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子恆專訪】黃子恆考慮短期出家 患驚恐症需服用鎮靜劑

本地
2019.09.21
6597
撰文:王崇頴攝影:鍾漢平
經歷過兩次負面新聞,令他學會檢討自己,希望不要再傷害任何人。
經歷過兩次負面新聞,令他學會檢討自己,希望不要再傷害任何人。

黃子恆早前於劇集《包青天再起風雲》中飾演拋妻棄子的陳世美,加上去年的負面新聞,令觀眾看得十分投入,他表示曾擔心演繹這個角色令他難以翻身,「起初對這個角色有點抗拒,始終陳世美是很深入民心的衰人,而自己有段時間演得太多反派,好難在這個範疇有所突破,但因為角色好經典,如果我不演,我怕將來會後悔,由收到劇本的一刻已經覺得角色真的好衰,監製亦都同我講,叫我可以盡情去演,奸到盡就可以。」

《包》劇中飾演陳世美的他,起初擔心會令形象雪上加霜,幸好播出後觀眾接受。
《包》劇中飾演陳世美的他,起初擔心會令形象雪上加霜,幸好播出後觀眾接受。

一六年被指介入裕美婚姻,去年又被爆偷食內地粉絲Michelle,疑似令對方懷孕,形象插水,零工作避世期間,因壓力大而患上情緒病,「今年二月出席春茗活動,一坐下來整個人又凍又熱,冒冷汗,一起身整個人就開始傾斜,身邊朋友立即扶我躺下,當時我意識是清醒,但就是不能控制身體,幸好之後又無事,所以沒有特別去理,之後突然間有一日在牀上完全郁不到,一郁整個人就不停轉,當時只可以爬起身,之後第二日又無事。直到六月有一晚半夜瞓瞓吓,心口好頂住,透不到氣,又開始冒冷汗,手軟腳軟,當刻好驚,怕窒息,立即打九九九送入醫院,去到急症室後檢查晒,都話我好健康,只給我一些藥回家服用,但服藥之後完全不肚餓,不眼瞓,對所有事物都沒有興趣,整個人的狀況好似有嘢罩住你,後來才知道我服食的是鎮靜劑,之後幾日繼續透不到氣,既然藥都服完,唯有再去睇普通科醫生,檢查後話我患上驚恐症,是由壓力及焦慮而成,繼續開藥給我服用,有鎮靜劑及抗抑鬱藥,但我對這些藥物有點抗拒,覺得自己無理由會有抑鬱,最大問題是服藥後,令成個人好辛苦,動作變慢,腦很空白,無記性,後來很多朋友解釋給我聽,服藥初期是會有這樣反應,吃了兩星期左右就會有改善,所以唯有繼續食,直到現在都繼續。」

他表示如果情緒上出現問題,其實最終都是需要靠自己,最好是找人傾偈。
他表示如果情緒上出現問題,其實最終都是需要靠自己,最好是找人傾偈。

他希望向受過傷的人致歉,「因為患上情緒病,令我明白到當一個人最沮喪的時候心情會怎樣?我不想再傷害任何人,我很明白他們的心情,很想同他們講聲對唔住,我確實有做得不好的地方,但過去的事,我無辦法改變,希望將來的日子用行動及時間來告訴大家,我已經有所不同,我明白無法期望大家將我以前的事完全忘記,無可能,現今科技那樣發達,大家只要上網按一個掣,什麼資料都會有,但不緊要,只希望大家可以慢慢感覺我的成長及改變。」一次又一次因感情事而賠上事業,他感激公司沒放棄自己,近日更有份參演新劇《愛美麗》,終於再次投入工作,問到會否考慮戒色?他說:「其實我有想過出家,當然我無膽量永遠出家,只是想用半年或一年時間,等自己可以好專注沉澱及反省自己,因為一直以來我有很多事做得不足,其中感情事做得最不好,過往感情方面一直都好大膽,我會不顧一切去追求愛情的感覺,不單止沒有理會自己情況,亦忘記了身邊朋友及家人的感受,因為發生事之後,不止我一個人去承受後果,其實身邊人都同樣要去承受,特別是家人,會好擔心我的情況,我明白過往真的很自私,將來會小心處理感情事,而且年紀亦不輕,要玩又玩過,又認真過,失敗過,將來真的需要找一個家庭,要找結婚對象絕對不是容易的事,不緊要,最重要是寧缺勿濫,聽落好似好差,總之不再胡亂投放感情。」

場地提供:Meet 1 Meet Partyroom

黃秋生 惠英紅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19/09/a190823a032-e1568794381932-1-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