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Aka專訪】舊愛出軌失去尊嚴 Aka收入僅夠糊口

本地
2020.01.03
574
撰文:溫敏芝攝影:張保祿
入行七年的趙慧珊(Aka)近日脫離女團Super Girls,單飛發展。
入行七年的趙慧珊(Aka)近日脫離女團Super Girls,單飛發展。

入行七年的趙慧珊(Aka),今年暫別Super Girls四位戰友,各自發展。單飛後的她,面對不少難關,為新歌錄音卻失聲半年,心情直插谷底。曾與吳業坤傳緋聞的她,坦言現在單身,與對方是少聯絡的朋友。

在新歌《底線》中,Aka與黃溢豪拍攝MV。
在新歌《底線》中,Aka與黃溢豪拍攝MV。

決定單飛發展,是因公司覺得Super Girls已成軍七年,不如嘗試各自做喜歡的事,「我跟Cheronna鍾意唱歌,Heidi鍾意時裝,Yanny鍾意拍戲,Jessica鍾意結婚,她剛做了人妻,哈哈!大家嘗試在自己喜歡的領域發展。分開後,感覺原來幾新鮮,五個人一起時,我都會依賴,現在變得獨立,以前我做隊長,其實是個打雜,什麼都會兼顧。」

她早前與MFM成員羅嘉豪於馬來西亞錄音。
Aka早前與MFM成員羅嘉豪於馬來西亞錄音。

早前為第一首歌《你在聽嗎?》錄音,難得有獨立發展機會,卻失聲令錄音延遲,「很傷心,心情跌入谷底,我是去完日本後感冒,之後失聲半年,看過很多醫生也沒幫助,幾經波折,才找到一位針灸師醫好我;對我來說能獨自唱歌是難得機會,是天大喜事,但上天好像戲弄我,當時是一邊針灸,一邊落淚,我本身又怕痛怕打針,常常問上天為何怎樣對待我?幸好最後也能痊癒。」主力唱歌外,Aka早前亦接拍電影《潛行者》,外表柔弱纖瘦的她,最想拍動作電影做打女,「我近日跟Chris Collin和伍允龍學綜合格鬥(MMA)和詠春,我有健身,都知道做打女,下盆要穩健,需要多一點肌肉才能說服觀眾。」

早前她與伍允龍合作電影《潛行者》,之後跟對方學功夫。
早前Aka與伍允龍合作電影《潛行者》,之後跟對方學功夫。

入行七年的她,早在○八年已於有線擔任主播和做DJ工作,當時仍在修讀副學士,之後才組成女子組合,她笑說:「我感覺自己已老了,不過都算圓夢,舉辦過演唱會、開畫展和單飛發展,希望稍後有更多人認同我這位女歌手的存在。其實入行後都有很多挫折,Super Girls初出道時,被外界跟韓國女團比較,經常被攻擊做得不好,真的會不開心,我知道總有不同的聲音,有時會選擇不看。我們已盡了最大努力,仍然未獲大眾認同是最hurt,後來大家慢慢接受,原來努力大家是看得到,我就開始懂得調節心情,會跟自己說有人留意,總好過連談論都沒有。」

擅長跳舞的Aka,早前赴韓國再深造舞藝。
擅長跳舞的Aka,早前赴韓國再深造舞藝。

她稱出道第二年,其實有想過轉行,亦想過女子組合是否要解散?「當時大家沒有工作,生計開始有問題,我的戶口經常只得兩位數字,連提取現金也不足夠。我的基本使費是車費和唱歌跳舞訓練,但所有工作要五位成員平分外,公司亦會抽佣,真的連1%都沒有,幸好公司沒有放棄我們。當時我唯有節衣縮食,我記得當時有位成員為了慳錢,回家時要坐泥鯭的士,那時大家都幾辛苦,有時路程短的,我寧願行路,慳得就慳,有時一餐只吃一個三元的菠蘿包頂肚。」現在她的生活足夠糊口,至少夠交租及應付家用,因為爸爸有嚴重哮喘,經常出入醫院,媽媽收入不多,自己要努力賺錢養家。

 Aka喜歡畫畫,早前舉行過畫展。
Aka喜歡畫畫,早前舉行過畫展。

問她期待有男友嗎?她說心情很複雜,今年才有屬於個人的歌,是個好開始,希望專注工作,而且她性格內向,放工後會回家做宅女。早前在韓國學舞的她,稍後會推出畫冊外,早前亦參與第一首有份填詞的歌曲《你在聽嗎?》,「我仍是學習階段,很有難度,以前我讀文學,寫的詞太文雅,要學做一個現代人。」

到馬來西亞錄音,當然要品嚐「果王」榴槤。
到馬來西亞錄音,當然要品嚐「果王」榴槤。
黃秋生 許志安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20/01/p191125b029-e1577944591637-1-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