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張文慈專訪】習慣單身不再憧憬婚姻 張文慈內地生病倍感軟弱

本地
2020.11.13
558
撰文:冼麗宜
whatsapp-image-2020-11-04-at-12-31-47-3
九月三十日生日的她,曾擔心要在內地過寂寞生辰,幸有內地助手及朋友幫她book場慶生,為她帶來驚喜。

在《木棘証人》飾演羅子溢家姊Miss古的張文慈,今次演出十分搶鏡,得到不少觀眾讚賞,可惜劇集播映期間,因身在內地,未能親身宣傳,令她深感內疚。八月時因有內地廣告商找張文慈拍廣告,加上有不少商演邀請,於是她趁未有新劇開工的這個空檔,在九月初回內地工作。「記得一二年拍內地電視劇《亂世佳人》時,也在上海逗留了一個多月,但就沒有這次那麼長,自己一個人在內地是有點不習慣,因為我是一個非常依賴的人,這兩個月學習了獨立,一個人住,要自己照顧自己,自己做家務,好多以前不會做的,現在也學會。」

whatsapp-image-2020-11-04-at-12-31-47
雖然內地疫情已經受控,不過張文慈都非常謹慎,坐交通工具一定戴上口罩。

張文慈直認自己很宅,在內地很少出街,很多時都是留在酒店中。「記憶中我只出了兩次街,一次是我生日,另外一次是在內地幫忙照顧我的朋友生日,雖然現在也有不少藝人朋友都在內地工作,例如志雄哥也在深圳,也有叫我找他吃飯,但我比較懶,沒有起行。之前尹天照生日,也有約我吃飯,但就是那日我剛好病了,沒有跟他慶祝,自己也很不開心。」

whatsapp-image-2020-11-04-at-12-31-45-4
跟八両金齊齊出席樓盤活動,不過問及會否在內地買樓?她說暫時還未有這個打算。

除了不能跟好友慶祝,張文慈說在內地生病,最難忍是要面對的那份無助感。「一個人病,在內地是很辛苦的,感覺到自己會更加慘和軟弱,不過都好感恩,好彩好快無事,我也去過醫院check,不是新冠肺炎、也不是什麼AB流感,只是一般的流行性感冒,現在也大致康復了八成,只爭少少鼻水,人是精神的,很多朋友都有傳信息問候我,多謝關心;為了搵食,自己也不捨得香港,不捨得人,小狗和工人姐姐,希望疫情快過,年尾左右會回來拍劇。」

whatsapp-image-2020-11-04-at-12-31-47-2
在酒店閒時會開直播,跟粉絲聊天。

因為不在香港,所以張文慈一直都沒有參與劇集《木棘証人》的宣傳,「我也覺得很無奈及內疚,好唔開心,難得一次,好感恩監製給了機會我做這個角色,這是我入行以來最有得發揮的電視劇,所以覺得對不起他們。」她覺得今次《木棘証人》的Miss古,其實是有少少延續《跳躍生命線》做馬德鐘家姊那角色,「當然也不是完全一樣,性格及背景都有不同,今次是第一次有機會在喜劇方面有那麼多的發揮,可以創造一個角色,很好玩,將我喜劇的細胞開發出來,其實我本身真人有很多Miss古的性格,只是大家不知道,可能是我以前的形象太過高冷,但真正的我是有點傻大姐,懵吓懵吓,所以這個角色對我來說不是很困難,反而要扮很叻、扮很聰明和冷靜那種就有點難度。其實入行多年,很多角色都做過,正如今次的老師,在之前《老表,畢業喇!》也做過,同系角色有不同演繹都是好玩的,之後有機會的話,我想做一些有霸氣的角色,例如可以做王后、黑社會大家姐,又或是一些自強女性傳奇人物,都好想嘗試。」

2714pinky004
跟韋家雄在《木棘証人》的感情戲,觀眾十分受落,在周三晚一幕接吻戲,更成為焦點。

四十九歲的張文慈,在劇中渴望跟韋家雄結婚,除了著牛仔短褲勾引他,又藉着失憶,假扮他的未婚妻。「在劇中的我很搞笑,其實未去最後一秒都估不到結局,至於現實中的我,對婚姻態度是隨緣,憧憬的階段已經過去,現在習慣了一個人的生活,只不過身邊的人會很擔心,向我催婚,但我覺得一個人都可以,所以沒有特別再想太多。如果真的選另一半的話,當然希望大家有相同的價值觀,channel啱,最好他肯陪我返教會,現在我要求不多,最重要是一個成熟的男人,大家有伴,可以照顧對方。」

鄭秀文 黃秋生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20/11/whatsapp-image-2020-11-04-at-12.31.48-1-20201113070404-150x150.jpe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