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蔡思韵專訪】與劉俊謙戲假情真 蔡思韵崩潰無限次似喪屍

本地
2020.02.14
685
撰文:溫敏芝攝影:洪志富
蔡思韵現時在香港、台灣兩邊飛,她會努力看電影吸收經驗和做運動,因太瘦了,希望多一點肌肉,「我目標是想演不同類型角色,希望有機會演古裝戲。」
蔡思韵現時在香港、台灣兩邊飛,她會努力看電影吸收經驗和做運動,因太瘦了,希望多一點肌肉。

二十五歲的蔡思韵(Cecilia)憑首部香港電影《幻愛》入圍《第39屆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女主角,早前已先拔頭籌在香港評論學會封后,得悉獲獎一刻,腦海完全空白;回想起戲中一場被揭露瘡疤戲分,無限輪迴十多次情緒崩潰,拍完後感覺猶如喪屍般虛脫了。Ceci與戲中男主角劉俊謙戲假情真,完成電影後,真的戀愛了,她甜笑的說:「我都意想不到。」

蔡思韵與劉俊謙在戲中有不少親熱戲,她坦言有點尷尬。
蔡思韵與劉俊謙在戲中有不少親熱戲,她坦言有點尷尬。

蔡思韵在台灣大學修讀戲劇系,邊讀書邊做兼職模特兒賺取零用錢,直至三年級開始拍戲,第一部作品是ViuTV的劇集《短暫的婚姻》,與陳奕迅合作,之後拍了台灣電影《盜命師》、《返校》、《一吻定情》和Netflix的劇集《極度千金》,返港後,再跟蘇玉華潘燦良演出了舞台劇《如夢之夢》,今年在港拍了第一部電影《幻愛》,便奪得評論學會最佳女演員和入圍金像獎最佳女主角。入行短短三年有此成績,她自覺很幸運,「知道得獎時,腦海真的空白了,始終是第一部香港電影,拍攝時不會想過得獎。」

一六年於國立台北藝術大學的戲劇《尋找男子漢》表演
一六年於國立台北藝術大學的戲劇《尋找男子漢》表演

Ceci與男主角劉俊謙合作後,戲假情真成為情侶,她甜笑說:「真的意想不到,事前我們認識,但不熟落,今次因工作認識更深,拍戲時當然是認真和專業地工作,是拍攝後順其自然在一起,我們都是戲劇系,喜歡演戲,有共同目標。」她欣賞阿謙是個認真的好演員,就算不用埋位,也會獨個兒安靜地進入狀態。Ceci與阿謙同在香港評論學會稱帝封后,她說:「好榮幸,好像沒有例子是同一部電影的男女主角一同獲獎,有這個肯定很開心。」問她有信心金像獎再下一城封后嗎?「希望有啦,如果有當然開心,我是新人,仍有很多挑戰讓我繼續嘗試。」

台灣大學畢業時,與好友合照留念。
台灣大學畢業時,與好友合照留念。

戲中她與阿謙有不少親熱戲,她坦言當然尷尬和擔心,始終是最大尺度一次,「現實的我,某程度被葉嵐角色影響對愛情看法,要愛自己才有能力去愛人,你不夠愛自己,其實你說愛人都是假的,我希望每個人都有愛人和被愛的能力。」她說劇本修改了很多次,最難不是一人分飾兩角,是女主角葉嵐內心複雜度,外表很硬淨,但內心是脆弱女孩子,「當時導演周冠威帶我跟一位患有情緒病和有背景女仔傾偈,對我來說是幾大衝擊,第一次近距離聽她的故事;導演亦帶我跟心理輔導員見面,分享很多情緒病真實個案。」

 Ceci在台灣生活讀大學,與一班同學感情深厚。
Ceci在台灣生活讀大學,與一班同學感情深厚。

她自言是個拿得起放得下的人,平日遇到不快事,也不會讓自己在悲傷中沉溺太久,會想辦法讓自己重回正軌,所以不難抽離,「對我來說最困難一場戲是當瘡疤被揭露,受到衝擊而情緒爆發,那場戲一鏡到底,技術上要做到好精準,NG了很多次,變相是我不斷重現那個情緒爆炸度,來來回回拍了十多次,拍完後整個人累到好像喪屍虛脫了,我知道表演沒有一百分,永遠覺得自己有瑕疵,今次給自己合格是因為已盡力,所以放過自己吧!」

蔡思韵第一部作品是ViuTV的劇集《短暫的婚姻》,與陳奕迅合作。
蔡思韵第一部作品是ViuTV的劇集《短暫的婚姻》,與陳奕迅合作。

演戲並非她兒時夢想,也不覺自己有表演慾,「細個夢想當然是選香港小姐,相信每個女孩子都會這樣想,直至大學才認識表演是什麼一回事。」她外貌偏向成熟,是好還是壞?她笑說:「是偏向成熟,我覺得自己算是『老住來擺』,希望三十、四十歲都是這個樣子,我覺得成熟一點可以挑戰更複雜和多元化角色。」她稱家人起初也擔心入娛樂圈,直至她考到大學戲劇系,媽媽是開心到在電話裏哭了,知道她是認真去學一件事,亦希望她可以認真做一個藝術家,這次獲得提名,媽媽既開心又安慰。

蔡思韵與劉俊謙因電影《幻愛》戲假情真,變成真情侶。
蔡思韵與劉俊謙因電影《幻愛》戲假情真,變成真情侶。

化妝:Will Wong

髮型:Lupuschui@orient 4

鄭秀文 黃秋生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20/02/s200207a137-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