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林子善專訪】周星馳半夜叫除衫嚇親 林子善一提田啟文爆喊

本地
2021.03.06
3.9k
撰文:溫敏芝攝影:張保祿

三十八歲的林子善,十六歲獲周星馳(星爺)賞識,在電影《喜劇之王》以「洪爺」的聲線,成功突圍而出,而星爺給他的印象是對後輩客氣又有禮貌。入行二十二年,經歷過高低起跌,子善感激身邊有很多恩人,如周星馳、李力持及黃子華等幫助過他,不過提起田雞(田啟文)時,他便忍不住爆喊,「有幾年他是蝕住錢養我,這個秘密收藏了二十多年!」

十六歲入行,經歷過無工開,要轉戰大馬,他深信上天會給他一條生路。
十六歲入行,經歷過無工開,要轉戰大馬,他深信上天會給他一條生路。
子善提起田雞隱瞞他二十多年,忍不住爆喊。
林子善提起田雞隱瞞他二十多年,忍不住爆喊。

林子善自小在屯門長大,父母雖然經營大牌檔和酒行生意,但並非富裕家庭,屋企也曾試過大屋搬細屋。拍電影《喜劇之王》前,他沒想過做演員,年輕時讀書不成,又喜歡跳舞,只想過做舞蹈員。中三畢業後,他報讀了大欖海員訓練中心的航海課程,聽聞對投考消防員有用,「當時跟一班師兄玩得很開心,我常常會講笑搞氣氛,有一日突然發現同學幫我報考《喜劇之王》訓練班,更在我的手冊撕去相片貼在報名表上。其實初時我都不在意,直至有一天打開書包,看見這張表格跌了出來,剛巧是報名當日,我心諗去看看大明星周星馳都好。」

子善參加電影《喜劇之王》招幕入行,其獨特的「洪爺」聲線,獲周星馳賞識。
子善參加電影《喜劇之王》招幕入行,其獨特的「洪爺」聲線,獲周星馳賞識。

由屯門去廣播道路途遙遠,子善於樂富轉乘的士時,看見招募班大排長龍,初時也打算放棄,怎知的士司機鼓勵他,不要白走一趟,「我的籌號雖然是三百幾,但等了一會便開始面試,第一部分是見基哥(李兆基)、田雞和甜筒輝(鄭文輝),原來表格上寫了面試者要男扮女,或人扮動物,總之要跟自己完全不似,當時流行蠱惑仔,我有位朋友說話很搞笑,就是電影《賭聖》中秦沛飾演的『洪爺』聲線,因為他的牙爛掉,說話漏風。我用了『洪爺』聲線演繹,說完三句便直入第二部分,見到周星馳、吳君如和李力持,我一樣照扮洪爺,扮了兩、三分鐘,又一字馬又搞氣氛,他們都未叫停,最後唯有自己說已做完。」

他與田雞因合作《喜劇之王》認識,對方當他是兒子般看待。
他與田雞因合作《喜劇之王》認識,對方當他是兒子般看待。

田雞每天給他溫馨提示

其後,有一晚他在舊同學吳浩康元朗的家燒烤,晚上十一時許,突然收到周星馳來電說要見他,「我心諗咁夜,聽日先啦!」怎知同學們都叫他先找星爺,見完再回來會合,「我由元朗坐車去佐敦,見到星爺,他第一句便客氣地說:『洪爺,辛苦你了,那麼夜趕來!』其實周星馳對我們這些小朋友很客氣和有禮貌,之後他叫我關門,脫下衣服給他看看,我非常緊張,心想娛樂圈真的這樣黑暗嗎?周星馳喜歡這些?他叫我脫就脫吧!之後他叫我轉身,我就不自覺地按住屁股,好像怕他會摸我?他又叫我攤開雙手,然後找了李健仁進來,星爺笑說:『我不喜歡這些,他就鍾意!』仁哥望着脫下衣服的我,還伸一伸脷嚇我,我更加害怕,原來他們是跟我開玩笑,周生只是想看看我身上有否紋身?當時我也不明白他們做什麼?相信只有他知道,其後星爺說:『我們之後有套《喜劇之王》,有機會就跟你合作,辛苦了!』這是周星馳給我的第一個印象。」接着,周星馳的《少林足球》和《功夫》等都有找他合作。

○一年拍電影《老夫子》時,林子善只有十八歲,跟謝霆鋒及陳惠敏合作。
○一年拍電影《老夫子》時,林子善只有十八歲,跟謝霆鋒及陳惠敏合作。

當大家以為林子善曾簽約周星馳的星輝海外有限公司,原來連他自己也以為是,跟周星馳合作的五年,子善稱有一個人幫了他最大的忙,到現在仍感激他,這個秘密收藏在心裏二十多年,子善激動地哭說:「當然我能夠在周星馳電影出現,重大功臣是周生,而在後面推波助瀾的是田雞,原來他欺騙了我很多年,當時他說周生想簽我入公司,其實是田雞暗地裏幫我,每個月出糧給我,二十多年前每個月已給我八千元,第二年是一萬二千元,第三年是一萬四千元,那幾年是他養住我。我是相隔多年後,才知道是田雞私人給我薪金,我還以為自己簽了星輝公司,其實是他私人簽了我,有戲就找我拍,說周生預埋我,拍完戲收到錢就分給我,其實要養住我,他自己都要蝕錢。」

