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顏卓靈專訪】赴澳洲四個月體驗人生 顏卓靈儲蓄不夠一年開支

本地
2021.03.06
1.5k
撰文:溫敏芝攝影:張保祿
顏卓靈表示,疫情下收入大減,令她大失方寸,希望盡快重回正軌。
顏卓靈表示,疫情下收入大減,令她大失方寸,希望盡快重回正軌。

一三年的電影《狂舞派》,令顏卓靈(Cherry)為人認識,她在續集《狂舞派3》飾演的新進演員Hana,再挑戰跳舞難度,跟楊樂文(Lokman)一場跳舞爭凳仔戲,跳到受傷。去年新冠肺炎疫情下,Cherry工作近乎全面停頓,她趁機赴峇里考瑜伽導師牌,再到澳洲四個月,對人生有了很大的體驗。

去年她赴峇里一個月考獲瑜伽導師牌,洗滌心靈。
去年她赴峇里一個月考獲瑜伽導師牌,洗滌心靈。

顏卓靈對瑜伽很有興趣,朋友很久前已找她一起到峇里考導師牌,但一直未有時間實行,「去年初因為疫情整個行業停頓了,我才發現自己很久沒有停下來休息,很想趁機會沉澱一下,有什麼是演員以外想做的事情?朋友說去完峇里後,感覺很正,於是我便一試。我去了一個月,考了一個瑜伽導師牌。瑜伽是講求身心靈合一,身體要很專注和集中,你要跟自己溝通和沉靜下來,原來當你靜下來時候,有什麼情緒也不去理會,是一個很好的清洗。我入行後工作未停過,這次旅程很滿足。但當然這段時間無晒收入,有點大失方寸,本身已經要等待工作機會,有種不知道何時完結的感覺。」

喜歡瑜伽的Cherry,柔軟度非常高。
喜歡瑜伽的Cherry,柔軟度非常高。

峇里島旅程結束後,當時香港疫情未減退,回港沒有工作又要隔離,她便決定去澳洲墨爾本作人生體驗,更一去四個月,「我聽朋友說那裏很舒服,我未試過一個人去遠行,還要那麼長時間。朋友跟我說一個女仔在當地有點危險,於是介紹一些澳洲朋友給我認識,很開心大家同聲同氣。」緣份下,她更認識了當地一位任職電影業的朋友Victoria,「她跟我媽媽年紀相若,本身做美術,參與過經典作品《魔戒》製作,她的家很美,是一位很前衞的人。那四個月我經歷了很多,當時在澳洲沒有人戴口罩,而香港的口罩已經短缺,亞洲朋友在街上戴口罩會被外國人指罵,我們花很多唇舌跟外國人講解,也未必每個人會接受戴口罩能防疫。我認識的Victoria很特別,她跟我的想法一樣,口罩是需要的,當時我住在她的家,我不停向她分享香港關於口罩資訊,然後我們拍了一條片呼籲,我再找到香港布口罩的模板,大家一起製造口罩。」

她在澳洲體驗四個月,認識了一位電影人Victoria。
她在澳洲體驗四個月,認識了一位電影人Victoria。

她稱去年三、四月在澳洲時,飛機突然沒有直航,很多留學生一窩蜂返港,當時她亦買了機票,但心裏很想留低,因為跟Victoria的口罩合作還未全部完成,「我很不捨,覺得很可惜,但又已訂好機票準備跟她分手,我記得當晚是乘夜機,當日起牀致電朋友,很多人都覺得我既然心裏有答案,就忠於自己,之後想返香港,就算沒有直航機,總有方法。我是跟朋友邊說邊哭,最終決定放棄機位,留下跟Victoria繼續合作,最後合作得很成功。我離開澳洲前已有人購買,雖然初時銷量不是很高,但我走了一個月後,很受歡迎,達成了一件我很想做的事。」

顏卓靈很欣賞BabyJohn的毅力
顏卓靈很欣賞BabyJohn的努力,他是個思考型的人。

見到BabyJohn起雞皮

離港多時,她笑言那幾個月也是食老本,再沒有工作便不行了,希望電影業快點回復正常,「疫情開始已停工,澳洲返港後,間中只有少許工作,但也不夠我一年開支,真的很嚴峻。」電影《狂舞派3》跟上一集的角色不同,Cherry由「阿花」變成新進演員Hana,「其實一三年謝票時,黃修平導演已說過想拍續集,而且裏面是戲中戲,用半紀錄片形式。拍第一集時,我們太新了,就像一嚿薯仔,沒想過電影會賣座。」

相隔八年再跟一眾演員蔡瀚億(BabyJohn)和楊樂文合作,她表示大家默契多了,這幾年大家都有碰過壁和面對難關,大概知道娛樂圈的遊戲規則,會有什麼挫折?再回來彼此知道對方的長短處,能互補不足,就像BabyJohn自組公司成為老闆,感覺已截然不同,「我覺得他一直是思考型的人,近年更加成熟,已經超越自己,是諗緊怎樣去傳承,我看見他有一道光和氣度,有一種抱負和大哥哥感覺,很想照顧我們,我知道他這些舉動後,感覺是起雞皮,打冷顫,深受感動。我們這班年輕人,連自己都照顧不到,開工時間不足,但他已想到很長遠的事,慶幸認識到他。」

戲中楊樂文有場戲與顏卓靈爭櫈仔,二人埋身鬥舞。
戲中楊樂文有場戲與顏卓靈爭櫈仔,二人埋身鬥舞。

戲中她有不少跳舞場面,已忘記排舞多少個月,「最難處理Hana這角色是跳舞不太好,有種『甩甩哋』感覺,如果演繹一個跳舞叻的人,花多點時間練習便可以,但要好與不好之間,要拿捏得很準。」問她排舞時有否受傷?她說:「都有,主要是跟Lokman用跳舞來搶凳仔戲分,因為太貼身,我們不斷互相打到對方,有時他插走了我一塊肉,我又插到他的眼睛,大家太肉緊了,有時跪在地上亦難免擦傷,拍完後大家都不停說sorry,幸好沒有弄傷攝影師,拍出來的效果亦很好。」

 Cherry在電影《狂舞派3》飾演新進演員,有不少跳舞場面。
Cherry在電影《狂舞派3》飾演新進演員,有不少跳舞場面。

她飾演的新演員Hana,入行後感覺失去自由,Cherry坦言《狂舞派》第一集上映時也有這種感覺,外出時有人稱呼她做「阿花」,多了觀眾留意,也要一個適應期,「初時我都不習慣,以前是妹妹仔一名,外出會不想化妝,其實是自己放大這個感覺,好像戲中有句對白『你寧願紅,還是做一個普通人周圍去』,其實可以沒有衝突,好像發哥(周潤發)也是四處去,當然要達到他那種境界,並非一時三刻,亦很難有發哥的名氣,只要放下自己包袱,也可以很自在。」

化妝:Vinci Tsang @vinciwinki.com

髮型:Hugo Poon

服裝:ARTO.

場地:Green Tomato Limited

 

 

黃秋生 星級企業大獎2020 G.E.M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21/03/9e8bed73-0257-4121-b24d-0ad943c078c1-20210304080155-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