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專訪】鄭俊弘被親友催生B 何雁詩學做得體女人

本地
2020.11.13
767
撰文:王崇頴 沈麗宜
一對新人拿起香檳杯,跟場內親友祝酒,氣氛十分高漲。(娛樂新聞台截圖)
一對新人拿起香檳杯,跟場內親友祝酒,氣氛十分高漲。(娛樂新聞台截圖)

十一月七日,鄭俊弘依足傳統儀式,早上接新娘時,Fred與兄弟團當然少不了被姊妹團大玩特玩,Fred更好有心思,知道妻子自小喜歡看《 The Little Mermaid》,所以化身美人魚搞氣氛;接過新娘後,一對新人,駕駛白色保時捷到達婚禮場地。穿上中式「褂王」的Step,頸上除了戴上大串金鏈外,更有金豬鏈,雙手則佩戴五對超厚身的龍鳳鐲、金戒指及三隻鑽石戒指,盡顯百萬行頭。她跟新郎Fred應傳媒要求多次甜蜜咀嘴。之後更說希望與丈夫互相廝守,最重要是Fred要比她長命。

雖然註冊當日只可容納五十位賓客,但大家都非常高興,紛紛送上祝福。
雖然註冊當日只可容納五十位賓客,但大家都非常高興,紛紛送上祝福。

註冊儀式大約有四十多名親朋好友出席,當中包括樂易玲,何哲圖,譚嘉儀,胡鴻鈞等等。伴娘隨着歌曲徐徐步入會場,一眾兄弟跟新郎站在台前等待,壓軸的Step在爸爸陪同下進場。一對新人首先交換結婚戒指,由在場律師見證下用英文宣讀愛的誓言,何雁詩更在誓詞中即席現場為新郎獻唱 《Two Words》(原唱者為Lea Salonga),場面感動,一對新人也眼有淚光,新郎隨即揭開新娘子的頭紗再深情親吻!

儀式完成後,一對新人當然要親吻對方,場面溫馨感人。
儀式完成後,一對新人當然要親吻對方,場面溫馨感人。

成為鄭太,Step說現在要學習得體,「婚後第二日起牀,雖然仍很開心,但未接受得到,跟早一日好像沒有太大的分別,自己仍然很年輕,不過以前我會想到什麼就說什麼,但現在是Fred的太太,說話要得體一些,因為不只是代表自己,更是代表他及他的家人,所以會學習做一個得體的女人。可能有人覺得,雖然我們結了婚,外表上我們仍像小朋友,但我們很自豪地覺得,除了外表,我們還可以保留小朋友的初心,對世上很多事物都抱以好奇,希望將來一直可以保持這份童真,甚至將它傳承給下一代。」

經過一輪玩新郎遊戲後,鄭俊弘終於以八位數開門利市接得新娘。
經過一輪玩新郎遊戲後,鄭俊弘終於以八位數開門利市接得新娘。

升呢做「人夫」,要改口叫Step做「老婆」,Fred接受訪問時也笑言開始習慣,「未婚時都試過叫,不過那時總是覺得有點尷尷尬尬,現在則自然很多,返工前都會跟她說:『老婆,我返工啦!』另外感覺就是大家感情更加深,當然做了人老公,責任感也重了,要更努力賺錢,近來工作都比較多,要主持《流行經典50年》,又要宣傳新歌,還要準備台慶,所以休息了一日便開工。」剛過去的周二(十一月十日)是Fred的三十七歲生日,亦是婚後的首個生日,Step也有特別為壽星製造驚喜,「原本以為是二人世界,但她竟然找了我兩個好兄弟跟我一齊慶祝,令我意想不到,雖然只是簡單的,大家吃飯傾偈,但都已經很開心。

鄭俊弘要用腳趾將在膠盆內的麻將夾起來,一索再加南,寓意一索得男。
鄭俊弘要用腳趾將在膠盆內的麻將夾起來,一索再加南,寓意一索得男。

婚禮當日,不少親友紛紛催二人生B,甚至安排玩遊戲夾麻將,寓意一索得男,Step笑說:「玩遊戲只是一個意頭,希望大家都玩得開心,但的確很多親戚都叫我們早日生B,還叫我們生五男兩女,現在未必馬上造人,但都會盡力。目前主要工作為主,我們沒有太確實定下生B計劃,因為生B除了關乎我們外,都要考慮經濟問題,今年市道不是太好,都需要花點時間再儲錢先,所以不必太急。」Fred亦認同說:「留幾年給我們二人世界,我跟她都沒有想過幾時生,隨緣啦!如果生的話,我就想至少生兩個,可以有個伴。」

林盛斌出席婚宴,開心飲到high晒。(娛樂新聞台截圖)
林盛斌出席婚宴,開心飲到high晒。(娛樂新聞台截圖)
因為限聚令,所以這晚婚宴出席的嘉賓不多,而余德丞是其中受邀好友。(娛樂新聞台截圖)
因為限聚令,所以這晚婚宴出席的嘉賓不多,而余德丞是其中受邀好友。(娛樂新聞台截圖)
公關鄭紹康、無綫高層樂易玲及唱片公司老闆何哲圖齊齊祝賀一對新人
公關鄭紹康、無綫高層樂易玲及唱片公司老闆何哲圖齊齊祝賀一對新人

 

部分相片提供:Johnny productions portraits、Johnny production

 

惠英紅 鄭秀文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20/11/whatsapp-image-2020-11-12-at-4.54.50-pm-3-20201112101731-150x150.jpe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