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永專訪】陸永:搞笑好難 籌備2020年農夫20周年演唱會

本地
2019.09.06
2596
撰文:溫敏芝攝影:伍敏慧
入行初期,收入近乎零,幸好憑住信念,終捱過了。
入行初期,收入近乎零,幸好憑住信念,終捱過了。

自從夥拍鄭裕玲(Do姐)做主持後,農夫這對搞笑組合,人氣急升,陸永更單飛密密拍劇,角色漸漸擔重,「其實搞笑是很難,很多謝觀眾給我們這張入場劵。」

陸永與C君識於微時,明年是農夫成立20年,二人計劃開騷。
陸永與C君識於微時,明年是農夫成立20年,二人計劃開騷。

陸永中學畢業後,讀過演藝學院,更為中小學戲劇學會擔任導師,「以前從來沒想過入行,二千年成立農夫都不是想入行,諗住玩音樂,機緣巧合遇到獨立唱片公司替我們出唱片,當然說好,怎知出碟後沒有人當我們是樂壇一分子;直至誤打誤撞,跟麥玲玲有首歌《風生水起》才多了人認識,那時我們仍然叫做地下組合,哪何時才算是入行?都沒有一個明確界線,因為去到樂壇頒獎禮,我們從來沒角逐過新人獎,因我們已不是新人,已經推出了五年唱片,但同時又沒有人認識你,所以對入行定義感覺很模糊,我想直至有娛樂版記者訪問我們,才算是這一行。」

陸永與譚凱琪飾演一對情侶,二人首次合作,大讚對方是女神。
陸永與譚凱琪飾演一對情侶,二人首次合作,大讚對方是女神。

他說所謂地下組合,要符合的條件首先要搵唔到食,其次是無人識,這樣才夠地下,所以當時他做戲劇導師,是為幫補生活,但讀戲劇,心裏最想是演戲,不是做導師,這時候收入近乎零,直至推出唱片《音樂大亨》,才開始有大學和商場騷,頂得住每個月生活費,「當時賺到一萬幾千維生,就覺得之後都得,保持住這個信念,好彩又捱到幾年,期間沒有想過放棄,冇啖好食只是起初兩年時間。後來遇上麥玲玲,才有一個正常打工仔的最低收入,叫做有份工,但當時身邊很多同學已有穩定收入或升職,但我們仍在做什麼?不過算啦,總算有收入就繼續做。」他慶幸父母沒反對做音樂,算是支持。

陸永在新劇《金宵大廈》中,飾演性交轉運師,不過是他被騙,康華是對手之一。
陸永在新劇《金宵大廈》中,飾演性交轉運師,不過是他被騙,康華是對手之一。

他與C君同屬一間中學,二人識於微時,當時陸永唸中二,C君唸中一,「我比他大一年!完全不覺呢?他好像四十多歲,我們在學校課外活動認識,談談音樂便一見如故,一起約夾band,之後更成立組合。」他自言在校內不算出眾,因出眾必須具備靚仔、跑步快和打波勁,他們三樣皆無,「第四樣靠把口很容易被人打,尤其你看C君,這些樣貌不要太出眾,我們把口最多令到自己免死,講甩佢,不要打我。」至於追女仔的本領,他說沒有本事,因二人就讀男校,口才好也沒作為,雖然學校隔鄰有間女校,但那時兩間學校有個傳統是誓不兩立,任何人被發現拍拖,要浸豬籠的,所以他很遲才拍拖,中學時期心思全花在興趣上,音樂、漫畫、動漫和打機。他說與C君性格同樣不火爆又遷就人,所以從沒吵罵,「最緊要是價值觀要合,意見可以不合。」

鄭裕玲是農夫很重要的人,多得她的默許,才能與她合作,甚至獲獎。
鄭裕玲是農夫很重要的人,多得她的默許,才能與她合作,甚至獲獎。

陸永做歌手、主持出色,近年亦接拍不少劇集,《幕後玩家》的顧成曦,《婚姻合伙人》的郎朝仁都很有發揮,「有人找我就會拍,我未去到選擇階段,一開始是音樂人,沒太多人認識你,每一個工作要時間慢慢用心去做,很幸運,經過這麼多年好像攞到張入場劵,要人家看你唱歌不難,但要觀眾接受你搞笑就好困難,托賴好像近日想二○二○年舉行二十周年演唱會,想一想又可以去籌備。」他經常演傻頭傻腦廢青,現實中,他自言性格似宅男,二十二歲前喜歡玩,現在放工返家湊女。在新劇《金宵大廈》中,他飾演很多人夢寐以求角色,很多女人會無條件找他發生關係,因為他能為別人轉運,「戲中我和譚凱琪一對,但完全沒親密鏡頭,甚至拍攝時要盡量觸碰不到對方。最難忘跟一個吹氣公仔拍對手戲,連我也不敢直視或亂碰,因實在太逼真。」

陸永與C君是中學同學,相識多年,卻從沒吵架。
陸永與C君是中學同學,相識多年,卻從沒吵架。

一五年夥拍Do姐(鄭裕玲)拍旅遊節目後,人氣急升又獲得主持獎,他稱Do姐是農夫其中一個很重要的人,將他們主持一面呈現給大家看,「都要DO姐點頭,我們才有這個機會。Do姐表面上是大前輩,實則視我們為平輩,有時甚至請教我們。她的求知慾很強,我們看科技書,下次是見她買了這本書來問我們,鏡頭前見她經常罵我們,私底下卻不停讚我們。」

陸永說DO姐是個不斷求進步的人,鏡頭前經常鬧他們,鏡頭外卻不停稱讚。
陸永說Do姐是個不斷求進步的人,鏡頭前經常鬧農夫,鏡頭外卻不停稱讚。
惠英紅 鄭秀文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19/09/b190902a084-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