子善在電影《江湖告急》中,飾演李珊珊弟弟。
子善在電影《江湖告急》中,飾演李珊珊弟弟。

在田雞離開星輝後,有一次子善忽然翻查紀錄,才知道自己原來一直不屬星輝的藝人,「我不知道他為何這樣幫我?可能是緣份,到現在都感激他,這個人幫了我二十多年,也不告訴我,他是真英雄。」他稱拍《喜》片才認識田雞,但對方視他如兒子般看待,有次他不夠錢買電腦,田雞亦替他碌卡付了一萬七千元,然後每個月再分期歸還,對方是這樣為他付出,「到現時每朝六至八時,他也會傳一幅長輩圖給我,是一個每天的溫馨提示。」

子華點名子善拍《奸人堅》飾演其手下,令他受寵若驚。
子華點名子善拍《奸人堅》飾演其手下,令他受寵若驚。

黃子華點名找他拍劇

離開星輝後,他有幾年浮浮沉沉,找不到工作,打算見工做售貨員,但人家知道他做過演員,說請不起他,「做過娛樂圈就是很難返轉頭,將來可以的話也不想女兒入行。以前謝霆鋒也跟我說過,每年農曆年很悶,經常跟四哥(謝賢)拿着揮春拍賀年照,到現在他要很努力才打破謝賢兒子的稱謂,但霆鋒卻做到了。」最終他要在朋友介紹下,才做到售貨員,他不怕被人認出,反正又不是偷呃拐騙。不久,又有朋友介紹他學打碟,有機會跟Rap組合MP4去馬來西亞做騷,那時很賺錢,一年走三次Tour,全年已不用工作,四、五架旅遊大巴載他們去夜場表演,就像大明星,「做了兩年後,因當地嚴打夜場,又失去了工作機會。」

曾簽約曾志偉公司的他,有機會拍電影《七擒七縱七色狼》。
簽約曾志偉公司的他,有機會拍電影《七擒七縱七色狼》。

當時他致電同是《喜劇之王》訓練班的李思捷,跟他說很想加入無綫,但思捷稱自己仍未站穩陣腳,叫他撐住,於是兩個男人在尖沙咀喝酒,心裏知道一日不放棄仍有機會。剛巧那時香港有大型的士高,打碟的師傅又叫他試試,又捱過了一段日子,直至有一次他出席曾志偉生日會,志偉知道他沒有簽公司,便主動叫他加盟其公司,簡直是他的救星。後來電影《大丈夫》、《七擒七縱七色狼》也預他一份。

更幸運的是,無綫劇開拍《奸人堅》,他竟然有機會飾演黃子華得力助手,且戲分甚重,「很感激監製林志華、梁家樹以及子華給我的機會,初時我都不明白子華為何點名找我?原來有一次小龍(陳國坤)在屯門拍《一蚊雞保鑣》,我去了探班,跟小龍聊天時,突然有人叫我『洪爺』,當時黑漆漆,根本看不到是誰?我還說:『邊位呀?』對方說是黃子華,我很驚訝,立即跟他打招呼,子華卻說:『你不用理我,你們慢慢傾。』他就是個很友善的人,只見過一面,他開拍《奸》劇時竟然想起我,所以我到現在都叫子華做師父,子華常說:『不要覺得是我幫你,我只是提點你。』所以認識子華的人,你會愛上他!」

「小乖乖」出世後,子善更加愛惜太太,經常出post讚美她。
「小乖乖」出世後,子善更加愛惜太太,經常出post讚美她。

太太分娩痛到像驅魔人

很多人以為他是無綫藝人,其實他只是合約藝員,並非親生仔,「感恩在無綫有許多人愛惜我,好像樂小姐(樂易玲)和珍姐(曾勵珍),不時叫我簽約無綫,其實我簽不簽已覺得自己是無綫的人。最幫助我的是現在的經理人Amanda,她在我最迷惘時,替我接工作和聯絡,更建議我簽約王晶公司,有機會拍晶哥不少作品,令我現時在無綫和電影也有機會涉獵。」

他拍完《鐵馬尋橋》後,與鄭嘉穎,馬國明和黃嘉樂等成為好兄弟。
他拍完《鐵馬尋橋》後,與鄭嘉穎,馬國明和黃嘉樂等成為好兄弟。

疫情下,子善工作大減,他知道不止自己,全港有很多人一樣難捱,早前他在網上留言分享正能量,希望大家在壓力下,也要感激身邊的人,稱讚一下太太和父母,「我見過太太生小孩就感受到母愛偉大,男人對比起簡直不外如是,她分娩時不打麻醉針,怕影響小孩健康,但自己痛到像驅魔人,所以作為老公,就要醒目,給太太多一點讚美和欣賞。」現時沒有經營餐廳生意,他坦言收入會減少,但多了親子時間,「女兒要供書教學,我會慳儉和儲錢,以備不時之需,平日我生活都很貼地,就算有私家車,也不介意坐地鐵和巴士,樂於做一個普通人。」問他會否再生小孩?他說:「我希望,因為想女兒不會太孤單,但太太應該怕了,或者遲一、兩年再算,由太太話事。」

林子善感激多年來幫過他的人,希望繼續在電視和電影界發展。
林子善感激多年來幫過他的人,希望繼續在電視和電影界發展。

場地:The ONE L19 Harlan’s(The ONE)

G.E.M 許志安 惠英紅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21/03/57eb5036-8d39-4916-884f-73ae8016317c-20210304081221-150x150.jpg