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文雪兒專訪】反串韋小寶靠曾江教吻女生 文雪兒與張國榮拖手嚴重受傷

本地
2021.10.16
4.2k
撰文:冼麗宜攝影:鍾漢平
whatsapp-image-2021-10-15-at-12-28-50-1
六十一歲的文雪兒一點都不老,特別是皮膚依然非常有彈性,問她保養心得?她說:「多謝阿媽,皮膚是有些遺傳,還有平時盡量不化妝,多飲水,記住和盡量做令自己開心的事,多點正能量,多點笑容,別人就會覺得你年輕。」

文雪兒十六歲入行,三十一歲已離開了電視行業,而且一走就走了二十多年,直至二○一三年才回歸,並於一七年正式簽約TVB,重拾演員的身份。文雪兒出身京劇世家,三家姊是元秋,她笑言小時候已經發明星夢,會拿母親的睡褲來拂水䄂。「看戲見到馮寶寶特別喜歡,她哭,我又懂得跟他一起哭,但父親和家姊不想我太早入行,想我繼續讀書,但自己就想盡快做這份工作。十六歲時,看到佳視有個招聘廣告,它需要的要求,我全部都符合,感覺是叫我去,於是就去報名。其實佳視之前我也考過麗的,並成功取錄,但因為沒有人工,所以放棄沒有讀。」

報名後經過面試,文雪兒成功入選,不過當時家人不是很贊成,特別是母親。「我告訴母親,電視台讓我做女主角,她叫我不要傻女,覺得一個十六歲的女生,又不懂做戲,沒理由讓我做女主角,覺得我被人騙了,不相信,後來她跟我一起去簽約,去到發現真的是電視台,才接受這個事實,之後我也成功說服到我媽媽,她說不讀書沒前途,我說現在賺的錢多過大學生,事實簽約的時候,雖然人工不是很高,但在市場上也不算少,她覺得這個女只有十多歲,電視台為什麼會簽她和給這樣的人工?覺得幾特別,於是就應允,不過她最後也強調說我年紀那麼小,不讀書是不可能,我說讀書隨時也可以,於是她找了補習老師,當我不用開工時就要補習,以補英文為主。」

入行拍攝第一齣劇集《碧血劍》,並以十六歲之齡飾演女主角溫青青。
入行拍攝第一齣劇集《碧血劍》,並以十六歲之齡飾演女主角溫青青。

文雪兒就這樣入了行,拍了第一部劇集《碧血劍》,飾演女主角溫青青。「很記得第一日開工,好似一嚿雲,完全不知什麼事?叫我幾點回去就回去,不懂得之前拿定劇本,連埋位是什麼都不知道?那日是拍外景,導演是曾江,那時覺得曾江很厲害,因為小時候已經看他,所以很開心,他還教我做戲,可以說他是第一個教我做戲的人,他對我很好,不是很敢罵我,我想他不是覺得我很叻而不罵,而是我真的很細個,他怕一罵我,我會控制不到情緒喊了出來,到時就不知怎樣辦?我覺得自己上手都算很快,雖然什麼都不知道就埋位,但都會盡量做到他想要的。」之後文雪兒好幾部劇都跟曾江合作,她說最特別是其中一場,叫她吻女生。「當時拍《鹿鼎記》,我反串做韋小寶,有一場戲,要我錫其中一個老婆,不知為什麼?我一埋位就笑,他就叫我看他怎做,他一教我就明白,之後就馬上做到,最大原因是始終不夠放,太多包袱,就算錫男生,感覺都很困難,那個年代,是有難度的。除此之外,他也有教我一些演戲技巧、層次,怎樣演出來比較放,要讀熟對白,說對白不熟神仙難變,因為拿不到那個情緒轉變等等。」

