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蘇雄專訪】慧眼邀許冠傑加入蓮花樂隊 蘇雄神隱美國40年

本地
2019.12.12
1.2k
撰文:Kelly Check攝影:伍敏慧
Danny七五移民美國,多年來在當地四出表演,從沒放棄過他最喜歡的音樂。
Danny七五移民美國,多年來在當地四出表演,從沒放棄過他最喜歡的音樂。
(左起)周啟生成立飲茶音樂聯盟,邀得蓮花樂隊低音結他手Danny、PLAYBOY樂隊鼓手Frederick及玉石樂隊主音張武孝(大AL)作音樂交流。
(左起)周啟生成立飲茶音樂聯盟,邀得蓮花樂隊低音結他手Danny、PLAYBOY樂隊鼓手Frederick及玉石樂隊主音張武孝(大AL)作音樂交流。

周啟生三年前成立了飲茶音樂人同盟,平均每月最少舉辦一次活動,邀請不同年代的音樂人話當年及作音樂交流,上周舉行的活動,邀得當年許冠傑所屬的蓮花樂隊低音結他手蘇雄(Danny)現身,Danny在七五年已移民美國,神隱四十多年的他罕有地接受訪問,原來多年來他一直有在美國四出表演,從來沒有離開過音樂,不過他認為英雄不提當年勇,甚少跟人重提昔日在蓮花樂隊輝煌的日子。

六四年披頭四訪港,風魔一代年輕人,當年的蓮花樂隊亦曾模仿他們的蘑菇頭髮型。
六四年披頭四訪港,風魔一代年輕人,當年的蓮花樂隊亦曾模仿他們的蘑菇頭髮型。

蓮花樂隊大約在六四至六五年由低音結他手蘇雄(Danny)、鼓手張浚英(David)及李松江(Albert)創立,蓮花樂隊曾在粵語長片《女金剛》亦有客串演出,非常經典,後來再加入主音結他手周華年(Wallace),主音歌手許冠傑(Sam)則於六六年才加入,Danny說:「我第一次見阿Sam唱《Come Tomorrow》,金雞獨立彈base兼唱,我覺得很有台型,阿Sam跟樂隊Harmonicks拆夥,我就邀請他加入Lotus,當時我在band中很受歡迎,fans覺得我很cute,我預計到阿Sam加入一定成為鋒頭躉,我的心態是自己勁是沒有用的,最緊要是隊band勁,事實證明我的想法沒有錯。」

當年憑《蘇絲黃的世界》一炮而紅的關南施亦是長居美國,她今年亦有出席Danny的生日飯局。
當年憑《蘇絲黃的世界》一炮而紅的關南施亦是長居美國,她今年亦有出席Danny的生日飯局。

Danny的胞妹在七十年代遠嫁美國,他亦隨家人移民當地,放棄香港的事業,「六七年暴動,媽媽已很想離開香港,後來妹妹嫁去美國,我七四年拿到綠卡,七五年正式移民美國,最初是跟家人一起去紐約生活,但我不太喜歡紐約,我當時的太太的家人在多倫多,我們兩口子亦去了多倫多生活,當地有八個月是冬天,我很怕冷,在當地遇上一位朋友,他說全世界最正的地方是羅省,向南開一小時車可以滑浪,向北開一小時車可以滑雪,我聽見已非常心動,於是從多倫多開車去羅省,一直住到現在。」

Danny是隊中的低音結他手,當年手執結他便已迷倒不少少女。
Danny是隊中的低音結他手,當年手執結他便已迷倒不少少女。

移民美國多年的Danny一直在當地低調演唱,他認為英雄不提當年勇,甚少跟人提起昔日在蓮花樂隊輝煌的日子,「聽我唱歌的人未必一定來自香港,有越南、新加坡、馬來西亞、台灣及中國等地,很多樂迷都比我年輕,我出道的時候,他們還未出世,年紀大些的或許知道蓮花樂隊,跟年輕一代提蓮花樂隊,他們也不知道是什麼?他們喜歡我的音樂已足夠,有句話叫『英雄不提當年勇』,毋須刻意跟別人提起自己的過去,不過最近有些演唱會主辦單位,以我蓮花樂隊成員的身份宣傳,連阿Sam也被拖落水,忽然間很多人問起我Lotus的事迹,六六至六八年是蓮花開得最燦爛的年代,阿Sam一直在香港,而我就去了美國,相同的是大家都沒有離開過音樂。」
Danny坦言,要在七十年代的美國延續自己的音樂事業,確是不容易,「我自己不喜歡拍電影或電視劇,我的世界只有音樂,在香港夾band算是有知名度,我去表演的地方都是半島或喜來登這些高級酒店,很多英兵聽我唱歌,他們開派對,還以軍車來接我,當時搭飛機不像現在般普及,通訊又不如現在般方便,又想繼續在香港工作,也很難分身坐移民監,最終也選擇移民美國;在香港自以為是天之驕子,我表演的地方都是大酒店,香港光是希爾頓酒店已經有四個場容納live band,在美國的大酒店竟然沒有樂隊,我終於明白為何林子祥要從美國回港發展,而我就傻傻的走去美國發展,有段日子也很艱辛。」

Danny與母親、女兒及孫兒,四代同堂於美國生活。
Danny與母親、女兒及孫兒,四代同堂於美國生活。

Danny感恩在美國這片土地,依然也有自己的舞台,幾十年來沒離開過音樂,「美國沒什麼夜生活,我們在香港一星期七天表演,天天都爆滿,跳舞的人從舞池擠至上台,在美國周日至周四都沒有人的,周五及周六才有人外出消遣,餐廳的地方多的是,客人又不多,我便去跟餐廳老闆談,我跟他說我身價很高,你請不起我的,不過不要緊,你不用付錢給我,我來唱歌,每位客人給我五美元門票,其他食物及酒水錢都是你收,原本沒有人的餐廳,很多客人來聽我唱歌,我要感謝主,我沒張學友般唱得好,論彈琴周啟生好我幾十條街,不過我沒離開過音樂,一直可以靠音樂養妻活兒。」

Danny一六年底回港曾與蓮花樂隊成員Albert(前右)見面,可惜幾個月後對方已離開人世。
Danny一六年底回港曾與蓮花樂隊成員Albert(前右)見面,可惜幾個月後對方已離開人世。

Danny在每年感恩節會回香港小休兩星期探朋友,他一六年回港曾跟隊中的旋律結他手李松江(Albert)見面,幾個月後對方便過身,Albert最後一次送別他去機場的畫面還歷歷在目,而主音結他手周華年(Wallace)早於八七年已離世,目前五子只剩下他與Sam及鼓手張浚英(David)三人,大家只能在舊唱片緬懷這隊六十年代的勁band!

黃秋生 許志安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19/12/5c57bb83-99ca-4b89-a25f-d143460b46ad-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