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陳少邦專訪】《逆天奇案》演細魏生 選校草輸給袁偉豪 陳少邦出道做禮品先生

本地
2021.05.21
1.4k
撰文:溫敏芝攝影:伍敏慧
九九年入行,陳少邦經歷過高低起跌,至今仍追尋演員夢。
九九年入行,陳少邦經歷過高低起跌,至今仍追尋演員夢。

陳少邦九九年參加無綫藝員訓練班入行,唸中學時,跟袁偉豪參加過校草選舉,入行二十二年,曾轉投港視發展不俗,惜發牌失敗,唯有中、港兩邊走,繼續追尋演員夢。做演員經歷高低起跌,他覺得就像戒煙,想戒的時候又有機會出現。快將榮陞爸爸的他,現時努力工作賺奶粉錢,近日無綫劇集《逆天奇案》播出,他很期待這次的演出,希望令觀眾喜愛!

陳少邦唸中學時,參選過校草選舉,參選原因是同學為了少許提名人獎金,替他寄信去報名,「初時覺得沒有所謂,反正未必入圍,後來有人致電我入選,那刻真的很尷尬,身邊同學一定會取笑我,不過最後我都參加了,其實都幾大膽。」比賽時有表演環節,那時他只懂得打籃球,不知道什麼是天才表演?就用了表演運動去完成比賽。他參選那一屆的冠軍是袁偉豪,二人就讀同一間中學,讀書時已認識,袁偉豪比他年輕一年,大家有一起打籃球。

小時候的他,沒想過加入演藝圈,只記得媽媽以前喜歡歌手羅文,他經常站在桌上扮羅文唱《小李飛刀》,讀書時熱愛打籃球,沒有發掘其他興趣,直至入行才知道自己喜歡唱歌。中五畢業後,因為選過校草,接觸了這個圈子,於是投考無綫藝員訓練班,家人贊成他入行,因為當時沒有其他興趣和工作,失敗了可以再找其他工作,一試無妨,「當時有一千人去報名,心想機會很渺茫,第一次面試入圍後,第二次面試開始要表演,我記得當時唱了一首《我什麼都沒有》,成功獲取錄。」

跟他同期有林峯楊茜堯徐榮等,一班年輕人玩得很瘋狂,「最開心是我們學做主角,學習演劉德華和梁朝偉的戲分,學習扮演韋小寶,一來就研究做主角,心態上很開心和滿足。那時我們很搗蛋,試過不小心整爛了老師書枱的玻璃,趁老師未到,我們迅速清理現場,因為有時是邀請外聘的導師,所以根本沒有人留意這張枱是否有玻璃,不過最終還是被另一位訓導主任發現了。一班年輕人放學後會玩到通宵達旦,早上六、七時回公司吃個早餐便準備上堂,年輕特別捱得。最搞笑有次上課後,大家去銅鑼灣參加食肆的試食大賽,半小時內吃完指定的重量級意粉,便可以免費,那時十個人九個也吃清光,連女孩子也免費,所以畢業時,大家非常不捨,以後便各自為政,視乎你的命運怎樣?」

扶住利孝和夫人出場

身高五呎十吋,阿邦起初在無綫經常擔任綜藝節目的「禮品先生」,或者在公司大型節目,如《勁歌總選》、《歡樂滿東華》及《保良局》活動中,扶住利孝和夫人出場,「會有人跟你說扶利孝和夫人出場,也是一個機會,可能會睇中你,覺得這個小朋友可以力捧,所以一班新人有很多遐想,會努力做好這份工作,但最終當然是記不起你。」

由有對白到連戲角色,後來再被監製起用,他等了近兩年才有機會,「其實試鏡角色都是一些辦公室角色,沒有對白,直至○一年的劇集《尋秦記》才真正有人物性格和遭遇,那時跟林峯合作很開心,是我第一次出埠去北京拍戲,終於到我出埠了!我們在酒店洗澡,要排隊等熱水,三個人一間房,拍得很開心。」多年來,他演奸角、警察和蠱惑仔較多,「記得這行有位前輩說過做演員最好演奸角,當日張家輝也憑一個奸角跑出了,我不是一出來就做到主角,好像林峯受到力捧那一種,這些年有多少個林峯?十年都沒有一個,所以有奸角也要把握去演,要不然很快在這行消失。」

