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健安專訪】陳健安學懂斷捨離 單飛壓力患上喉球症

本地
2019.10.17
563
撰文:王崇頴攝影:鍾漢平
決定單飛後,陳健安曾經一度迷失方向,幸好最終重回音樂路上。
決定單飛後,陳健安曾經一度迷失方向,幸好最終重回音樂路上。

 

入行十年的陳健安,突然由C AllStar組合變單飛成功推出個人專輯《一吻穿越四十六億歲》,令他感到迷失,「記得當初知道要單飛的時候,我第一個贊成,對成件事好正面,但一七年完成紅館演唱會後,開始慢慢進入單飛路程,比我想像中艱難,原來入行八年來,自己一直都處於舒適的地帶,一下子好難跳出來,我開始做了很多事,怎樣才可以令自己脫離舒適地帶?唯有盡量少搵以前三位隊員及監製,將時間投放返自己身上,有段時間還把自己困住,不停去問自己同一個問題,就是到底我是誰?但一直都找不到到答案,慢慢身體開始出現問題,失眠,胃酸倒流,加上有一個徵狀出現,就是患上喉球症,喉嚨生一個波咁,上網查原來是由壓力造成,是情緒病的前身,當我發現後就立即停止困住自己,多接觸外面世界,重新找一些朋友,開始冥想,做瑜伽,斷捨離及斷食等,讓自己冷靜下來,將問題慢慢地解開,我其實來到世上可以有什麼價值?總之我識做什麼就做,盡量做好,不要想太多,慢慢就開始走回正軌,記得當時不停作曲,來抒發心情。」

他表示與三位成員關係友好,完全沒有不和。
他表示與三位成員關係友好,完全沒有不和。

外間會覺得C AllStar發展不錯,為何要休團?但這個獨立決定卻令他成長,「當時我們的信念是休團會對樂隊更好,不經不覺都休了兩年。而這張專輯的出現,是其中的證明,自己一直都低估了參與一張專輯的能力,想不到六首歌中有五首是自己作曲,其中一首更是曲加詞,亦做了監製,很多事都一手去做,這些經驗都是值得,雖然感覺像將某些東西打爛,但原來要建立就是要將原本的東西打爛,從而看到內裏的結構是什麼,再加入新的元素,現在正是經歷這個階段。」

陳健安因情緒出現問題,開始做瑜珈及冥想。
陳健安因情緒出現問題,開始做瑜珈及冥想。

On仔說大家終日都會問他犧牲了什麼?「我覺得做每一行業都有困難,當鍾意去做,好少會覺得辛苦,記得初入行時同兄弟阿King合住劏房,現在回想起感覺很有趣,當時那間房只有一個冷氣,就是在他房間,要用抽氣扇抽冷氣過來我房,但兩間房的溫差很大,他房間要凍到冬天一樣,我房間的溫度才是秋天,所以他每日睡覺都要穿上羽祴。而且當時有段時間都無收入,即使有都可能只有千多元,但都捱過很多艱難的日子,好少會講到好辛苦,困難,因為大家心態上都抱住樂觀,可以做自己喜歡的音樂,全公司都要捱吓,直到現在又要再捱吓,始終有一年多時間停了所有工作,需要家人經濟上的支持,甚至老闆預付部分錢來維持生活。」

他表示一有時間就會做運動來抒發情緒,練得一身肌肉。
他表示一有時間就會做運動來抒發情緒,練得一身肌肉。

入行以來,家人一直支持,成為他的動力,「幸好每個階段都有些成績給他們看到,多年來家人會留意我上電視或出碟,像今次出個人專輯,家人都會問到底出去買碟好?還是找你內部訂購好?會不會出面買碟才會計銷量?會問好多問題,而每次音樂會、演唱會、新歌發布等等,他們都會現身支持,家姊和哥哥會在網上寫很多感動的說話,其中我家姊有日寫,『細細個帶他去唱K,當時小學,現在無嗱嗱做了歌手,仲出埋碟!我這個老人家都好感動。』所以家人一直都好支持我,給我好大的自由度,自己在家中排行最小,經濟上不需要我擔心,我在公屋長大,全家都不是求過富裕的生活,一直都在很多愛的家庭中成長。」

許志安 惠英紅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19/10/a191007a059-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