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譚耀文專訪】秉承師父梅姐毅力精神 忘掉歌手身份跳進戲劇界 譚耀文研製另一個譚耀文

本地
2021.11.20
2.3k
撰文:溫敏芝攝影:伍敏慧
譚耀文當年決心由歌手轉型演員,當中經過努力不懈學習演戲。
譚耀文當年決心由歌手轉型演員,當中經過努力不懈學習演戲。

回想起一夜成名的畫面,譚耀文至今依然回味。

大家可能只記得他是一名演員,香港電影金像獎的「最佳男配角」,但曾幾何時他是一位歌手,八八年奪得新秀歌唱比賽金獎,也是梅艷芳的入室弟子,是樂壇具潛力的新進歌手。因為某些原因,阿譚決定放下歌手身份,重新在演員崗位打拚,九八年的劇集《縱橫四海》,片酬更由四千升至四十萬元,一下子躍升了一百倍。

+2

小時候的譚耀文表演慾強,喜歡扮鬼扮馬,扮超人、扮武士,很有自信心,讀中學時,他開始參加歌唱比賽,幸運地名列前茅,特別喜歡唱哥哥張國榮歌曲,也是哥哥的超級粉絲。十五、六歲時,他參加過一些表演團體,已接觸電視台台慶,看見很多明星,如周潤發及楊盼盼等。直至八八年,他參加無綫與華星唱片合辧的新秀歌唱大賽,憑着張國榮的《拒絕再玩》,加上後空翻的台風,成功捧走金獎,那年銀獎是何國星,銅獎則是鄭秀文。獲獎後,他一夜成名,翌日於《香港早晨》做節目外,最難忘是二十歲推出第一張唱片《為你解悶》,當時到星馬做宣傳,人生第一次坐飛機,更是頭等機位待遇,「以前都不知道坐飛機是怎樣?原來頭等位招呼周到,食物又好吃,從窗口望出去很多感受。落機後,有很多粉絲接機,一個香港人去到馬來西亞機場,怎會有那麼多熱情的粉絲?宣傳人員照顧得無微不至,坐靚車、住靚酒店套房,全部感覺是一夜成名,現在回想起這位畫面也很開心。」

八八年新秀金獎出道,阿譚二十歲第一張唱片《為你解悶》很受歡迎。
八八年新秀金獎出道,阿譚二十歲第一張唱片《為你解悶》很受歡迎。

梅姐永不言敗

阿譚是梅艷芳的徒弟,在師父身上,他學會許多,她是個永不言敗的人,十分堅強,在舞台上表現灑脫,「我跟梅姐去世界各地演出時,有很大收穫,去過很多國際巨星都踏足過的舞台。我們幾位徒弟仔,那段時間見識很多,例如怎樣在台上奔放自如演繹。當時的我很年輕,但看見梅姐的毅力,每件事做到最好的精神,令我往後的路,也要秉承她的精神。」

起初的兩、三年,做歌手發展很順利,獲公司力捧,奪得過金唱片,到後期有一、兩張唱片成績不太理想,於是覺得是時候轉換工作環境,「我覺得有點追不上和吃力,無謂再眷戀。其實當時都有點誤會,有些人覺得我太過模仿張國榮,以前自己有少許天真,我並非存心模仿,可能我太鍾意哥哥,覺得這樣表演是很精采,或許處理得不太好,令觀眾感受有點出入,而我就覺得發生太多不開心的事,令我停滯不前,不如我忘記唱歌吧!以後我不可以再唱張國榮的歌,不要再引起別人誤會。我要洗腦,跟自己說忘記……要洗脫這個感覺。當時只有二十多歲,年輕人反叛又好,心態可以去到好盡,我今日要忘記就忘記晒。我亦都不要人家再提起,或者再問我唱歌的事,如果有人問我唱歌,我會反感,我都已經正在忘記,不要再提了,我不會再唱歌,曾經有段時間會這樣責備自己。」

+4

研製另一個譚耀文

決心放棄做歌手後,他開始另一個新工作,於無綫拍電視劇,研製出另一個譚耀文出來,「很感恩珍姐(曾勵珍)給我機會,第一個做男主角的劇是《賴布衣》,跟梁小冰合作,小冰很厲害,說哭便哭。我知道自己記性不太好,我可能勤力到連午飯時間也背稿,寒窗苦讀,都很大壓力。既然給我做男主角的機會,我要好好把握,不可以令珍姐和自己丟架。還有我一直很介意忘記對白,會覺得很羞恥,當然經驗未夠時會甩碌和有瑕疵,但我太緊張的性格很難去改變,所以事前會做足功課,學習怎樣演戲。」