同期的林峯、楊茜堯很快做主角,問他會否心急加倍努力?「有,以前很心急,其實好得意,一個演員路程是很波動,我們有時會很忙碌,所以當你空閒時會心慌,身邊朋友愈來愈勁時,就覺得死喇,會諗仍然繼續做這行?大家都會跟你說,不如找份正經的工作做吧!做這行又並非特別賺錢。起初幾年我心態當玩,但過了幾年後,開始想有少許成績,希望參演更多劇集,我不想走,愈不想走壓力愈來愈大,身邊的同學和朋友太勁了,機會仍未到自己時,必定會心急。有時看見網上留言,說我又做男配角?或者閒角?大家可能是無心的說話,但我內心會不舒服,好像大家都是同期訓練班出來,大家都是人,為何林峯會這麼犀利?原來他演古裝真的演得很好,現在我看回自己演技,可能那時予人感覺太惡,太黑或稚氣未除,所以不及其他人,但現在我才知道,以前不會明白,所以一定會不開心。」

兼職做健身教練

雖然有時候機會渺茫,但這行很得意,當你心灰意冷時,又會給你甜頭和希望,然後又再打沉你,令人情緒很波動,問他有否想過離開娛樂圈?「我經常覺得我們這行好像想戒煙,每日都想戒煙,但每日都在吸煙,每天都想戒,但是否真的想戒煙?真的想,但無辦法,有些時候走不到。你都想走,但如果告訴你這枝煙,吸了後會很健康,為何不吸呢?即是有機會捧我上去,哪怕是二線或男配角角色,我怎會走?會繼續留下來。」

一二年,他決定離開共事十三年的無綫,轉投港視。離開前,他在無綫其實有不少拍劇機會,只是把握不到更上一層樓,「當突然有人跟你說,我可以給你一些機會,你走不走?咁我想走,因為再留下來未必有這些機會,因為沒有人跟我說在這裏可以有這些機會,而兩間公司亦不是均等條件,我一定去條件較好的。」

他在港視拍了五至六部作品,最後一個劇本是首次擔任男主角,飾演同性戀者,後來因發牌問題未能開拍,十分可惜,「當時跟港視仍有一年合約,唯有兼職健身教練,以及替公司宣傳網購平台,當時也不太擔心生活,至少兩邊仍有薪金,但外面的工作就沒有了,做藝員很得意,沒有劇集推出,連帶登台、表演活動和廣告全部無晒,當時都在想是否要轉行?適逢網劇和網大蓬勃,突然有很多電影開拍,我又好像戒煙般,仍然有希望,我不捨得離開,由那時開始,我在內地和香港兩邊走,沒有停過。」

首度擔演男主角

一八年,阿邦回巢無綫拍了關樹明的《再創世紀》、劉家豪的《解決師》、《逆天奇案》及梅小青《法證先鋒IV》等,「其實我都想多拍無綫劇集,始終在這裏有感情,多謝家豪哥和小青姐很愛惜我,家豪哥曾說過一句『我開劇,你有期就有角色,我一定會預你拍。』很感恩在這行靠自己之餘,也有人幫助和給我機會,還有監製梁家樹、杜之克、方俊華和錢國偉等,錢國偉是由劇集《赤沙印記@四葉草.2》到電影《王牌霸王花》,很多作品都找我演,他是我的好朋友,最記得我每次致電他,他會很快接聽我的電話,『多謝你,我會永遠懷念你,我會做好我的工作來報答你給我的機會。』還有劇集《點解阿SIR係阿SIR》的曾偉權,他也教曉我許多,可惜現在都走了。」

一七年,他拍了一部改篇自台灣李宗瑞性侵案電影《有罪》,首度擔任男主角飾演李宗瑞,「這個角色有很多激情戲,角色上我完全無問題,在演員角度來看,我只是演一個人物,但我答應後就諗,我有老婆喎,回家要向太太和家人交代,因為並非跟一個女仔,是一系列女仔有激烈攬攬錫錫,下體一定不會裸露,但可能會露屁股,我可不可以拍呢?當時我問太太,她竟然說怎會不拍?『不可能不接拍,我是你都會接,你做這一行,如果男主角也不做,你覺得你這一世仍睡得着嗎?我沒所謂,我最多不看這部戲,但我接受到。』」於是阿邦便起程深圳開工,太太就是這樣開通,最終她當然有看該片,電影甫上映便去支持,她沒有特別反應,因為已預計有這些激烈場面。

他的太太鄭加盈在港出世,於澳門做主播,阿邦有次在澳門登台,經朋友介紹下認識,一六年結婚,現時太太懷胎六個多月,「做爸爸是計劃之內,現在一定要努力搵奶粉錢,未有結晶品時,未有如此大壓力,現在要準備很多東西留給小孩。」

現時自由身的他,希望可以拍更多劇集,近日播出的劇集《逆天奇案》他飾演細魏生,他很期待,希望觀眾會喜歡。

場地:大門橫丁@旺角

 

 

許志安 星級企業大獎2020 鄭秀文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21/05/0bb16e12-0459-4850-8983-bfec6ed6a1e6-20210520071817-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