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毛俊輝專訪】舉辦從藝半世紀展覽 毛俊輝對戲劇不言休

本地
2021.09.11
322
撰文:溫敏芝攝影:鍾漢平
八九年七月是香港話劇團黑盒劇場首次用作表演場地,九八年正式名為黑盒劇場,是香港第一個正式的「黑盒劇場」。
八九年七月是香港話劇團黑盒劇場首次用作表演場地,九八年正式名為黑盒劇場,是香港第一個正式的「黑盒劇場」。

從藝五十年,人稱毛Sir的毛俊輝,被譽為「香港戲劇教父」當之無愧。一九七一年,在美國完成學業後,二十七歲已出任美國劇團藝術總監,二十九歲在紐約百老匯演出Harold Prince與Stephen Sondheim原創音樂劇《太平洋序曲》,實現了演員一生的夢想。
美國追夢後,他決定回港尋根,接受新挑戰,為戲劇和藝術作出貢獻。本星期六(九月十一日)起,於文化中心會舉行「戲夢逍遙——毛俊輝從藝五十年展覽」,以四個階段,展覽其半世紀對戲劇的追尋。一生對戲劇充滿熱誠,毛Sir笑說:「退休一定不會想了!」現時他正為舞台劇《往大馬士革之路》綵排,是很累,但很開心。

+2

毛俊輝的創作與教學工作對香港戲劇界貢獻重大,他感謝香港話劇團,為他舉行是次展覽,「我很開心,因為我從未整理過多年來的演出紀錄。」展覽分四個階段「追夢年代」、「尋根之旅」、「香港製造」和「海闊天空」,會展示毛Sir過去半世紀的遊歷和藝術生涯。
由追夢時期說起,毛Sir二十歲赴美國修讀戲劇,二十七歲已在美國劇團任藝術總監,印象最深是演出Uncle Vanya(契訶夫)的戲,對演員來說是很好的經驗,「其實是很神奇的事,二十歲去美國修讀研究院戲劇藝術碩士學位,當時是美國新學位,要求特別嚴格,等於一個PhD學位。課程很新鮮,我是全程投入、很渴望和熱衷去讀書。不過,那時正是六十年代末的美國嬉皮士年代,全美國完全是另一個世界,反戰、性解放、婦解,很多事情很放縱,我傻傻的去到當地真好笑,遇上很大的文化衝擊。」
他就是喜歡戲劇,不理世事,埋頭苦幹讀書,「家人很支持我,回想起也覺得慚愧,當時唔識諗,好彩最終沒有辜負父母。其實當時我獲浸會學院選中,有兩年獎學金去美國讀碩士,不過是修讀歷史,但我一心想讀戲劇,於是放棄了,所以我很感激父母,屋企並非富有人家,第一年是很辛苦儲錢給我讀戲劇,他們跟我說讀得好才有條件繼續留下,要不然就要面對現實,再作選擇。」這個推動力,令他更珍惜和用心讀書,一年後成功獲得兩個獎學金,一個是國際獎學金,一個是學校助學金,接着數年的學費也不用擔心。

○三年的音樂劇《酸酸甜甜香港地》於非典型肺炎傳播後,為香港人打氣,並到杭州、上海演出。(香港話劇團提供)
○三年的音樂劇《酸酸甜甜香港地》於非典型肺炎傳播後,為香港人打氣,並到杭州、上海演出。(香港話劇團提供)

鍾景輝邀他返港

原本毛Sir可以繼續升學,但畢業決定往外闖,「我想接觸專業劇團經驗,有實踐經驗,很幸運有教授推薦我去美國加州一個年青劇團做實習生,其實我是斟茶遞水,什麼都要做,但我很想觀察他們排戲和演出。做了數個月後,剛巧劇團缺少了一位演員,有人知道我學歷高,於是找我頂上。」那個是一九七一年莎士比亞的戲,雖然只是飾演小兵,但演出後,獲得一致讚賞,劇團總監也問他會否想演戲?於是開始了第一份工作,以及美國的戲劇生涯。
是次「戲夢逍遙—毛俊輝從藝五十年展覽」令他勾起很多往事,大家覺得毛俊輝很幸運,當中的經歷是很艱苦,尤其要自己面對環境,一切源於對戲劇執着,「感激上天給我的機會,當中生活上、情緒上遇到衝擊完全被蓋過,全部都很值得。在美國賺錢不容易,除非是明星,但為何我仍然有滿足感?因為作為中國人,在香港長大,我對於中國文化和傳統藝術,有了接觸和認識,我覺得自己是有『寶』在身上。我去到外國不覺得有什麼歧視,反而我可以歧視他人,因為其他人學到的不及我多。」
一九七六年,經全國公開遴選,他參演了Harold Prince與Stephen Sondheim的百老滙音樂劇《太平洋序曲》,與當時頂尖藝術家合作,「真的是最開心的事,當年美國同行一生的夢想和理想就是去百老滙,我非常幸運,那次於紐約連續演出一百九十一場,這一年的經驗很寶貴。」

一七年,毛俊輝為慶祝香港話劇團成立四十周年擔演《父親》,好評如潮,連續三度公演。(香港話劇團提供)
一七年,毛俊輝為慶祝香港話劇團成立四十周年擔演《父親》,好評如潮,連續三度公演。(香港話劇團提供)

