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患驚恐症不藥而癒 Busking救MC一命│封面故事

本地
2022.12.16
撰文:劉家倫攝影:Max Chan

「張天賦」這個名字,是亡父希望兒子人如其名,擁有天賦。MC說:「細個唔鍾意個名㗎!被人改花名叫『天婦羅』!」長大後,MC才明白父親的意思,可是未等到兒子正式入行、橫掃新人獎,與及踏上紅館,父親便離開人間。
MC坦言愛得太遲,對父親留下兩個遺憾。26歲的MC,經歷比同齡多,曾面對家庭財務問題,亦曾患上驚恐症,接觸busking後才真正改變他的人生。兩個月前,MC仍有在街頭唱兩嘴,走紅後的MC,並沒有忘本。

MC自小熱愛唱歌,不時在IG上載以前的翻唱黑歷史片段,現在卻懂得享受舞台,MC說,唱功都是自己無師自通,「應該是讀中學17、8歲左右,剛剛開始在街頭busking,沒有唱歌老師,很多東西都是靠自己揣摩,唱了三、四年,覺得來來回回,走了很多冤枉路,終於覺得自己唱到,便去參加比賽(《造星Ⅱ》)。」

可是獨立歌手之路並不易行,MC簽了唱片公司才正式開始他的星途。問MC仍有去busking嗎?他說:「兩個月前行過見到班friend,行埋去叫佢俾我唱首歌。」新世代的形容,這就是「貼地」,「以前沒有信心,不敢去表達,入行後反而更勇敢,讓自己真的一面給大家睇,想笑就笑,我相信是可以感染到別人。」

Busking改變了MC的人生,亦救了他一命。
Busking改變了MC的人生,亦救了他一命。

「點解會開始busking呢?有一段時間患上了驚恐症,突然之間會好驚,心跳好快,覺得自己就死,透唔到氣,手痺又頭暈,我會即刻走落街。當時住紅磡,由紅磡海旁一直行去尖沙咀海旁,咁啱見到有人唱歌,就問可唔可以俾我唱首歌?就是這樣開始了busking,在這個圈子認識了一些朋友。」
這段經歷,發生在14至15年間,當時MC只有18歲,「我冇食藥(驚恐症),覺得幫助不大,尤其是情緒的問題,是要靠自己去調整,慢慢嚟,上網睇一些做運動片,令自己生活正常返,當時都幾離譜,除了情緒病,亦有很多東西湧出來,成日失眠,最誇張是30小時瞓唔到覺,有時只係瞓到一、兩個鐘,好惡劣,但都捱過了。」是否跨過最難行的路?「我唔敢講是否已經行過最辛苦的日子,so far在26歲的旅程之中,最困難的時候過了。」問到如何消化負面情緒,MC笑言現在找到減壓方法,「是卸膊,有壓力時就識得卸走。」說罷,MC望一望身邊的唱片高層偷笑。

下月MC將會舉行首個紅館演唱會《This is MC》,已經引來搶飛潮,但有一個人,MC一定留飛,「每次開騷都有一個習慣,就是預留一張飛給爹哋,即使是當年《造星》決賽,我都有留到一個位置,今次都留咗張飛俾佢。」
一年半內,MC從麥花臣唱到紅館,有日唱片公司人員說入紙申請紅館,MC還以為講笑,「我仲講笑話,好呀!搞十場啦,點知到真係簽紙才發現是真,成件事好夢幻,同時亦都好緊張,擔心自己經驗唔夠、歌唔夠。」

拍攝紅館演唱會海報,概念來自父親生前最喜歡的一套電影《教父》。
拍攝紅館演唱會海報,概念來自父親生前最喜歡的一套電影《教父》。

據知,MC已秘密錄了很多新歌,將會在紅館首唱,現在的他,反而最緊要練體力,「最難是體能,跳舞唔難,跳完又要唱,體能非常大,暫時紅館最擔心是體能這方面;加上是四面台,場地大了很多,多了觀眾,又要加大力度,要做到壓場效果,是一個很大的消耗。」

whatsapp-image-2022-12-15-at-17-31-07-1

每當信心不足,MC便會想起父親的訓示,「爹哋話『如果你的夢想,是你鍾意嘅,你就要應該盡全力去追和爭取,即使做一個乞兒都好,選擇咗做要盡力去做。』現在能夠做,就是盡力,這是我的責任,希望他會看到,他一定會看到的。」

 

花絮攝影:洪志富
形象:Daniel Chan
協力:Zane Ho
髮型:Cliff chan @Hair Corner K11 Musea
化妝:Kaho Cheng @kahocheng_upton
場地:The Hari Hong Kong
服裝:Louis Vuitton、VERSACE、Alexander McQueen、CELINE

MIRROR 陳卓賢 姜濤
人氣 TRENDING
王力宏 梅艷芳 李靚蕾 姜濤 MIRROR ERROR 張家朗 香港小姐 聲夢傳奇 炎明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