%e4%b8%80%e4%b9%9d%e4%b8%83%e5%85%ab%e4%bd%b3%e8%a6%96%e5%80%92%e9%96%89%ef%bc%8c%e6%96%87%e9%9b%aa%e5%85%92%e9%81%8e%e6%aa%94%e9%ba%97%e7%9a%84%e9%9b%bb%e8%a6%96%ef%bc%8c%e5%82%99%e5%8f%97%e9%87%8d
與張國榮在《浣花洗劍錄》結緣,擔演劇集男女主角,之後又在《大內群英續集》再度合作。

在佳視工作了兩年,佳視卻倒閉了,不過對文雪兒來說,影響不大,因為麗的已馬上招她加入。「當時轉變不算很大,第一,我不知道自己沒有了工作,因為倒閉了幾小時後,已有另一間電視台請我;第二,佳視很多同事都過去麗的,只不過換了地方,第一套拍蕭笙叔的《浣花洗劍錄》,除了張國榮是麗的人外,大部分都是以前佳視的人,所以基本上沒有什麼適應期。」在麗的拍過不少劇集,文雪兒說最喜歡的就是《浣花洗劍錄》。「到現在我也會久不久拿出來看,歌又好聽,而且拍得很有意境,當時是蕭笙叔過檔麗的拍的第一套劇集,角色裝扮不是一般的古裝劇,比較新穎,有另一種不同的古裝味道,現在回看,不覺得脫節,還是很好看,我做的角色不算難演,都是刁蠻任性,跟當時的自己也有點相似,比較難演是《霍東閣》的沈小玉,角色被人欺負,是弱者,多愁善感,不是我一向演的類型,但當時沒有怎樣去請教人,只有拿着劇本去幻想這個人物應該怎樣演繹,我沒有讀過訓練班,所以基本上每一個角色都是靠自己幻想出來;以前拍古龍,金庸的名著,我會先看原著,但這些創作故事,就要靠監製告訴角色的性格,然後再自己定位怎樣去演?」

%e7%a5%9e%e9%b5%b0%e4%bf%a0%e4%be%b601
八二年拍攝電影版《神鵰俠侶》,飾演郭芙。

因為父親是教七小福習武,文雪兒從小也有練功夫,拍古裝片有武打場面,很多時她都會要求親身上陣。「除了本身識一些基本功外,我喜歡自己打的其中一個原因,是我學過古典舞,我拿劍或做的動作,自己會比較喜歡,我不喜歡替身,因為女仔腰比較高,男仔比較低,每次有替身,我都要將他的腰帶縛高一些,替身都會說不舒服,所以很多時候我見到一些動作,覺得自己可以就會提議自己來,不過拍多了動作戲,就自然比較容易受傷。」她說受傷最嚴重的一次,竟然是跟張國榮拖手所致。「那時受過很多傷,頸椎又有,尾龍骨也有,不過最嚴重一次卻不是拍打戲,是跟張國榮一起拍《大內群英續集》,他拖着我走,被清兵追,突然間我跌倒,隻手剛好反了過去,很痛,是我最傷的一次,表面沒有什麼傷痕,但裏面那些筋骨都傷了,之後十幾年,每逢翻風落雨都會有風濕,不過現在沒有事,只是腰不是很好,隔一陣子就要去治療。」

%e9%bb%83%e9%87%91%e6%9c%89%e7%bd%aa001
文雪兒說近幾年最喜歡的劇集是《黃金有罪》,大讚很有戲味,每一個角色都有很明顯的性格,而且都有發揮的地方。

八六年,文雪兒離開了亞視,之後過檔無綫兩年,拍過幾部劇集後就離開了電視圈,主力照顧家庭及開展美甲事業;直至一三年,跟好友閒談下,才偶爾再走進演戲的世界。「話說是有一日跟無綫的藝員部同事傾偈,她是我由細識到大的好朋友,說到我還有戲癮,她聽到就叫我拍少少,看看是否還喜歡?剛好Amy姐(王心慰)有一個角色,她問我想不想玩?我想知道自己還想不想做?適不適應?所以就應承Amy姐拍了幾日《巨輪》。開工第一日感覺好陌生,由一入門口發現所有事情都不同,許多人都不認識,只識Amy姐,好新鮮,但一入廠埋位,那種感覺又覺得非常熟悉,不需要太多時間又上手。」

