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馮素波專訪】揮別丈夫離世傷痛 馮素波40歲後看懂人生

本地
2020.01.16
6.5k
撰文:徐雲攝影:張保祿

「四十歲前,我看不懂人生,覺得事事不如意,樣樣不稱心,生活很不愉快,怨氣累積為怒氣,把自己折磨得好辛苦,現在看懂了,想不到愈老愈開心,不論晴天、雨天心情都很好,你說人生是不是很奇妙?」七十六歲的波姐馮素波,三年前經歷丈夫離世,學懂要在滄海笑看人生,歡聲笑語下雖有淚影,但當下的每一刻,她都想好好珍惜。

波姐馮素波看透人生做個開心快活人
波姐馮素波看透人生做個開心快活人

二○一七年三月,馮素波的丈夫蘇文雄因為爆血管,在醫院昏迷了兩個星期離世,面對摯愛永別,波姐沒有對外聲張,靜靜為丈夫準備喪禮,「至親好友來到,我囑他們不要難過,也不需要哭哭啼啼,揮揮手和我老公說聲再見就可以;生死是人生必須面對的事,老公離開了三年,我每天都過得很開心,有一次馬海倫看到我,說:『波姐,我不是黑心,不過我覺得你自從老公走咗後,愈來愈開心,愈來愈後生。』我安慰她說不要緊,事實上我真是愈老愈開心。」

波姐透露丈夫離世前,身體檢查時發現心臟有問題,醫生建議開刀,但有風險,丈夫七十多歲不想開刀,情願用藥物控制,「老公認為就算只有兩年命,也希望開開心心過剩下的日子,他還說一定要比我早死,因為我有一個好孝順、好乖的兒子,又有愛惜我的弟妹,還有很多好朋友,平時節目多多生活豐富,相反他在世上已經沒有親人,如果我比他早死,剩下他一個沒有人照顧會很賤,他要我答應,就算他不在身邊,也要好好生活下去。」

波姐認為生死是人生難以避免的事,與其傷心流淚令親友擔心,不如積極面對人生。
波姐認為生死是人生難以避免的事,與其傷心流淚令親友擔心,不如積極面對人生。

三年前的某一個早上,波姐的老公在家中突然爆血管,送到醫院老公已經昏迷,當時她的演唱會即將舉行,無綫新劇有四組戲待拍,「很害怕也很擔心,萬一演唱會時老公去世怎麼辦?萬一拍劇途中他離開又怎麼辦?我形容那是『危情八日』,幸好上天待我不薄,在我完成演唱會,又拍完四組戲後,老公永遠離開了這個世界,他讓我在最安心的情況下,好好為他準備喪禮。」現在波姐生活很好,去年登台、探親去了三趟美國,又遊了加拿大,弟弟還出資請她去東歐旅行,每次外遊她都會在心裏和老公說,「我們又要飛了,一齊去玩吓啦!」每到一個城市我都告訴老公,這是哪裏?有什麼好玩?波姐說着、說着,眼淚悄悄爬上她的臉龐。

馮素波(右三)是「七公主」大家姊,依次是沈芝華(右二)、陳寶珠(左三)、蕭芳芳(中)、薛家燕(右一)、王愛明(左二)及馮寶寶(左一)。
馮素波(右三)是「七公主」大家姊,依次是沈芝華(右二)、陳寶珠(左三)、蕭芳芳(中)、薛家燕(右一)、王愛明(左二)及馮寶寶(左一)。

波姐身邊也有年老失伴的好友,有些丈夫離世六年仍然哀慟,將丈夫的骨灰安放家中日思夜念,「她們羨慕我豁達,我勸她們要放手,如果相信人死後去了另一個地方,你不捨得放手,逝去的親人被感情牽絆不忍離開,彼此都很痛苦,老公先我一步走,如果每天在家為他痛哭,老公知道一定很傷心,家人會擔心、朋友會安慰,但自己的心結終歸要自己才能解開。」

波姐在夜總會唱歌時期,一個月賺過萬元是閒事。
波姐在夜總會唱歌時期,一個月賺過萬元是閒事。

波姐四十歲前看不懂人生,因為爸爸馮峰的關係,從小在戲班、影圈成長,見盡世態炎涼有很多心結和怨氣,厭惡電影圈轉行在歌廳、夜總會登台,首任丈夫張振輝是樂隊領班因此結緣,「那個年代唱歌是拋頭露面的工作,唱了十多年也倦了,婚後一心想做家庭主婦,可是卻不甘於做普通主婦,累積了很多怨氣,與前夫在各方面都存在分歧,最後決定離婚。」

波姐遊東歐盡情享受人生
波姐遊東歐盡情享受人生

波姐離婚後去加拿大登台,在當地重遇昔日影圈舊友蘇文雄,對方移民加拿大同樣結束了一段婚姻,兩個同是天涯淪落人,開始了長達四十年的人生路,丈夫愛護、兒子孝順,再加上宗教信仰,令波姐漸漸看懂人生,「以前看不開,覺得自己的命很苦,活得不開心,看到的人和事都是灰的,現在回到公司,看到的都是笑臉,工作時見到熟悉的面孔很開心,看到不熟悉的年輕面孔也很開心,沒有工作約朋友打麻將、飲茶、食飯全是開心事,以前朋友約我聚會,臨到前一天才看心情而定,現在朋友邀約我第一時間答應,因為不想留有遺憾,我不知道有幾歲命,但我知道要好好珍惜每一天,也要好好珍惜每一個朋友,早上只要能睜開眼睛,就要好好享受這一天。」

許志安 惠英紅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20/01/p200107a076-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