最記得有一次比賽,她生病了說想嘔,我說捱不住就退出不要唱,沒關係的,她馬上哭住說,以後不要跟她說退出這兩個字,她其實只是想宣洩一下,所以我以後都不敢再講。她最大的缺點就是有選擇困難症,很多時都拿不定主意,這方面我希望她可以慢慢學習,始終日後我也不可以經常跟住她,她再大一點會不方便,而且我也要有自己的生活。」Gigi經常都說很感激姑丈,但姑丈說其實是他要感謝她才對,「因為不是你想栽培就可以,要有這個天分,所以我也很感激她給我這個機會。」

MIRROR 聲夢傳奇 星級企業大獎2020
人氣 TRENDING
張家朗 何詩蓓 姜濤 MIRROR ERROR 東京奧運 香港小姐 聲夢傳奇 炎明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