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陳貝兒專訪】畏高加高山反應挑戰體能極限 陳貝兒工作運強感情空白

本地
2021.10.09
1k
撰文:冼麗宜攝影:伍敏慧
whatsapp-image-2021-10-07-at-16-52-16-3
曾被視為余詠珊愛將之一的陳貝兒,說今次節目是她離開之後才安排拍攝,回港後亦馬上有其他的工作,證明之前的人事變動,對她沒有什麼大影響。

主持過三輯《嫁到這世界邊端》的陳貝兒(Janis),去年因疫情關係,沒機會再出埠拍攝。今年二月TVB出現人事大變動,貝兒工作沒有影響之餘,四月更獲安排到內地拍攝《無窮之路》,採訪一些貧窮地區,今次節目也正正由《嫁》的導演岑應負責,所以她也沒有考慮太多便一口應承拍攝。「我們很有默契,一直合作都很順利,加上我喜歡冒險,監製將一些將會去的地方名給我看時,我很驚訝,因為很多都沒有聽過,什麼懸崖村、怒江,雖然知道一定辛苦,但我工作也不是求舒服,主要是看節目的本質,有沒有挑戰性?今次去的地方很多都沒去過,再加上整個旅程都是很驚險,每一個行程都好像一個探索一樣,很有一個冒險家的心態,事實去完後更覺得很值得,而且開心,因為做到自己喜歡做的事。」

由四月尾出發接受隔離到七月尾回港,貝兒足足去了內地三個月,她直言今次的旅程是入行以來最長的一次。「我們去了六個省,十多個曾經是深度的貧困區,拍了很多內容。每個地方都有很難忘之處,例如第一集的懸崖村,觀眾應該也有很深刻印象,爬了二千五百五十六級天梯,才能上到懸崖村,看畫面,觀眾都覺得很驚險,就算我現在回看,都覺得好像發了一場夢和奇蹟一樣,在香港我也有做運動,但行二百多級樓梯也會很累,更何況是二千多級,當時整個過程我都沒有想太多,只是想一步一步的行上頂,行到中段,人也氣喘,加上有大太陽,很易中暑,都擔心體力是否能應付,我本身又有些畏高,畏高控制不到反應,就是驚,唯有逼自己不要向下望,心裏面只是想盡快完成。」

whatsapp-image-2021-10-06-at-16-15-24
畏高的貝兒沒想過自己可以挑戰二千多級天梯,成功到達懸崖村。

事實今次採訪的地方比較偏遠,很多時車也未必可以去到那個位置,之後貝兒和工作人員就要攀山越嶺才可以去到拍攝的地點,難怪她說在體能方面絕對是一個頗大的挑戰。「幸好沒有發生過什麼嚴重的意外,當然一些撞傷就少不免,還有在最後一站去到川藏,它在海拔四千多米,我出現了一些高山反應,當地的藏族村民知道我有呼吸困難,頭劇痛和有點透不到氣的感覺,他們叫我不要死撐,即晚送我入醫院,吸了幾小時的純氧,之後才回復狀況,第二日就繼續拍攝。整個旅程基本比我想像中更加困難,沒有什麼休息的時間,行程非常緊接,尤其是尾段,體力特別吃力。」

whatsapp-image-2021-10-06-at-16-15-24-1
在怒江要用溜索滑過對岸,貝兒說未試過些離心力高的活動,所以很害怕,但本着體驗的心態去做,決定放膽一試,幸好最後安全完成。

拍攝今次節目,貝兒說令她最深的體會是學懂怎樣珍惜和感恩。「我跟那些村民談天,了解到他們以前的生活狀況和現在的對比,現在他們很開心,面上都是幸福的笑容,他們都很感恩,知道幸福得來不易,原來我們生活的日常,對他們來說是奢侈,他們要經歷很多年到現在才能擁有,如果公司再繼續拍,我也不介意再拍第二輯,我很想做這類型的節目,因為我喜歡跟別人溝通,了解別人的故事,小時候已經是這種性格,父母都說我八卦,是八妹仔,很想知鄰居的家庭狀況,很喜歡了解別人的生活怎樣,現在這個性格代入了主持身份,好像一個記者,用眼睛去看這個世界,用鏡頭捕捉別人的生活,然後將所見所聞帶給觀眾。」

w103
去年客串《香港愛情故事》,飾演一名專業攝影師。

其實除了主持外,過去幾年貝兒也嘗試拍劇,不過暫時都是以客串性質為主。「我很喜歡試新事物,所以有機會拍劇我很開心,客串過兩、三套劇,拍劇跟主持完全不一樣,幾有挑戰性,但不會特別去爭取,只是有機會的時候就會好好把握,還記得客串《香港愛情故事》,為了一個小小的角色,我還特別去讀了一個演技班,因為我在想雖然客串,但也不能一張白紙的走入攝影棚,事實讀了總算有點幫助,接觸過演戲那邊後,更知道自己還有很多地方可以發展。」在工作上,貝兒不停想作出嘗試,不過感情方面,她笑說依然沒有着落。「朋友是多了,識了很多不同國籍的,但感情事就比較不爭氣,可能我想放更多時間在工作上,事實近幾年我的工作運都不錯,而且走到現在,我要試的都試過,亦知道自己想要什麼,工作給了我很大的滿足感,當然我不會抗拒緣份的來臨,但真的欠缺了這方面的機緣。」

星級企業大獎2020 姜濤 陳卓賢
人氣 TRENDING
張家朗 何詩蓓 姜濤 MIRROR ERROR 東京奧運 香港小姐 聲夢傳奇 炎明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