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元彪專訪】高空兜頭跌落海大步檻過 元彪花十多年籌拍《七小福》

本地
2021.08.22
1.8k
撰文:溫敏芝攝影:伍敏慧
元彪一向重視家庭,與太太彭秀霞育有一對子女,十分恩愛。
元彪一向重視家庭,與太太彭秀霞育有一對子女,十分恩愛。

六十四歲的元彪,五歲開始跟京劇名武生于占元學藝,是「七小福」之一,十四歲跟師父前往美國發展,做過一段時間黑工。回流香港後,他跟洪金寶做武術指導,八十年代紅遍日本,片酬高達一百萬美元,那時對香港演員來說,是天文數字。

元彪重視家庭,八四年與曾主演《提防小手》的女主角彭秀霞結婚,九三年移民加拿大後放慢腳步,享受人生。這十多年來,他一直籌備《七小福》劇本,希望明年三月開拍,將師父的精神發揚光大。

元彪的爸爸從上海來港,他在香港出世,每晚爸爸也會帶他去荔園睇戲,比較年長的洪金寶、成龍及元華等已加入于占元的中國研究戲劇學院,師父每晚會帶徒弟在荔園做戲。兒時的他不愛讀書,覺得這間學校多姿多采,爸爸便安排他入學,「我記得入讀時仍會瀨尿,爸爸送我進學校轉身便走,我還懵然不知,繼續搗蛋,師兄弟當然笑緊我,稍後就知道發生什麼事?你頑皮,師父會兜巴星給你一個下馬威。然後噩夢就開始了,因為以前我們要簽合同,一簽便八年,畢業後要做一年謝師表演,將賺到的錢給師父。我有試過哭着喊走,但以前的人簽了合同很怕被人控告。」

小時候的元彪跟師父于占元學藝,十四歲已跟隨師父到美國發展。
小時候的元彪跟師父于占元學藝,十四歲已跟隨師父到美國發展。

元彪和師兄弟每天早上六時起牀練基本功,每人每個月繳交三元學費,一毫子一日,小時候會買一大堆麵包皮放入檸檬箱,去廚房用糖和滾水煮來吃,雖然刻苦,但他們的感情幾乎好過親兄弟,「從小到大一起睡在地上,每個人都有自己結拜兄弟,好似我家人帶午餐肉和花生醬給我,成龍就說跟我結拜,結拜完就斬纜分開,哈哈!關係密切到大家動一動屁股,也知大家想什麼?洪金寶是大師兄,看見他面口不好,就不要惹他,他自細已是大師兄,所以他學到師父的威嚴。」

他十三歲畢業,十四歲跟隨師父去美國做戲,「因為七三年尼克遜訪問中國,開始看中國京劇,忽然有人在美國回來,聘請師父帶人去美國做京劇,師父很開心說帶大家去美國,不過洪金寶已十六、七歲,他最早跟師兄韓英傑去了拍戲,那時我一個月拍不到幾天戲,但去美國有三百五十元美金。當時洪金寶說不去,成龍又不去,元華不去,個個都找藉口,因為他們知道守在香港拍戲好過美國做京戲,師父當然是不開心。」其後師父找了以前的拍檔和一些徒弟,組了一大團人出發,他和元秋也有隨行,「第一站去三藩市做京戲,然後穿州過省,首星期當然很多觀眾,之後愈來愈少。再去到另一個站羅省(洛杉磯),老闆走佬了,全部人流落在美國,七十年代是很大件事。嘩!當時師父晴天霹靂,他從來沒有計算過,然後全部團友送去一間飛機學校借宿,我們年紀小未識驚,後來香港政府來救濟,誰人要返香港就交出護照,香港政府替你買機票,但返港後要賺錢歸還政府,才能取回護照。團友在飛機學校住了一個多月,一個個被香港政府接濟返港,但我沒有返港,當時我說要做美國人,很難得去到美國賺美金,於是跟着一些師兄留在當地。」

+1

元彪說師父眼見團友離開當然不開心,他三十多年不返港,也是為了這件事,後來徒弟成名後致電他,他也是不回來,可能覺得沒有臉子,「留在美國時,師父會找人介紹我去小型超市工作,但我不想,屋企人叫我返香港,我又覺得要四處走走,然後跟一位師弟去了紐約做製衣,熨衫和掛衫,每晚做到十一時,那時唐人街最鍾意請黑市工人,有時返工期間,移民局會有人來檢查,我們要躲在大貨車或用掛起的衣服遮掩着,他們走了又出來再做。」元彪在美國逗留了七、八個月便決定回港,「我問大師兄洪金寶回來有冇得撈?他叫我先回來,然後買機票經日本返港。其實那時我仍是細路仔,返香港也是幫女演員做替身,沒有適合的角色。不過美國回來身價都有升值,由邵氏七十元,去到嘉禾已一百二十元一日。那時面對社會,要醒目才能生存,入到片場,個個都叫大佬,你要搵錢嘛!知道邵氏片場這個廠是唐佳,那個廠是徐二牛,隔籬廠是韓英傑,我們在廠門口練功,表演給大家看看,沒錢的,只希望有武指覺得你叻會找你。」