在美國發展十七年,第二個時期是「尋根之旅」,「因為做過百老匯的戲,我有資格留在紐約,但Harold Prince也跟我說,我在美國是否欠缺了一些東西?變成無論怎樣努力,有些事情也不屬於我。」直至一九八○年,曹禺先生訪美,毛Sir應邀參演紐約英語版《北京人》,擔演江泰一角,被曹禺、英若誠和當地中英文報章評論盛讚,其後他代表新劇作家協會於八二年訪華,開啟了他的尋根旅程。適逢一九八五年,香港演藝學院成立,他的啟蒙老師鍾景輝問他:「你有否興趣返港?我們很需要你。」他便答應在戲劇學院擔任表演系主任。

毛俊輝大讚太太胡美儀是他的天使,對他照顧得無微不至。
毛俊輝大讚太太胡美儀是他的天使,對他照顧得無微不至。

黃秋生被罵哭了

在演藝學院任教十五年,留下來的最大關鍵是一班學生,看着一班年輕人是有能力和追求,「初期的畢業學生有謝君豪和馮蔚衡等,當時很少做實驗性的戲劇,第一齣荒誕劇叫《胡天胡帝》,這個戲很好玩和得意。我很有心在這裏教學,將西方戲劇介紹給大家,之後我要發展原創劇才有進步。」他曾教導過黃秋生、謝君豪、蘇玉華及申偉強等,桃李滿門,「很難說哪些學生較深刻,黃秋生讀書很頑皮,但我可以罵到他哭了,然後乖乖聆聽和學習。」

在演藝執教十五年後,他又投身新崗位,就是第三個階段「香港製造」,獲邀出任香港話劇團公司化後的首位藝術總監,「那一刻感覺自己要走到最前線,香港話劇團的發展步伐應該行得更快,要介紹給內地或海外知道,但因為太忙和心急,我病了一大場,痊癒後再繼續追尋。當時香港話劇團已成立二十多年,但原來內地人並不認識,最成功一次是音樂劇《酸酸甜甜香港地》,有黃霑和顧嘉煇,替我們打開了一道門;第二個劇是《新傾城之戀》,在上海和北京很受歡迎,之後還去了美加等地演出。」

+4

太太胡美儀是天使

二○一四年是他的第四個階段「海闊天空」,卸任香港話劇團總監後,出任香港演藝學院戲曲學院創院院長,結合傳統戲曲與現代劇的探索,包括《杜老誌》和《情話紫釵》等,「絕對是新挑戰,我用意是打開香港市場,不止藝術戲,普羅大眾都可以欣賞。劉嘉玲和梁家輝主演的《杜老誌》,當時一年內三度公演,引起極大迴響。」二○一八年在香港藝術節,帶領一羣粵劇新生代排演《百花亭贈劍》,將粵劇怎樣現代化,演繹到跟現代觀眾接軌?在香港藝術節首演時,反應非常好,藝術節是破天荒,四十七年以來,首次下一季重演同一劇目。

香港話劇團四十周年時,原本毛Sir答應為劇團執導一齣戲,怎知看過馮蔚衡給他《父親》的劇本,已十年沒演戲的他,感覺不演會後悔,結果觀眾很受落,一七年至今,該劇三度公演。直至最近毛Sir才有時間為話劇團執導一齣戲《往大馬士革之路》,演員有蘇玉華、申偉強及胡美儀,「蘇玉華和申偉強的演繹比以前成熟了,我跟阿蘇合作過兩個版本的《新傾城之戀》,至於申偉強,我做話劇團藝術總監時,他仍在摸索階段,不過他很好學,不斷想吸收更多,今次我給了他最大挑戰,這個角色的艱難程度是數一數二,他都有一點癲癲地,就讓他癲癲地下去!繼續投入去演,所以排戲時我沒有放過他,每分鐘都追趕住他。」

香港話劇團辦公室放滿獎座,當中有很多是毛Sir的作品。
香港話劇團辦公室放滿獎座,當中有很多是毛Sir的作品。

曾五度榮獲香港舞台劇獎「最佳導演獎」、香港藝術家聯盟頒發的「藝術家年度獎」(舞台導演),政府授予的銅紫荊星章等,毛Sir至今仍有什麼追求?「不會再想什麼獎項了,我覺得很幸運,有很多人錫我,大家欣賞我做的事已很感激和感恩,反而我覺得趁我仍然做得到,會盡我最大努力做好它,這樣才有意思。排戲時是會很累,但我又很開心,退休一定不會想了,我這種人不會想退休,直至做不到才會停下來,現在我很享受。」太太胡美儀同在演藝圈工作,對毛Sir特別了解,一直在身邊支持,毛Sir說:「她是我的天使,對我照顧得無微不至,有時我都有點牛脾氣,要做東做西,她會緊張,但開心的,我很感激她。」

○五年執導的《新傾城之戀》,由蘇玉華和梁家輝擔綱演出,香港演出後,再赴上海、北京和美加巡演。(香港話劇團提供)
○五年執導的《新傾城之戀》,由蘇玉華和梁家輝擔綱演出,香港演出後,再赴上海、北京和美加巡演。(香港話劇團提供)
星級企業大獎2020 姜濤 聲夢傳奇
人氣 TRENDING
張家朗 何詩蓓 姜濤 MIRROR ERROR 東京奧運 香港小姐 聲夢傳奇 炎明熹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21/09/15d0b75e-ccaf-4d1f-994c-4ea083002872-20210910054906-150x150.jpg?v=16312529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