在無綫發展四、五年,阿譚沒有續約,決心往外闖,那段時間也是很深刻的經歷,「我覺得在無綫學的東西已足夠,亦認定了自己適合做演員。在無綫拍了幾年沒有什麼大進展,不如外出闖闖,但我完全沒想過銀包有多少錢?那一年很慘,沒有工作,最後銀行戶口只有二、三千元,但我又不想回家,逃避屋企,覺得很羞恥。我租地方住,捱了一年,間中只拍一些電視電影,但真的很少錢,給家用已花光。正當我苦惱怎辦時?突然收到電話,說中國星的向華強夫婦開拍劇集《縱橫四海》,王晶、文雋找我拍一個角色,拍了兩個月,片酬由四千元變成四十多萬。那時真的很開心,原來那麼容易賺錢,很多謝向生、向太如此闊綽,這是我外出發展後,第一件最開心的事。」

八八年,他與鄭秀文、何國星和梁詠琳參加第七屆新秀歌唱大賽,成功奪金獎。
八年,他與鄭秀文、何國星和梁詠琳參加第七屆新秀歌唱大賽,成功奪金獎。

年輕時也是文青

這齣香港港出產的劇集,更帶挈他往內地和台灣發展,往後接拍了不少高收視的劇集,好像跟林心如合作的劇集《半生緣》,「那時剛剛拍完《野獸刑警》演反派,竟然有人找我做小生?其實我年輕時也是文青,喜歡跟同學去看電影,我從來不打機,喜歡看意大利、法國或以色列電影,心底裏喜歡生活藝術。」

九九年,他憑電影《野獸之瞳》奪得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男配角」,演技備受肯定,他稱演員要長時間磨練,在生活上體驗,再融入角色當中,「我好好彩,很多導演給我機會,我很早已訂下做一個好演員目標,沒有感覺的角色我會推掉,曾經都推了很多。好像我拍戲,哭了九個take,導演不收貨,這時候就知道最重要是毅力,我培養一場戲情緒,可能會花上半日時間,獨自默不作聲。最辛苦一次是拍電影《我們停戰吧!》,我看見林熹瞳的屍體要很傷感,當日在房間裏,任何人也不能進來打擾我,我連吃飯也不用,獨自培養了五、六小時,一直控制住情緒,這部戲也令我拿到人生第一個外國獎項。」阿譚憑該片獲得聖地牙哥電影節的「傑出男配角獎」以及美國紐約電影節的最佳男主角等。

九九年憑電影《野獸刑警》奪得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男配角。
九九年憑電影《野獸刑警》奪得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男配角。

太太是全能

阿譚事業衝刺外,也很珍惜一家人的相處,記得太太懷第一胎時,他正在拍攝王晶劇集《A計劃》,太太預產期是十二月二十號,他跟晶哥度期,十六號在橫店收工後,立即飛返港陪產,晶哥很好,說「生仔大晒」,怎知十六號拍最後一場戲時,剛開始拍第一、二個鏡頭,突然收到太太電話說BB快出世了,「我立刻問准導演,然後動身起行,就算坐不到直航機,轉機也要趕返港。我在酒店取行李後,開車不夠十五分鐘,又收到太太電話,心想是生了出來嗎?原來不是,太太說暫時未得。我問清楚後,決定返回片場繼續拍攝,反正原本也訂了十七號的機票,我想一次過完成工作,安心陪太太坐月,不用再回去補戲。其實當刻放下工作離開,我是有點愧疚,大家因為我個人的原因,要重新再安排。」最後,他回港當晚,太太開始作動,翌日兒子出世,趕得及到產房見證重要一刻。

阿譚的一對子女學有所成,他稱是太太功勞。
阿譚的一對子女學有所成,他稱是太太功勞。

經常在外地拍戲,阿譚大讚太太全能,將一對子女照顧無微不至,令他可以安心拍戲。直至女兒出世後,他覺得要多點留港陪伴家人,多了接拍香港電影。在無綫拍劇時,阿譚大多演反派,近幾年他接觸不同角色,如電影《二次人生》飾演老師,以及《逃獄兄弟》演江湖大佬,「有段時間都懊惱,原來你有角色成功了,很多人會不停找你演同一樣角色。初時我是接受,都是一份工作,說服到觀眾就照做,只要我在角色裏有變化就可以,有時都諗到頭爆。直至近幾年,可能人變得成熟,大家找我演成熟穩重角色,是我期待已久的事。」阿譚表示今年在香港拍了幾部電影,所以有不少時間陪子女,但即將又起程回內地工作,他稱子女學業上成績也進步了,連音樂方面也取得好成績,一對子女很快便考大提琴演奏級,他說最大功勞是太太,因為所有編排學習和興趣班都是太太負責。

他與草蜢、許志安當年是梅姐徒弟,在她身上獲益良多。
他與草蜢、許志安當年是梅姐徒弟,在她身上獲益良多。

髮型:Vincent. S

化妝:Cosette

場地:FWD HOUSE 1881

 

姜濤 聲夢傳奇 MIRROR
人氣 TRENDING
張家朗 何詩蓓 姜濤 MIRROR ERROR 東京奧運 香港小姐 聲夢傳奇 炎明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