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關曜儁專訪】「Hang基」獲詹瑞文教戲 關曜儁技能傍身打兩份工

本地
2021.02.26
782
撰文:冼麗宜攝影:伍敏慧
whatsapp-image-2021-02-25-at-16-03-24-1
關曜儁有一位圈外女友,拍了拖差不多五年,他笑言女友是他的忠實粉絲,經常都會叫身邊的朋友看他的戲。

關曜儁(前名關梓陽)入行五年,在去年改名,他說是因為機緣巧合識了一個研究姓名學的朋友,在他介紹後才有這個改名決定。「我本身無信仰,但他用姓名學跟我講事業方面講得幾準,問我是不是經常起起跌跌?亦講到家中一些關係的事,令我覺得改了可以幫到家人及事業,一舉兩得,於是找師傅改了關曜雋這個名。改了之後覺得多了很多人幫自己,同家人的關係亦好了,以前好多時都是一分耕耘都未必有一分收穫,但現在起碼是對等,有付出有收穫,不知是以前種下還是什麼?我也解釋不到。」

在《陀槍師姐2021》劇中跟羅子溢最多對手戲,關曜雋說子溢當他弟弟一樣,令他喜出望外,而且鏡頭前後都很照顧,使他很快就投入了角色中。
在《陀槍師姐2021》劇中跟羅子溢最多對手戲,關曜雋說子溢當他弟弟一樣,令他喜出望外,而且鏡頭前後都很照顧,使他很快就投入了角色中。

關曜儁喜歡跳舞表演,因一次姑姐介紹他去玩舞台劇,由小角色做起,令他對演戲發生興趣。「之後慢慢同演藝學院的朋友熟落,最大型一次演出就是同梁洛施及詹瑞文一齊演《快樂勿語》,出來有很多人讚及找我拍照,令我好想給更多人看到和認識自己,將表演快樂帶給觀眾,剛好見到無綫有訓練班,就決定報名,第一次去到第三輪有二十人,就說我有點肥,入不到,之後搵教練積極減肥,第二次再考,以為瘦了OK,最終也是不成功,第三次最平常心,頭兩次都有打扮,但這次就短衫短褲,最放鬆反而就錄取了。」

img_7559
關曜雋一八年參加健美比賽奪得亞軍

當初因為要減肥而去健身,結果關曜儁花了半年時間已練成六塊腹肌,之後朋友叫不要浪費這番心機,順道去考教練牌,就算之後入了訓練班,也可繼續健身教練的工作。「到現在兩份工都沒有想過要放棄其中一份,別人經常都說要專注做一件事,但是今次疫情一出現,很多人發現原來不可以只得一份工作,有多個技能傍身都是好事,做了七年教練,以前無綫工作一完,大家去吃飯去玩,我是馬上繼續健身的工作,又或是捱完通宵,第二天一早又要教班,不過這段辛苦時間終於捱過,現在有自己團隊,可以舒服點,不用瘋狂的做。兩方面會盡量取平衡,以前教健身多些,因為演出機會不是很多,但現在角色戲分比較重,要放多些時間,否則會很易被淘汰。」

img_2031
心情低落時,母親也經常鼓勵他,說每個人的路都不同。

關曜儁是一五年的藝員訓練班學員,同期同學有周嘉洛、吳偉豪等,他們畢業後大部分入了處境劇,這幾年看到他們因為處境劇而有高曝光率及演技的進步,關曜儁說也有因此而不開心。「之後我也有去處境劇做一些客串的角色,發現跟他們已經不同,高下立見,老實說,自己一年都未必返到一百五十日工,但他們是一年返三百多日,對鏡頭的熟悉和運作已經很強,那時甚至會懷疑自己,是不是不OK?但又想到為什麼要那麼早放棄,我都未做到一個真正的角色就放棄,是不可以!他們都很好,有段時間我比較失落,吳偉豪和嘉洛見到我,會不停鼓勵我說加油,支持我叫我不要放棄。」

a4cc0bd2-e87c-4a1e-91c6-db12646e9333
因做舞台劇而認識詹瑞文,今次拍《陀槍師姐2021》更得他指點如何演好角色。

幸好終於有《陀槍師姐2021》的出現,第一次有這樣重戲分的角色,關曜儁坦言拍攝前難免會有壓力和緊張。「當時即刻睇好多電影,找很多不同的演繹方法和問很多人,其中一個就是舞台劇老師詹瑞文,跟他一直有聯絡,我有教他做運動,於是找他說有個喜劇角色,很適合他教我,指點我從什麼方向去做?但他不是教我搞笑,他說人要看,要聞,要講,要聽,他說我聽方面很弱,以前做舞台劇,跳舞經常甩beat,他就教我聽,叫我坐好,聽聽有什麼人行過,附近有什麼動靜,幫我建立基本,然後在排戲時,跟我用不同的速度去講,這方面也幫了我很多,因為我們睇劇本,很多時都會用了自己的感覺去讀,去演,但其實有千萬種感覺,他幫我找不同的特色,現在看回亦發現,跟他有排過和沒排過的戲相差很遠,最近自己接了一個不錯的角色,我打算都會繼續用這個方法去做。」

黃秋生 許志安 惠英紅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21/02/whatsapp-image-2021-02-25-at-16.03.24-20210225091406-150x150.jpe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