%e6%96%87%e9%9b%aa%e5%85%92%e4%b8%88%e5%a4%ab%e5%be%9e%e4%ba%8b%e5%bb%ba%e7%af%89%ef%bc%8c%e8%a6%96%e5%a5%b9%e5%85%a9%e5%80%8b%e5%a5%b3%e5%85%92%e5%a6%82%e5%b7%b1%e5%87%ba%ef%bc%8c%e4%b8%80%e5%ae%b6
文雪兒與任職建築師的丈夫結婚十多年,一直非常恩愛,丈夫更視兩個女兒如己出,夫妻二人都有看戲的習慣,每逢五、六、日晚都例必拍拖去睇戲。

順利完成拍攝後,文雪兒沒有向朋友反應是否會繼續,過了不久,她放下生意給別人處理時,細女兒問她之後想做什麼?叫她去做喜歡做的事,文雪兒九秒九答做戲。「她就叫我去吧,我問怎樣去?她叫我找渠道,告訴別人,我問這樣會不會很瘀?她說當然不會,說我不告訴別人,別人會以為我還在做生意很忙,所以是細女鼓勵我再做戲,之後我再次打電話給那位藝員部朋友,說現在很空閒,可以拍戲,他問是不是真的?說家豪哥剛好開戲,雖然已定好角色,但應該可以找到一個角色給我,叫我打電話給他,我怕不好意思,朋友說我們之前在亞視合作過,很熟,應該不會,於是我自己打給家豪哥,說我想玩吓,他也問我是否真的?沒想到我會毛遂自薦,之後他找了個角色給我客串,後來藝員部朋友就直接跟我說不如簽約,因為簽約後,藝員網頁版就有我的相片,大家就知道我可以拍劇,就不用逐套劇問監製用不用?我說簽約問題不大,只怕有什麼約束,他說沒有,自己喜歡拍就拍,不喜歡拍就不怕,於是就這樣簽了無綫。」

20211015-01
昔日拍古裝都是長髮散下或是梳小辮子,但現在都變了是梳髻,文雪兒笑言第一次看見自己這樣的古裝造型時,確實有點不習慣。

正式回歸電視圈後,文雪兒主力飾演一些母親角色,例如在新劇《把關者門》中,就做袁偉豪的母親。「做了很多阿媽角色,全部都是女神、男神的阿媽,沒有做戲都有二、三十年,之前是做別人的女兒,但事隔那樣久,我自己也做了別人的媽媽,也明白年齡的成熟,所以都肯接受,只是有一個情景令我有很大感觸,記得最後一套在亞視拍的是《濟公活佛》,當時我還有兩條辮仔,沒做幾十年後,最近再拍古裝,發現那些頭飾已經要放在後面,那時像有盆水淋醒自己,原來我已經大了很多,不再有兩條辮仔在前邊,其實我是一個很接受現實的人,但在那一剎那,都有點感覺。」現在的文雪兒說暫時沒有想過再停下來,這一刻她想向很多前輩學習,拍到不能拍為止。「丈夫沒有規定,最重要是太太做得開心,我覺得如果太累,就不接,不會拍到自己沒有其他生活,以前是真的沒有生活,現在回看,年輕拍劇的那段時間,我跟女兒對比,和她們同年紀時,原來有很多事都沒有做過,例如沒有shopping過,衣服都是公司拿來的,就連看回自己演出劇集都沒有時間,直至後來出碟或重播,才有機會看。」

星級企業大獎2020 陳卓賢 MIRROR
人氣 TRENDING
張家朗 何詩蓓 姜濤 MIRROR ERROR 東京奧運 香港小姐 聲夢傳奇 炎明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