由於跟隨洪金寶工作是日薪,收入不穩,剛巧成龍簽了經理人陳自強,加入羅維公司做演員,他叫元彪一起去台灣拍戲,月薪有二千多元,「我都知大師兄有點不開心,但以前最緊要有月薪,在香港無得做時,我們夜晚要在夜總會表演歌劇和舞獅,每晚表演一小時,一個月有二百五十元,才能養家。」但跟成龍在台灣拍完那部戲後,他又在等開工,元彪唯有跟當地武指工作,「我就是四圍走,哪裏有錢就去,搵食嘛!」

+1

返港後,洪金寶的電影《三德和尚舂米六》上映午夜場,大家睇戲後去吃宵夜,大師兄叫他回來幫手,「由那天開始,我真正跟大師兄搵食,他做武指,我做副武指。忽然有一日大師兄說下部戲《雜家小子》由我做男主角,我起初是推卻,我想做武指,將來做導演,大師兄也被我氣死,我見他這樣,就照拍。我記得第一日要我拍感情戲,拍我哭,要塗藥油才有眼淚,要我幾層樓跳下來就容易啫!不過大師兄真的很用心拍我,加上嘉禾公司替我拍宣傳片谷戲,令我開始有觀眾喜歡。」其後元彪在武指和演員兩邊兼顧,到洪金寶開拍第二部《敗家仔》又找他演出,他再拍了《新蜀山劍俠》及《波牛》,人氣紅到去日本,八三年拍《奇謀妙計五福星》更奪得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動作指導,「日本人很喜歡看我的戲,可能我有齙牙,有點像日本仔,當時在日本除了成龍,我都算站穩陣腳。」

 

被邀請上「紅白歌唱大賽」

他在日本拍了幾部受歡迎電影外,也在當地推出唱片,「你邀請我唱歌,覺得我得咪得,原來唱歌咁好搵,上台唱五分鐘好過打功夫打到索晒氣。我在日本跟谷川新司、趙容弼、王傑及一位美國歌手,五個人舉行過《和平演唱會》。當年,我拍《落陽》收一百二十萬美金片酬,我諗除了成龍片酬外,在香港演員來說都算很高,是天文數字,當時香港沒有演員可以拿一百萬美金片酬,我不是誇張,因為有人請,都算是事業最高峰。那時日本『紅白歌唱大賽』,我是被點名邀請參加,去一次日本,我是十多箱禮物帶回來,屋企要有一個房間放禮物,我感受過這些所謂做藝人喜悅。」問他會怎樣投資?「那時住豪啲囉,我住九肚山別墅,七百萬一間,現在已升值至一、兩億。」

元彪與李賽鳳主演的電影《波牛》在日本大受歡迎。
元彪與李賽鳳主演的電影《波牛》在日本大受歡迎。

事業如日中天之時,元彪與太太彭秀霞生兒育女,九三年更舉家移民加拿大。未往加拿大前,他執導過電影《西藏小子》,有大卡士李嘉欣和利智演出,「我不會有太大壓力,得就得,唔得就算,每個人想法不同,放工後我都是回家陪伴家人,結婚了就要過這些生活。」他執導過幾部戲,當中也有失敗,電影《西藏小子》雖然成績不算差,但自己不懂處理發行和合約,最終沒有話事權。

元彪太太彭秀霞是他的初戀,因為拍洪金寶電影《提防小手》而相識,然後拍拖,「那時我做武指,洪金寶做導演,太太以前做保險,拍過廣告,人家就找她去試鏡,她起初目的也不是拍戲,諗住銷售保險,怎知獲選中做女主角。一個女新人,不懂得演戲,可能我對她有意思,有時跟她聊天和教導,大家便一起了,我希望她不要再拍戲,所以只拍了一部。結婚後,她亦沒有做保險,專心照顧我。那時公司都覺得很大損失,怕影迷不喜歡,但我沒所謂,我就是要結婚。我去日本拍戲抱住女兒,帶住老婆落飛機,公司會覺得我不聽話,但我有自己性格。」

元彪拍動作戲多年也試過受傷,有一次在港拍電影《孔雀王子》發生意外,腳踭碎了,但翌日拿着拐杖又去開工。另一次拍電影《執法先鋒》,有場戲要拍飛機直插落海,有一個他的高空鏡頭,「我在空中,威也忽然斷了,兜頭跌落海,但我每次受傷都很大命,可以順利過渡,所以人家說我好命,要不然已經癱了。」這十多年,他一直籌備《七小福》劇本,希望明年三月開拍,將師父精神發揚光大。

+3
場地:Da Filippo Trattoria@Harbour City

 

 

MIRROR 聲夢傳奇 陳卓賢
人氣 TRENDING
張家朗 何詩蓓 姜濤 MIRROR ERROR 東京奧運 香港小姐 聲夢傳奇 炎明熹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21/08/74fd1b4a-611f-4abe-b361-b67d86be1b78-20210817062105-150x150.jpg?v=16291812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