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梁祖堯專訪】重演《回憶的香港》有乜改動? 邵美君湯駿業被觀眾感動 梁祖堯耕田沉澱自己

本地
2021.09.24
1.8k
撰文:溫敏芝攝影:鍾漢平
梁祖堯、邵美君及湯駿業創辦的劇團已有十八年,他們希望做更多有創意的作品。
梁祖堯、邵美君及湯駿業創辦的劇團已有十八年,他們希望做更多有創意的作品。

梁祖堯邵美君湯駿業(Ah Dee)○三年創辦「風車草劇團」,去年經歷疫情爆發,演出被逼腰斬,阿君坦言最感動是一班觀眾的支持,下月初,三人會聯同彭秀慧重演舞台劇《回憶的香港》。梁祖堯現時忙於《全民造星IV》的拍攝,大大小小工作排至年底,雖然搵錢重要,但他也想抽時間回到田裏耕種,藉此沉澱自己。

+3

去年疫情最嚴竣時期,演藝界大受影響,「風車草劇團」的舞台劇《新聞小花的告白2》因劇場關閉遭腰斬,原本打算重演的《回憶的香港》也遙遙無期,直至今年疫情穩定,十月六日起將舉行一連七場演出。一班演員梁祖堯、邵美君和湯駿業近日已積極綵排,阿祖說:「今次最大改動是加入了一些廣告歌,主要是想談及電視文化,這是連繫一家人很重要的部分。我最深刻是小時候去公園玩,沒有很多安全措施,滑梯是兩層樓高滑下來,鐵架的高度可以跌死人,鞦韆沒有圍欄,地下是石地,但以前的小朋友是由細跌到大,你不讓他爬高,就不會知有多危險?我五歲已經用刀切食物,雖然試過切傷手,疤痕仍在,但我學懂以後用刀要小心。現在的公園全部有安全軟墊,獨木橋有繩網圍住,總之一定要安全,可能是法律責任,怕被人控告,失去了危機意識,沒有我們動物的本能。」

Ah Dee表示最難忘是兒時吃過的食物,好像糖葱餅,小學回家途中,會看見天橋上的伯伯在售賣,每天經過都會買來邊吃邊回家,是最無憂無慮。阿君則說兒時記憶是跟媽媽去街市買餸,就算未必幫襯,大家也會聊聊天,很有人情味。

彭秀慧現時忙拍姜濤新戲外,也要抽時間排練舞台劇。
秀慧現時忙拍姜濤新戲外,也要抽時間排練舞台劇。

重新叉電

《回》劇在一七年底開始創作,一九年五月首演,阿祖說創作這個劇的原因,是這個班底已合作差不多十年,大家在創作上開始有點累,慢慢步入一個「老屎忽」階段,「我們已知道觀眾喜歡什麼?那些戲會賣得?但我們的創作是否每次都有靈感和營養?所以我們跟一班設計師和彭秀慧,決定要重新叉電,做一場戲是為興趣,我們慢慢排練,不用理會何時演出?內容是關於香港的。」演出前,他們去了香港不同地方,重新認識和發掘香港,找大家有感覺的事情。

Ah Dee表示一直打算重演,但因疫情未能成事,「上次演出後,有種微妙感覺,原來那時是無心插柳,一九年演出時,什麼都未發生前,現在再回望大家經歷過的事,我們要記得一些值得去記得的東西。」阿祖稱今次最高難度是每個人都是導演,大家都是導演和編劇,所以這次沒有一個特別的編劇和導演,「我們是集體創作,但作為演員有時會覺得沒有安全感,因為往往需要有導演在場控制節奏。」

三人成立的「風車草劇團」已十八年,阿祖表示磨擦一定有,但之後會令整件事成長,「磨擦即是代表有不同意見出現,裏面有沒有情緒?要視乎那一刻的EQ,但無論怎樣都好,那麼多年吵架一定有,但默契會愈來愈多,何況我們三人由讀書開始一起長大。」問到有否艱難時期?阿君表示最令大家深刻是疫情,他們的舞台劇《新聞小花的告白2》演到一半,第七場要腰斬,因為劇場要關閉,「這是一個挑戰,因有一半場數演不下去,等於大家是蝕住去做,不過在這個難關裏,我們看見很感動的事情,因為臨時要煞停,我們立即加開一場下午場,在一個上午和下午已賣清所有門票,感受到大家的支持,想我們繼續演下去。我們是看見劇場門口排長龍買門票,對我們來說十分感動。」

劇后邵美君稱疫情爆發後,舞台劇演出被逼腰斬,但觀眾仍然很支持他們。
劇后邵美君稱疫情爆發後,舞台劇演出被逼腰斬,但觀眾仍然很支持他們。

Ah Dee和阿君希望劇團能做更多新題材和創作,始終二○二○年世界曾經停頓,個人方面,Ah Dee希望推出更多新歌。曾在疫情期間做全職農夫的阿祖則說:「個人方面,我很想有多些時間返去耕田,疫情時讓我經歷耕田,帶給我的感覺很快樂,但已經停了差不多九個月沒回去田裏。因為這段時間我工作沒停過,未來亦看不到工作會停下來,希望聖誕節後,我的作息可以有好好的規律。我並非覺得工作太多,工作多是需要的,因為需要錢生活,但我只想好好安排自己時間。」他說接了《全民造星IV》工作後,要投放百分百時間,剩餘的時間是排練舞台劇,不過一系列工作令他更有動力、青春和熱血,完成後會留「Me Time」給自己,藉此沉澱一下。

姜濤 星級企業大獎2020 MIRROR
人氣 TRENDING
張家朗 何詩蓓 姜濤 MIRROR ERROR 東京奧運 香港小姐 聲夢傳奇 炎明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